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翻译|闪电侠|Cold/Flash冷闪邻居AU】跌撞携行 第一章 机缘巧合

暗子:

标题:跌撞携行

作者:RedHead

译者:kiy900(暗子)

原作:闪电侠TV/The Flash(TV)

配对:Barry Allen/Leonard Snart(原文tag,斜线不一定具有意义)。冷闪(译者标注)。

附注tag:邻居AU、大致是CW宇宙、假情侣、压力烘焙、误会、洗澡唱歌、奶油大战、超多梗、慢热、暖甜、不是恶搞文啦、连载中。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119645

概要:
当莱纳德和巴里发现他们不小心成了邻居之后,他们学会了如何在种种误会和数量惊人的共通之处间继续他们的新生活。
A.K.A 最后不小心变成了假情侣AU的爆笑邻居AU,各种笑点、梗还有一条大大概概的剧情线。

第一章 机缘巧合


 圣经告诉我们要爱我们的邻居,也要爱我们的敌人,这很可能是因为他们通常就是同一批人。——G.K.切斯特顿 
 
*** 
 
巴里讨厌牙医。那大概是他为什么不小心错过了昨天的第一次预约,而这可不会替他留下良好的第一印象。这是他第一次见他的新牙医。自从他一个月前搬到新的公寓,他就努力把他的约诊和其他所有东西转到新的小区里,而且反正他也讨厌他的旧牙医。这间诊所挺好心,错过了昨天的预约后还让他重新约时间,这很好。多亏了闪电侠的事务,他有迟到和错过事情的倾向,这也是他昨天错过的原因(或者他想这样向自己解释,而不是因为他讨厌牙医)。所以现在是早上差十五分钟到十点,他早到了,决心不连续错过两次。 
 
他是唯一坐在等候室里的人,又闷又没有耐心,脚几乎是蹦个不停。最糟糕的部分就是这个,等待。嗯,等待还有约诊最后的长篇教育,全都是他因为小时候的蛀牙历史太长——不过他觉得那都要怪艾瑞斯对烘焙的热爱。 
 
诊所门上的铃铛叮铃响,又一名病人进来了,他期盼地抬起头,激动于终于可以看看人消遣,或者还可以闲聊一下子,然后—— 什么? 
 
莱纳德·斯纳特走进了牙医诊所。 
 
他们互相盯着对方看,斯纳特在门口迟疑了一秒。巴里睁大眼睛,而且他的脚停止了无休止的抖动。接着,斯纳特的视线停在巴里身上不动,缓缓地走向前台,用半面向巴里半面向接待员的姿势靠在前台上,没有露出自己的背部。 
 
“莱纳德·史密斯的预约。”他说道,目光离开了巴里一会儿好望向接待员一眼。 
 
“好极了,史密斯先生。请坐,洗牙师很快就会来为你服务。” 
 
史密斯。经典。巴里现在坐得直直的,双眼还停在斯纳特身上。他有没有可能真的是约了牙医?好像不太可能,特别是看到斯纳特向接待员点了点头并抛去一个应该是要十分迷人的笑容,然后走过来坐在 巴里的正侧面。 
 
“你是想来搞什么 ?”他压低音量嘶声说,在自己的座位上挪了挪确保他们不会碰到膝盖。 
 
斯纳特故意不再看向他,只是拿起一本普通的杂志打开,随手翻看。“我就把这理解为你 没有跟踪我了,小红?” 
 
“跟踪 ?你是说你不是在跟踪 ?” 
 
虽然现在这么一想,如果斯纳特知道他的牙医在哪儿或者他今天早上重新约过时间,那真是件超级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艾尔博德·斯旺级别的跟踪啊。 
 
“艾伦先生?” 
 
他的头猛地一抬,接着洗牙师从后头探了出来。“是我。” 
 
“这边请。”她是个脸上露出温暖笑容的亚洲女子,那笑容平复了一点他的紧张。随着巴里跟着她进入诊所后方,他转过来最后疑神疑鬼地瞥了斯纳特一眼。对方朝他贼笑眼神狡狯,就好像这状况不知哪里很有意思。其实不。 
 
巴里坐在椅子上,嘴里的金属仪器戳着他的牙。他沉思起他们确实意外拥有同一位牙医的统计学概率有多大,这需要根据中城人口数字和该人口数量所需的大致牙医数量计算,公式里还得加上牙医质量,这要由评价和评分测定,然后还有地理因—— 
 
“艾伦先生,会不会太疼了?” 
 
“啊,唔,唔唔,”他努力回答,随着他试图摇头满嘴又长又尖的器具到处戳。他在想为什么他们总是要在他嘴里塞着镜子工具的时候问他问题。 
 
在那之后他就没精力完成公式了,不停回答问题直到他又听见了斯纳特的声音。他被带到紧挨着巴里房间的诊室里,而这房间之间真的连扇结实的门都没有。牙医诊所的整个后方都是开放的,好让牙医能够在病患间走动,牙医助理能够自由进出,也意味着如果巴里仔细听他就能听见——“我看到自从你上次拍X光片已经过去一年了,史密斯先生?今天我们会来拍片。” 
 
这真的是一次牙医例诊?啊糟,巴里的洗牙师正看着他,好像他错过了些什么。 
 
“抱歉,能再说一遍吗?”她的手指检查完了牙床寻找凹陷往回抽,于是他问。 
 
“我问,你有没有定期使用牙线?” 
 
他苦起脸。“唔……没有 那么定期?” 
 
她问了他一堆问题直到他承认他已经好几个星期没有用牙线了。如果他一天刷两次牙,还有那个必要吗? 
 
“我有没有蛀牙?”他有点紧张不安——他的自愈能力包括了牙齿吗?他有没有可能这么好运? 
 
“从我这里看没有问题,不过医生应该能告诉你。” 
 
说完,她开始替他用牙线洗牙,他全程苦着脸而且能听到斯纳特的洗牙师在隔壁房间问差不多一样的问题。当然斯纳特每天都会用牙线。巴里敢打赌他在说谎。 
 
在加氟之后,牙医做了一番检查,看了巴里寄过来在旧牙医处拍的X光片,然后宣布巴里,实际上,没有蛀牙。 
 
“但这不代表你可以偷懒。病历上这里写你有过一段蛀牙史——我猜是你有点爱吃甜食嗯?你最后一次补牙仅仅是两年前的事,所以你还是要继续刷牙用牙线,特别是后面的那些臼齿。” 
 
他点点头,有点懊恼但也很开心。成功了,没有蛀牙。他正等着他的洗牙师写完文件然后预约下一次例诊,然后他听见牙医走进了隔壁房间开始和斯纳特说话。 
 
“史密斯先生,看来你一如既往没有蛀牙——不过后方的臼齿特别是左边的有点脱矿,要小心了。你每天晚上还戴着牙套吗?” 
 
斯纳特有 牙套? 
 
“当然。” 
 
“好极了——可不想在费了那么大工夫后不见了漂亮整齐的牙列。你的牙齿有没有对温度或者——” 
 
巴里的洗牙师打断了他的偷听,要给他的下一次例诊安排时间,他选了她说出的第一个日子然后尽可能快地匆匆离开。听莱纳德·斯纳特说牙套、牙齿和牙线的事实在是太不真实。巴里需要一位新牙医,马上。 
 
*** 
 
巧合没有停止。 
 
在那次不自在的牙医约诊三天后——巴里没有对西斯科和凯特琳甚至是乔说起这件事,最大的原因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巧合又发生了。不是牙医,他后来再也没有回去了,而是碰上斯纳特。在一家 银行里。 
 
巴里才更换了分行,而他用远期支票向新房东交房租用光了最后一本支票,因此需要为几本新的支票交一份表格。他的租期是一年,很高兴又能搬出乔家,他需要些空间。没错,这比和乔住在一起的开销大,但和像自己父亲一样的人住在一起,只有在不尴尬前才会觉得方便。 
 
不过也许他搬出去是个噩兆,因为在队伍中排在他前面的人是莱纳德·斯纳特。穿着 西装。 
 
“我对天发誓,斯纳特,如果你是来抢劫这个地方,我一定——” 
 
“ 放轻松,巴里,”斯纳特嘶声回答,声音和巴里自己的低语一样静悄悄,“不管你相不相信,每个罪犯都是需要银行账户的。我是有约而来。” 
 
“有约?你是来这里踩点?”那就说得通了,这是其中一家较大较不错的分行,而且它还不在市中心。 
 
斯纳特对巴里露出一个明显表示他觉得巴里是个白痴的表情。“小子,我有做 投资。等你长大之后可能也要在乎一下的那种。” 
 
巴里炸毛了——“投资?他们现在管这种事叫投——” 
 
“有请下一位!” 
 
斯纳特向巴里射出警告的眼神然后走向前。“莱纳德·普赞斯基,我有预约。” 
 
普赞斯基?没搞错? 
 
“普赞斯基先生,很高兴见到你。我希望你今天过得不错?” 
 
又一次,斯纳特向前台接待员——这次是个黑肤、声音低沉充沛的帅哥——露出了那个显然是留给全世界接待员的迷人笑容。接待员还以微笑,巴里确定他看到那男人的视线以一种绝对超过友好界限的眼神滑过了斯纳特的身体。 
 
而巴里吃惊的是,他听见斯纳特的声音变得像天鹅绒一样丝滑。“到目前为止都很好……”他的视线闪到接待员翻领上的名牌,“ 雷蒙德。不过能锦上添花总是好的。” 
 
接待员回应的笑容绝对带上了点顽皮,巴里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莱纳德·斯纳特正在他面前和一个男人 调情,这肯定得是什么盗窃行动的陷阱。那个接待员是目标? 
 
“嗯,希望我们的服务能为您这一天锦上添花。” 
 
好了,这已经快要到达不专业—— 
 
“考菲尔先生稍后就能接见您。您等的时候是想喝点咖啡还是茶?” 
 
谢谢 上帝。至少接待员雷蒙德找回了自己的理智。斯纳特叹了口气婉拒了饮料,接着站到一边等待,与此同时接待员请巴里上前。 
 
巴里向前走时很难从斯纳特身上抽离视线,想努力解明他刚刚目睹了些什么。这接待员在他身上看到了啥?没错,斯纳特穿西装看起来还可以——衣服很合身,绝对是量身定制的,所有该收地方都收得恰到好处,炭黑色的西服配上了一条衬托他双眼的蓝色领带——可他是个罪犯!虽说那个帅气的接待员不会知道这一点,可是事实就是事实。至少这男人还没见过斯纳特穿他的皮夹克。 
 
“呃,我是巴里·艾伦。我有张网站上说要填的表格?”接待员——显然名字叫雷蒙德——接过了表问他要银行卡,在巴里眼里他显然没有在斯纳特眼里魅力大。反正,他知道什么呢?巴里明白他长得不错,至少他不是个一有点机会就会抢劫这地方的疯狂小偷。他往旁边瞥了一眼,看得到斯纳特正在他眼角边上笑得非常得意。 
 
“看来没问题,艾伦先生。还有别的吗?” 
 
他看到一个穿着昂贵西装的白发老人走出来和斯纳特打招呼,带他走向一间办公室。“什——哦对,没有了谢谢。” 
 
当他重新看向接待员时,雷蒙德的表情有些玩味。“他很帅,对吧?你认识他?” 
 
“什么,他?你是说斯——我是说,普赞斯基?帅?哈,我呃,我没注意。我是说,对,我认识他,交情一般——我们以前合作过,就一次,不是很熟——”他在胡言乱语,雷蒙德向他露出了类似‘我懂’的表情,大概是得出了自己的结论。巴里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升温。 
 
“啊,你真是个幸运的人,能和他……一起工作。祝你今天愉快,艾伦先生。” 
 
巴里离开银行时非常肯定自己的双耳通红,尴尬得都不敢纠正对方。 
 
*** 
 
终于,周末又让他重新回到了正轨。巴里在外奔跑于城市之中,眼睛留神着大小罪案,耳朵注意听凯特琳和西斯科的声音,每当有新的电话打入911或者市内有求救电话时就通知他。 
 
“武装运输车,正在去往拉瑟威音乐学院布置展览的途中——慢着哈特利的爹妈是不是拥有城里的所有东西啊——” 
 
“现在不是时候,西斯科。”巴里回答。 
 
回答他的人是凯特琳。“运输车正在运输一架斯特拉迪瓦里制作的中提琴——是世上仅存的十架之一。巴里,它 非常值钱。” 
 
“我们这里说的是几百万,”西斯科加了一句。 
 
“去运输地点最快的路径是?” 
 
他们在他耳中报出路径,几秒内他就到达了地点然后—— 
 
“斯纳特?!” 
 
巴里一个刹车停下,察看现场。斯纳特——是丽莎·斯纳特——正在运输货车的车顶,而运输货车的后门已经炸开了。现场还有三辆没有标记的越野车,全都停着车门大开,没有任何乘客。莱纳德·斯纳特在货车里头,正在冷冻拦在他和中提琴箱之间的铁网上的锁。米克·罗伊收拾了所有安保人员——他数出八个人——全都在货车旁绑了起来,他的火焰枪对准了他们而他们的武器全都堆在其中一台越野车旁。巴里离热浪五米远,站在路上看得见货车的背部和里面的斯纳特。 
 
“噢噢,闪电侠,你能来真好。” 
 
他抬起头瞪丽莎。“滑翔者。”他的双眼接着转而望向罗伊。“热浪。” 
 
“闪电侠——我以为这种事我们已经商量好了?”斯纳特——莱纳德·斯纳特——从货车里面叫,铁网门已经打开了。他甚至都没有转身看巴里。 
 
“我想我已经告诉过你我不会就这样任你随便偷东西!” 
 
斯纳特大笑起来拉出中提琴箱,走出来站在货车后方。“那就阻止我们啊!你明白这是三对一是吧,小子?”斯纳特绕过货车望向罗伊,巴里的视线也跟了过去,蓄势待发。“不过要是你想把我们赶进任何监狱,就别指望我们坚守交易到底,红闪。” 
 
巴里跑了起来——他冲向了热浪,把他从保安身边拉开,用力把对方撞上运输货车。现在还没有任何人受伤但他不相信无赖帮里的任何人。他能听见远方的警笛声,但首要目标是人质安全所以他飞速奔回到保安身边解开他们,一路上差点变成一坨金块,在最后一秒成功避开。保安们自由后全都奔向警笛声传来的方向,巴里则险险避过了罗伊的枪射出的火焰,他可从来都不喜欢承受那攻击。 
 
巴里接下来冲向丽莎,在躲过冷冻枪冲击波的同时追踪到她动向,她一边跳下货车一边开枪。他闪过她的枪向她靠近然后—— 可恶!米克的火焰波击中他的侧面,把他打飞几米在地上翻滚,咬牙切齿。 
 
“准备好热起来了吗,闪电侠?!”他大喊,巴里接下来就以他为目标。然而他在最后一秒意识到这是在声东击西,因为丽莎和斯纳特正在把中提琴装进一台车里。警察越来越近了,他飞奔绕了罗伊一圈,让对方旋转起来然后回到斯纳特兄妹那里。 
 
“我不会让你带着那架中提琴逃走的,冷队!” 
 
“这话出自一个甚至没法每天用一次牙线的小孩子嘴里?你这是在和真正的大人玩,闪电侠,不是反过来。” 
 
他——搞什——他怎么敢把巴里用牙线的习惯拿到这种地方讲?!“戴牙套的那个可不是我,斯纳特!”他吼回去,不假思索。丽莎向他们两个露出困惑的表情,然后他抓住那一秒困惑的机会——冲向前然后—— 
 
巴里飞速直奔进了一片冰里。斯纳特一看见他动就发动了冷冻枪,接着手臂一甩在他头顶上造出一道冰拱。巴里一踩上冰就打滑,惯性将他带向上就好像是跳台滑雪,飞过斯纳特兄妹接着远远跌落在柏油路上。他的身体撞地,翻滚过路面,遍体鳞伤,尝到血味。他脚踝扭伤了。 日。 
 
“我们走!警察随时就到!”那是斯纳特的声音于是巴里怒吟,试图撑起身体靠双手和膝盖坐起来。他的脚踝在刺痛。 
 
随着斯纳特兄妹和罗伊飞速离开,他远远地听见一声“没准下次吧,小子!”。他呸出一口血。也是他撤退的时候了。 
 
*** 
 
这件事之后,他花了一天养伤。他的淤青在几小时之内就好了,而第二天他都对脚踝小心翼翼,不过到晚上那也没问题了。西斯科和凯特琳对于为什么他和斯纳特互相嘲讽对方的护牙习惯远超好奇,他不得不向说明了那次牙医的事。等他说完之后他很惊讶地发现他们看起来都松了一大口气,然后西斯科说—— 
 
“谢天谢地啊伙计。我们还担心你和斯纳特背地里滚床了什么的。” 
 
“滚床——西斯科你疯了吗?我为什么要和寒冷队长滚床?和莱纳德·斯纳特?!” 
 
“我哪知道!他有双强硬的蓝眼还有那股危险气息!” 
 
“你确定你不想和他滚床?”巴里的声音可能比必要的尖利。他很庆幸自己现在是坐着,脚踝上敷着冰。 
 
“第一,我不和我的死对头滚床。第二,就算我会,排在第一位的也不是这个斯纳——” 
 
“好——了,西斯科!”凯特琳打断他。“他想说的是,巴里,如果你对莱纳德·斯纳特有完美合理的好感,我们是不会怪你的。你确实对我们说过你是双性恋,而且前阵子你希望他帮我们转移超能人,我们真的想不通你为什么会去找他,除非你可能是……” 
 
“我可能是……?” 
 
“迷上他了,伙计,”西斯科替她说完。“这比你就是想找他帮忙有道理得多。” 
 
“我请他帮忙是因为他是唯一的选择!” 
 
“哎呀,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很高兴你和他之间没有任何危险的约会,而且你没事。你的脚踝明天就会好了。” 
 
巴里点点头,庆幸话题改变了。为什么大家总是以为他和冷队之间有暧昧?连他的朋友都这样!他绝对不要告诉他们接待员雷蒙德的事情。 
 
*** 
 
不幸的是,他和斯纳特‘分清自己立场’的状态没有持续太久,一个星期都没过。 
 
巴里喜欢在大早上采购自己的杂货,因为这样他就能说服自己醒过来,而这也不难,因为只要他吃得够多,他就不需要以前那么多睡眠。他喜欢挑大早上是因为店里基本上是空的,他可以悠闲地乱逛,用各式各样的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质填满他的购物篮。现在通常他一星期会采购两到三次,因为他会消耗一大堆食物而且乔已经不能开车载他了,他要拿着满满的好几袋子杂货走几个街区回公寓。 
 
这是个星期六的早晨,商店比工作日时要繁忙,全都是早起饥渴的购物者。他的小区似乎住满了相对而言千奇百怪积极上进的人,而这也是他选择这里的其中一个原因。乔居住的小区散发的市郊感能闷死人,而这里的节奏相当不同,各种生活方式融汇在一起,青年人和老年人、单身男女和大家庭、富人与打工仔。这里的生活节奏也快一些,更适合他的速度。 
 
巴里逛完农产区的时候正在想这件事,绕开另一个去拿新鲜草莓的购物者伸手去够看起来熟透的牛油果。另一只手和他同时伸了出来于是他们两个人都顿住了。 
 
巴里抬起头,准备把牛油果拱手让给对方可是——“ 斯纳特?” 
 
“巴里?”这一回,斯纳特终于真的看起来有点恼火了。他眯起眼看着巴里。 
 
“小子,你确定你不是在跟踪我?” 
 
“ ?你才是那个——”他偷偷地看了一眼四周然后压低声音“——那个想把我变成公路游魂的人,斯纳特。我见鬼的为什么要在我的休息日里跟在你后面跑?” 
 
冷队耸了耸肩抓起牛油果。 
 
“喂,那是我的!” 
 
“小子,太慢了。”他得意洋洋地一笑,巴里生气地瞪他。接着对方转身开始走,离开巴里。 
 
“你以为你要上哪里去?” 
 
“去捡完我要买的东西。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不过在你决定放过我之前,小子,我还有别的事好干。” 
 
巴里然后跟上他。“我才没有跟着你,到这里!” 
 
“你这就跟着呢。”他弓起一根眉毛。 
 
“我是说整件事,不是这一秒。而且我也要去那个方向,为免你不知道,我也只是在 捡完我要买的杂货。” 
 
斯纳特瞧了一眼他的篮子。“你真需要那么多冷冻披萨包吗?” 
 
巴里的眼睛简直要气得跳出框。“真的,你现在来批评我的饮食选择了?” 
 
斯纳特只是朝他露出一个极为讽刺的表情,如果换做是别人这大概要快要接近取笑了。接着男人转进了一排货架,巴里没有跟着,只是一边留神斯纳特的影踪一边挑完要买的东西。先是牙医,接着是银行,现在又是这个——他绝对有必要继续完成那个公式了。除非斯纳特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否则他们这样碰面的概率大概接近0.005%。 
 
他在收银台结账的时候怀疑心越变越强,竟然发现斯纳特就在两条道之外也在结账。这时间可真巧。他眯着眼睛离开商店赶上斯纳特。“不管你是在耍什么把戏,放弃吧,我认真的。” 
 
男人怒视他,眯起眼表情紧绷。“你到底以为我有什么企图呢,小红?我的双手拿满东西,冷冻枪现在又不在手边。” 
 
这……确实是真话。他们两个都双手拿满日用杂货,而斯纳特穿着牛仔裤和一件毛衣,作为一个超级反派穿得也太随意了。他算是个超级反派吗?巴里不太确定那种东西的标准线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有什么企图?我只知道我们绝对不可能偶然碰面这么多次。” 
 
巴里没有留心他们走的是哪个方向,但当他抬头看时他们正走到一条斑马线前,注意到这是通往他公寓的方向。斯纳特向前看,皱起眉抿嘴仿佛是在思考。当他终于望向巴里,两个人都已经到了十字路口的另一边,他歪起脑袋点了一点头。 
 
“假如说这不是偶然,而是……其他可能。我没有跟踪你,你也没有跟踪我,但是你我碰上对方也不是随机事件。” 
 
“那是什么?” 
 
“有可能,不是几次微小的巧合,而只是 一个非常不幸的巧合。” 
 
巴里停在拐角处转身面向对方。 
 
“听着,斯纳特,如果这只是什么机缘‘巧合’那就算了——是就是吧。但我真的不是很想你跟着我回家,所以你能不能就这样走你的?” 
 
斯纳特长长久久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好像他知道些什么巴里不知道的。“我家也是这个方向,巴里。” 
 
他对上冷冰冰的凝视然后挤出声音,“好吧。”随便了。至少他有一半信心认为斯纳特不会单纯为了知道他住在哪里而这样大费周章,因为要做到这点绝对有更加简单轻松的办法,于是他转身继续走了起来。 
 
他们保持相同的速度,在同一条街转弯,随着他们接近巴里的公寓,尴尬的沉默越变越紧张。他和斯纳特关于监狱和秘密身份的协议绝对不该延伸到牙医、银行和杂货店;他从来没有想到他们会以闪电侠和寒冷队长以外的身份碰面,除非是他们有事专门寻找对方,好比转移超能人。 
 
终于,经过了感觉好像是永远而实际上才约十分钟的步行,他们来到了他的四层无电梯公寓前。巴里停在门前长舒一口气。 
 
“好吧,这真是非常尴尬,但是——”他开口,接着看到斯纳特把袋子换手并掏钥匙。“呃嗯,你在干什么?” 
 
斯纳特背向巴里用钥匙打开了他公寓的大门,顶着门等巴里走进去。他走进去了,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动起来。他的脑子暂时啪地一下掉线了,因为……这不可能。 
 
“你知道,在银行、接着是今天早上之后,我开始想。”斯纳特走在巴里前面开始爬楼梯,随着男人继续说话现实缓缓渗透。“但我并没有真心认为我们确实可能住得这么近。至少,在你开始往这个方向走之前没有。” 
 
他们路过了二楼,巴里继续跟着,一言不发目瞪口呆。地毯模糊了他们的脚步声,但地板微微吱呀响。他专心听那声音。 
 
“接着,当我们离家越来越近,我想起来了,”等他们来到另一层,斯纳特继续说,巴里依然在他一步之后。他跟着男人继续往上走,目光一闪从地毯上弹起来瞪着斯纳特的肩膀,心跳缓缓加速。“这个月月初有人搬了进来,住进4C室。然后你发现了吗,红闪,我们到四楼了。” 
 
4C室——是他的公寓。斯纳特知道他的门牌号。斯纳特住在他住的楼里。“这不可能,”他终于说,声音比想象中的强。他们走过了走廊,两手拿满杂货袋子,接着斯纳特停在巴里家门隔壁的一扇门前。他抽出钥匙插进门锁。 
 
就在。正。隔壁。 
 
“不可能?在我看来似乎这 就是……邻居。” 
 

-Chapter 1-


更新超不定时,用来综合雪花苦味的stress translating!

评论
热度(118)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