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近期一些坑

可以當作單篇看但其實都有後續

等我慢慢寫吧(?

全部都是肉文,想看清水的沒有

在我的世界裡沒有清水兩字(幹

鄰家哥哥

大綱:Leonard Snart比Lisa以及同齡人大上12歲左右
Barry和Lisa剛好是同屆

TAG:AU,Underage,養成系,大概有調/教,年齡差


誠實面對

大綱:金髮的Barry Allen到了平行世界,遇到了棕髮的Barry Allen,他們都是性/癮患者和神速力者

TAG:平行世界的自己,漫畫和電視劇,3P,放置PLAY,半強迫式性/愛,第一次,道具PLAY,性/上/癮,調/教


愛上超級英雄怎麼辦 

♂!閃/♀!冷,漫畫...

是說那篇綠紅翻譯文
A flashlight to see in the dark
六章以後的翻譯都消失了(感覺死亡

我的精神糧食……

—— 兩篇冷閃

因為絕對會被封鎖所以走外連AO3啦

如果AO3會被擋,我在想想辦法(ry


娛樂時間

大綱:Barry為自己準備了一段時間,而冷隊加入。

tag:自/慰行為、性/上/癮


Miracle

大綱:Barry Allen是個Alpha,而他卻被另一個Alpha給吸引

tag:ABO、雙A、孕夫、Drity Talk、跳躍性時間線

—— 來自星星的你

我好像沒有發過這篇

與韓劇同名但內容是毫無關係的wwwww

寫這篇的時間是在2014/2月左右,其實也只是把一篇寫到一半的文拿來改,沒想到有點暴衝(?

老實說我回綠紅坑大概幾個月了,應該過陣子又會再寫文吧

一發完,背景設定,大概是半AU吧(?

那時候好像只是想看青少年談戀愛(


人們知道綠燈俠是在十年前,那時候海濱城發生了一件很大的販童案件,外星人在那時候才不再是秘密。

因為當地黑幫把孤兒賣給了外星人做奴隸,綠燈俠與他的軍團得知之後展開了圍捕行動。

那件案子在他記憶中只有一點點印象,但是看著現在躺在他床上的傢伙,才慢慢把以前的事情給想起來。...


我厭世,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小怒羅:

大家好,我度假湾的葬爱大公子又回来了(x)

这次为大家带来的依然是雷且OOC的脑残小漫画。以及字依然很多抱歉(x)

1~4p朋友你听说过AO3吗

5p强行分格(x)

6~9p国王与乞丐

唉,别劝我了,我连脸都不要了,还要什么脑子(摆手)

(划掉)实在不想做后期了你们随便看看吧(划掉)


表裡一體:

Yup!

安陵:

對,反正不是今天www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 安文逸的退役生活 (番外)

前情提要:(一)(二)(三)(四)(五)(六)(七)(完結)

※私設很多東西

※人物OOC算我的

※本篇為段子體,而且是我想到什麼寫什麼,時間線頗亂,但基礎上不影響閱讀順序

※真的是最後一篇了,吧(。

希望不要因為什麼關鍵字被屏蔽(。


1.

「凌晨四點?」葉修和蘇沐橙正在外頭吃早餐,葉修對於安文逸發訊息的時間挺好奇的。

「大概是被折騰到最後的時間吧,然後在睡前發訊息。」蘇沐橙笑著說,葉修一聽也沒半點尷尬,倒是說了句:「真行啊,張新傑。」

「你怎麼知道是張新傑出力?」

「你看小安那樣子,叫他上他偶像敢嗎?」葉修咬了一口三明治,口齒不清的說:「更何況,...

—— 可惜,不可惜

※樂樂短髮梗

※我只是那天心血來潮想到的梗,然後花了兩天寫一個流水帳

※私設有,些微OOC

※明確CP雙花


第十一賽季,霸圖拿下第二個冠軍,也是張佳樂的第一個國內冠軍。

他們在賽後記者會上,韓文清與張佳樂宣布退役,下一任的霸圖隊長將由張新傑擔任,副隊長則是宋奇英,記者的矛頭立刻指向了下一任的正副隊長,韓文清往左邊看著張新傑他們,而張佳樂,只是看著他的冠軍戒指,不斷傻笑。


夏休期在比賽落幕後正式來到,只是這次有兩個退役人員,大家夏休期也沒趕著立刻回去,而是打算辦一場餞行之後再說。

這事情由霸圖的公關部門處理,所以和選手們並沒有太大關係,他們只要在規定時間內抵...

—— 安文逸的退役生活(完結)

前情提要:(一)(二)(三)(四)(五)(六)(七)

※私設很多東西

※人物OOC算我的

※完結了。

※建議搭配先去看看第四章,有些東西有前後關聯

※大概會有番外或是一些其他補充,我會寫完的


安文逸已經維持一個動作發呆了好一陣子,久到陳果都以為他是因為累了不想動,如果不是這次一間廠商的合約有問題,他也不會叫安文逸回來杭州處理,畢竟合約都是安文逸先看過,確認沒問題之後再丟給她報價的,雖然她自己也會看過一次,但也只是大致略過,所以安文逸才是對合約內容最熟悉的人。

於是和安文逸說過狀況後,他就搭了隔天早班的飛機到杭州與自己討論問題,接著要去找廠商對峙。...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