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授翻 | 闪电侠 | 冷闪]我不可掌控亦不欣赏之物 第三章

暗子

标题:Things I Cannot Control and Do Not Admire/我不可掌控亦不欣赏之物

原作:闪电侠TV

作者:n_a_feathers

译者:暗子(Kiy900)

配对:Leonard Snart/Barry Allen,Captain Cold/The Flash,莱纳德·斯纳特/巴里·艾伦,寒冷队长/闪电侠,冷闪

分级:清水

标签:慢热挠心,慰藉,季与季之间,碰触饥渴症,蜜罐,凶残的苏格兰口音,从狂野风暴那借来的反派

授权: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167414/

概要:

在奇点事件之后,巴里放弃了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当他没能出现在无赖帮的劫案现场,莱决定必须要采取一些措施。


---

第三章

---


大门上传来的敲门声把莱从沉思中惊醒。他已经花了半天策划无赖帮下一起行动到细枝末节,永无止境地研究蓝图并根据保安的时间表进行协调。他的客厅里到处都是纸张,一台电脑正在茶几上运行数据,墙上贴满了照片和地图。


他考虑过无视敲门的人。其他无赖帮成员都知道不该在他沉浸工作的时候来打扰。他们已经在本周内定好了日期和时间集合梳理一遍莱的计划,没到时间他们是不敢露面的。敲门声又来了,这次更急也更响,好奇心战胜了莱的理智。


他从地板上起来的时候膝盖作痛。疼痛随着脚步逐渐消退,然而它可惜地提醒了莱自己已经没有那么年轻了。这些日子里天气越冷他的关节和旧伤疤就开始变得越痛。


他走到门前迅速透过窥孔望了望。巴里站在那里,映像因为细小的镜头放大弯曲。他又是一副焦虑不安的样子。莱拉开门。


看到他突然出现巴里吓得微微一跳大叫“你在。”仿佛这与他预料的结果相反。


莱没有多问,只是用和巴里截然不同的语调面无表情地讽刺道:“你也是。”


巴里似乎很快就摆脱了惊讶。“你大概该把门锁好。”


“你觉得有人有那胆子上我这里偷东西吗,小子?”


“应该没有吧。”巴里继续在走廊上尴尬地犹豫。


“所以……”莱催促道。


“是啊……嗯,你现在忙吗?”


莱回头看了满屋子的犯罪证据一眼。他该说忙。让闪电侠进来看到无赖帮下一起大案子的所有细节可不是最明智的主意。要完善计划的话今晚还有许多工作必须做,但如果闪电侠不出现那么所有的应急计划和额外准备都白费了。莱需要巴里处于工作状态,现在把他打发走可能又会让他变回缩头乌龟。上次在游乐场上碰面的时候他几乎快恢复成平时的样子,准时前来并且像个专业人士跟他唇枪舌剑。莱可不允许对方这时候闹情绪复发,特别是行动早已计划了一周。


“给我一点时间收拾你就可以进来了。”


小鬼头精神一振。“别担心。你该看看我住的地方,简直像炸弹轰炸过一样。”


“真看不出来。但是和你不一样,我还有些尊严。一会儿就好了。”


一向都特别乐于效劳的巴里毫不犹豫就提出要帮忙。“那我可以帮你。我一闪就能收拾完,你告诉我该干什么就行。”


莱听到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耍的双关皱起脸。“没事。你只要在外面等一等。”


“可是——”


“委婉对你没用是吧,巴里·艾伦?我是个罪犯,我的公寓里现在布满了下次行动的计划。你是那个总想阻挠我的英雄,这下你明白了没有?我不想让你看见。”


“噢,那好吧。”巴里立刻转身,就好像玩捉迷藏当鬼要数到二十的小孩子一样老老实实不偷看。真是够听话的,而且他居然不准备对莱的工作说些什么。他的状态一定是真的很糟糕。


莱才刚走进屋开始收拾,巴里就再次说话了,他的声音微微一扬以便传进公寓里。“你要知道,我敲门的时候还以为来开门的可能会是其他人。”他坦白道。


莱回过头问他。“你为什么这样以为?”


“因为首先我不确定这是你的公寓。”


莱一边整理文件一边勾起嘴角笑。“你以为我占了别人的屋子?”


巴里的沉默足以回答他的问题。这男孩还真是看得起他。


莱看着一客厅的纸张、地图和时间表,决定还是太麻烦了。有个比收拾干净更轻松的办法,他走回门口进入巴里视野。“我想吃点东西了,你来不来?”


“你要付钱吗?”巴里脸上闪过的那个小恶魔表情也许会对少数人有效,但莱有几十年的经验不向这个妹妹同样会用的表情低头。


“不,但是我会跟你各付各的。考虑到你打扰我工作,这已经算非常公平了。我该要你请我吃饭才对。”莱取下挂在门边的大衣,锁上公寓的门。


“你要知道,带你出去吃饭基本上就是在服务大众。”他们肩并肩走向楼梯井,巴里一边走一边说个不停。“不让寒冷队长暗搓搓策划什么威胁城市的阴谋诡计,这比花时间在城里跑来跑去希望能碰见强盗或者困在树上的小猫有效率多了,干活的时候还有东西吃。”


“你从来没救过困在树上的小猫。”莱拿出自己最充满质疑的语气说。


“还没有而已。我会是个超棒的猫咪救护员。”


“你就说吧。没有斯诺还有雷蒙在耳边叫,你很可能会干出些什么蠢事救猫咪下树,比如那个手臂龙卷风的小花招。”


莱轻声笑起来但是巴里没有继续和他斗嘴。莱瞥了他一眼发现他垂下头表情紧绷。糟。那句话戳到痛处了。他得记住不要提起巴里生活中的任何名字。假如说对方刚刚的反应说明了些什么,那就是自从巴里上次入侵莱的公寓,他和以前的盟友之间还没有任何起色。入侵,还是说他们算朋友了?都无所谓。他们至少是某种把两人间的界线全部模糊的关系,就像米克莫名其妙就成了他生活中一直出现的人物——尽管他是个不能遵守计划保住一身好皮的冲动疯子。


莱轻轻撞了撞巴里的肩膀,对方受惊缩开了。糟。他刚才是真的说错了话。


他的下一步尝试要缓慢得多,动作自然从容不迫地重新贴回巴里的私人空间,直到他们肩膀靠着肩膀走出公寓楼的大门。


莱在人行道上停住。“你想吃什么?”他问道,向巴里倚得更近。而巴里和他一样贴了过来——不管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都证明莱用对了方法。


“不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这里是你的地盘,你比我清楚。”


“说实话我也不是经常住在这里。我来这里要么是想躲开米克和丽莎等他们冷静,要么就是想安安静静做计划。”他警告般地看了巴里一眼。“所以别给我打什么歪主意。只要我觉察到一丁点警察围剿的兆头,全世界就会知道闪电侠是谁。”


“冷静,我知道怎么区分正经事和找乐子。”他拧起脸。“不,那听起来不对劲。是生活和工作。我知道要怎么区分生活和工作。我现在就闭嘴。”莱得意一笑。


“几个街区后有个酒吧,听起来怎么样?”


“酒吧?”巴里一脸半信半疑。


莱朝他挑起一根眉毛。“他们也供应餐点。”


“嗯,行啊。但是不要下酒菜,要正餐。还有不能太贵。我要是告诉你变成闪电侠之后能吃下多少东西,你一定不会信的。”


“那就去酒吧了。”莱宣布道,开始往那边前进。巴里很快就跟上脚步走在他身边,就像刚才那样贴过来。莱在心里思考把手臂勾在一起会不会太过分了。他监视巴里的时候曾经看见韦斯特家的女孩这样做。他想起在圣人与罪人里碰到手时巴里的反应,最终还是决定不要。也许他只是个不喜欢公开作秀的人,至少不会是和寒冷队长。


他们一路上沉默不语,莱觉得也挺好。现在正是十月末,尽管气温已经下降,多穿几件的话夜晚的寒冷也不成问题,巴里身上散发的温暖也有一份功劳。


巴里最后还是打破了沉默。“我猜你喜欢冷。”


“你这是从哪里来的印象呢?”莱斜瞄着他勾起得意的笑容,用磁性十足的声音说。


“你也不用那么欠打嘛,我不就是想和你说说话。”巴里双手深深插在口袋里,友善地轻轻撞了撞莱的肩膀。对话戛然而止,于是他们继续步行。


他们到达酒吧点了单,接着坐在靠前的空桌子旁。莱一只手拿着啤酒而巴里没有,两个人基本上仍旧保持安静。


“所以说……”巴里露出明亮的笑容,神秘兮兮地凑过去。“你正在策划偷窃行动?”


“没错,而且那和你没——”


哈特利·拉瑟威一屁股坐上巴里旁边的椅子。


“请告诉我你出现在这里代表你已经把所有事情计划好了,因为如果我还得和那三个智障困在一起呆一天又没事做,我就要疯了。”


“哈特利。”


他开始数手指。一。“米克放火把厨房点着了。”二。“丽莎一天到晚缠着我要西斯科的情报。”三。“还有别让我说起马克·马登……他那些倒腾天气的把戏快把我逼疯了。一开始他能在室内造云是挺酷的——你要是告诉他我说过这话,我是不会承认的——但是他把室温和湿度搞得乱七八糟,害得我所有的乐器都跑调了。”


“哈特利,我和朋友在一起。”


哈特利终于看向巴里,似乎从坐下起第一次注意到他。


“噢,你好啊。我叫哈特利,你是哪位?”


“少管闲事,哈特利,一边去。”


“冷队你别那么冷淡,我不过是想亲切一点。”哈特利仔细看了巴里的脸好久,巴里在他的目光下越来越僵硬。“我是不是认识你?”


“我-我想不认识吧。我叫……萨姆。我在帮斯-莱尼干活。”


“好吧。这就是你的最佳水平?”


“什么?”


“没事。我看得出自己什么时候碍事了。”哈特利夸张地捂着心口站起来。“回头见,闪电侠。”他手一挥就走了。


巴里立刻半起身俯过桌面,凑近莱冲着他嘶声说:“你把我的事告诉他们了!?”


冷静,巴里,我当然没有。哈特利估计是自己想明白的。你就不擅长玩秘密身份那一套,那个面具的遮盖能力完全没有你想象中的强。”


巴里像只泄气皮球一样怒气瞬间漏光。“你说得有道理。”


“你要是真的不想让别人认出你,还不如选能盖住整张脸的东西,比如那种突击队的头套,或者橡胶情趣面罩。”


“我要装作你刚刚什么都没说。”他们的食物送上来了,巴里立刻就坐了回去。“那他说的其他东西呢?马克·马登加入无赖帮了?”


“正确。”


“马登想杀我!”


“现在他不会了,无赖帮不杀人。我们有约定而我打算遵守,更重要的是我会保证他们也遵守。你不需要担心。”


“我才不担心,”巴里嘟起嘴,“但你绝对应该把成员人数控制在五个。”


莱只是一声不吭避开巴里的视线。


“不是吧,你们已经不止五个人了?还有谁?快说。”


“怎么?然后毁掉惊喜吗?我可不敢。你已经比我们有天然优势,让我们抢占先机才叫公平。”莱露出欠揍至极的灿烂笑容,在桌子底下伸长腿直到和巴里的脚轻轻相擦。


“难道你就不觉得有点诡异吗?上星期你还想杀我。”


“我特别擅长把事情分开来看。”


***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巴里变成了他公寓里多少不变的存在。他会突然出现在莱的门口,从未真正征求过许可就入侵他的空间。莱总会让他进来,反过来巴里每一次都会出现在无赖帮的作案地点倾尽全力战斗。这已经成了某种不说出口的约定。


有时候莱很忙,巴里走进公寓后他们一个字也不会说。巴里会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有时是蜷在沙发上,有时躺在地板,有一次甚至占据了厨房——然后在那里度过。


莱发觉他并不介意对方的入侵,甚至不情不愿地感到这小小公寓里第二个人的存在令他安心。他已经很久没能单纯地生活在他人的陪伴中,不需要像担心丽莎和米克一样想着要如何保护他们,也不必像他得到冷冻枪前避免惹怒父亲和队员那样小心翼翼。巴里不需要保护——这小鬼比他认识的任何人都要强壮坚韧——而既然他在战斗中都不打算伤害无赖帮的人,那么他更是绝不会在莱自己家攻击他。巴里不过是一个安安静静待在莱身边的人,不知为何似乎觉得这是种安慰。或者也许是莱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对方很可能和任何人在一起都同样高兴,只不过莱恰好有空而且认为这约定对双方都有利。


有一次莱打开门就看到巴里,对方挤进他的空间——但非常小心不发起碰触——然后说:“不要摸我的头或者拍背。每个人都喜欢摸我的头或者拍背。我不是阿猫阿狗,请你直接抱住我。”莱把男孩搂进怀里,巴里埋进他的衣服啜泣直到哭干最后一丝水分仅仅是在抽气。接着莱带他走进公寓,让他躺在沙发上用毯子裹住他。小鬼累得睡着了,莱背靠沙发用笔记本打字。要查出巴里母亲的死亡记录并不难,二十年前的今天是她遇害的日子。


公寓门一阵响动然后米克进来了,莱仅仅是在唇上竖起一根手指做出那个世界通用的噤声手势。巴里继续沉睡,没有意识到周围的世界继续运转。莱手一撑叹了口气从地板上起来,走向自己的卧室。米克跟在他身后,迅速绕道从冰箱里拎了支啤酒。


门一关上,米克就说:“斯纳特,你改成包养小白脸了?”


“差不多吧。米克你来这里干什么?”他坐到床上,米克一边直接对着瓶子喝一边在房间里大步闲晃。


“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听到了些流言。”


“什么流言?”莱的胃里升起一股紧张。


“说有新来的家伙到了城里。有超能力的,但不知道都能干些什么。没人知道,要不然就是他们吓得不敢说。”


“是吗?”莱在心里松了口气,问道,“你觉得这个人是无赖帮的料子?”


“我刚说了,我什么也不知道,就是想你可能会高兴有人提个醒。”


“而我十分感谢。好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话……”


“行,行。我就留下你慢慢玩了。你要知道你付钱是让他你睡,不是睡在沙发上的吧?”


“没办法,我折腾得那可怜孩子筋疲力尽了。”莱淫邪一笑。


米克听到这话皱起鼻子转身就走。“我一点也不想知道。”


尽管听到瓶子落进水槽里的清脆一响和关门的声音,莱仍旧留在卧室里。


新的超能人。和半数在粒子加速器爆炸当晚获得能力的人不同,这个人显然有足够的自制力不闹得天翻地覆让自己出丑,莱必须得小心留意了。


无赖帮只要最好的。


---

AO3已放上译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032879

欢迎前去点kudos!!!

评论
热度(114)
  1. 中城北极圈集中供暖基地暗子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