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银鹰】三次快银被发现了自己是鹰眼迷弟的事,一次他没有(或许吧)[完结]

紫杀说嘿猎空来了:

【标题】三次快银被发现了自己是鹰眼迷弟的事,一次他没有(或许吧)

【配对】快银/鹰眼(MCU)

【设定】为点梗而作。没人死,没有劳拉,没有内战

【梗概】快银不知道的是,这事儿其实早就不是秘密了。

【正文】



1.

  “嘿,看我在论坛上发现了什么,这个人,这个‘rti7398’说,”猎鹰在餐厅里拿着手机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克林特巴顿是我所知的最符合当下对英雄定义的人,身为唯一的没有超能力的复仇者,这需要极大的勇气’——我是说,认真的?”

  “那是什么?”钢铁侠在咖啡机那里抬起头来。

  “复仇者论坛上的粉丝讨论——你们没人发现哪儿不对吗?‘唯一’?你好?嗨?”

  冬兵木着脸从他身后路过,“承认吧,没人记得你。”

  “这很伤人,詹米,我以为我们是好兄弟呢。”猎鹰说。

  “托尼也没有超能力。”美国队长指出。

  “我还以为你了解我呢,队长。”史塔克反对道,“我当然有超能力——我无所不能,而且让所有人都为我疯狂。”

  而一旁和娜塔莎坐在一起的鹰眼对此还是很有兴趣。“然后呢,山姆?还有什么?”

  猎鹰低头继续道,“‘而且他’——哦克林特,你不会想知道的。下面的内容有点儿糟,这人应该是个初中小姑娘……”

  “念。”黑寡妇说。

  威尔逊飞快地开始,“‘而且他拉弓的时候屁股和大腿的弧线简直让人窒息,就是平时的时候他看起来也像是让人像把他养在房间里每天喂小饼干。’——抱歉,克林特,我很抱歉。”

  黑寡妇看起来似乎有几分赞同地点了点头,但鹰眼好像有点儿被吓到了,于是她说,“……无聊,这是粉丝里常见的戏码了。别被这种程度就吓到了,这温和又矜持,相比之下——你不会想知道队长的迷妹社团里每天都是些什么话题的。”

  “好吧,”克林特说,继续吃他的煎饼,“我也不太想问你是怎么知道的了。不过被人喜欢还是感觉蛮好的,我想。不管是不是疯狂的小姑娘。”

  “是啊,”威尔逊有些憧憬地说,“怎么我就很少看见有人意淫猎鹰呢。”

  冬兵转头问克林特,“猎鹰是谁?”鹰眼耸着肩摇了摇头。

  “这一招太脏了,伙计们,”威尔逊说,“这很不酷。”

  钢铁侠兴致勃勃地想分享一下,“我倒是有很多人——”
  
  “没人问你。”黑寡妇说。

  彼得在沙拉碗后开口,“我敢肯定我还太小不能听。”

  坐在角落里的马克西莫夫们今天却十分安静。等到复仇者们三三两两都离开了餐厅,只剩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旺达马克西莫夫对她一直盯着柳橙汁杯子的兄长冷静而又温和地开口。

  “皮特罗。”

  快银看着杯子上的水珠。

  “看着我,皮特罗,”旺达柔声说,“告诉我那个rti7398不是你。”

  快银抬起头,认真地回答,“不是我。”

  “天啊!”旺达大叫一声把脸埋在了手里,“真的是你!你克制一点行不行?”

  皮特罗脸涨红了。“我哪知道还真的有人去看那个论坛……”

  “你完完全全错过了重点。”旺达说,“如果你那么喜欢克林特,能不能像个正常人那样去搭讪?”

  “我对克林特是纯粹的尊敬,”皮特罗板着脸说。

  “尊敬他大腿和屁股的曲线,嗯哼。”旺达翻了个白眼,“直接去问他,这周六有没有空,提出请他喝一杯,这听起来怎么样?”

  “——听起来疯了,”皮特罗站起身,他额头上蒙着一层细汗,“别……别告诉那家伙,行吗,他会得意忘形的。”

  “你得做点什么,皮特罗。”

  “我不必,”皮特罗在门口说,“我很满意,很满意我们现在的状况。”

  “别再用那个账号了。”

  “收到。”



2.

  皮特罗正坐在休息室看电视。大多数英雄都出去应对那个西非小国突然钻出地面的巨大蠕虫了,电视里正现场播报着。

  “看呐,鹰眼在对付这东西上面真的没什么用武之地,他只能尽可能地去疏散平民——总得有人来干这个——哦!那是什么!那是——天啊!这地方要塌了——老头……是钢铁侠!钢铁侠把这虫子轰飞了!钢铁侠救了我们!”

  皮特罗把杯子网往吧台上重重一放,力气之大让里面的柳橙汁都有点洒出来了。

  “这不公平!”快银咬着呀,揉搓着手指,“是克林特推开了这些平民,他救了他们所有人,包括这个聒噪的记者!”

  “哦,你的意思是史塔克抢了克林特的功劳?”

  “不——但是如果不是顾及这些平民,克林特肯定能同样亮眼——啊!”当他突然意识到黑寡妇坐在他身边的吧台凳上,正看着他的时候,皮特罗发出了一声虚弱的尖叫。

  “哇哦,”娜塔莎打量着他,眼睛里闪着复杂的光,“没想到你还是克林特的粉。”

  “……你误会了——”

  “快速问答——你最喜欢的英雄是谁?”黑寡妇飞快地问道。

  第一反应,快银脑中闪过一个词。鹰眼。他没说出来,当然了,快速问答这种套话方式只骗得过小孩子。实际上皮特罗什么都没说,但他对面可是黑寡妇,她估计能从他呼吸的频率判断出他在想什么。

  娜塔莎带着那神秘的微笑向后靠去,伸手拿了杯果汁,一双眼睛在杯沿后头闪烁着。

  “克林特知道后会很开心的。”放下杯子后黑寡妇说。

  好吧。

  “别……别告诉他……”皮特罗感觉自己已经被抽走了力气。他咚的一声倒在吧台面上,“别告诉克林特……我什么都答应你。”

  “你喜欢克林特。”娜塔莎说,“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她顿了一下,“你打算告诉他的,对吧?”

  皮特罗觉得自己简直要被尴尬淹死在吧台凳上。都怪你自己,皮特罗,如果你脑子再好使些。
  
  “我……我不知道。”他说。

  黑寡妇久久地,久久地凝视着他,就当皮特罗觉得自己快要尿裤子的前一秒,她又开口。“我每天都要给克林特准备零食的,因为之前打赌输给了他——如果从今以后你来负责这事儿,我就不告诉克林特。”

  皮特罗可没料到这个。

  “怎么?”

  心里有一万个声音告诉他不得违逆娜塔莎罗曼诺夫,但皮特罗还是小小地挣扎了一下,“……我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口味?”

  黑寡妇一挥手,“不用太贵,甜死他。你就说是我给的。”

  第二天他把曲奇饼送到克林特面前的时候,也的确就是这么说的。“娜塔莎给你的。”皮特罗满不在意地说,“赶紧拿走。”

  克林特看着他,可能时间过久了一点,皮特罗没在意,因为在他开始感到不安之前,鹰眼就上前接过了那个纸盒。

  “那跟娜特说声谢了。”克林特唇角挂着一个微笑,放松和惬意弥漫在他疲惫的笑纹里。鹰眼说着,用没打着石膏的右臂接过了那个甜点盒子。他还在缓慢地从上次任务给他带来的扭伤和骨折里恢复,在基地里行动迟缓,总是看起来很累,但皮特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现在他看上去好上那么一点儿了。

  快银在自己窒息之前跑开了。


3.

    圣诞节前后整个世界都和平得不成样子,快银这个时候已经给克林特送了一个多月的零食,而鹰眼的伤也好得七七八八的了。事情发生总得有一个契机,这个契机就是山姆威尔逊是个老兵,而老兵在和平时期都闲得不知所以,不像美国队长会把空闲时间用来补电影活着其他流行文化,威尔逊会花时间在他认为重要得事情上,跟他关系好的冬兵不屑与他同流合污,于是斯科特加入了神探二人组。

  他们在平安夜找上快银。神乎其神地突然出现在快银面前需要极高的技术和反复的练习,但他们还是成功地吓到皮特罗了。

  “快速问答,”猎鹰抱着平板,而斯科特站在他旁边接口道,“rti7389,是你的论坛常用名吗?”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皮特罗尽量冷静,严肃,正直地说道。

  但他真的搞不懂美国人。只见猎鹰和蚁人面面相觑,“天啊,”斯科特瞠目结舌,“竟然真是你。”

  “听着,皮特罗,”威尔逊破天荒地看起来有点儿尴尬,“之前我说的那些什么……初中小姑娘什么的……我不是那个意思。公然维护自己喜欢的人,这需要勇气。”

  但快银没被他鼓励到。因为威尔逊听起来像中学里那些看了他作品后鼓励他继续作画的老师们,那些画他现在看来十分确定除了狗屎以外什么都无法形容。

  “你们凭什么确定我就是那个……那个谁?”皮特罗防范意识很高。

  “我们今天问了十二个人,”斯科特解释道,“包括鹰眼自己。而你是惟一一个认真回答的。”

  皮特罗绝望地意识到自己可能永远都无法适应美国的生活,“是所有美国人都像你们这样,还是只有你们两个?”

  没人回答他,即使他其实是真心想知道。斯科特上前很小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呃……只是像让你知道,我们没有歧视你的意思?”他耸了耸肩,“嗯……克林特的确挺……”他及时刹住了车,发现快银和猎鹰正瞪着他。“你们懂我的意思,”斯科特乖乖后退,“我闭嘴。”

  虽然觉得猎鹰不是很靠谱,但是皮特罗还是要求了,“别告诉克林特,……拜托?”老天,他当初就不该回复那个帖子,现在他的后半生都要为之受尽折磨。

  猎鹰和蚁人这两个残忍的神经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你是说克林特还不知道?”猎鹰说。

  “……他不知道。”皮特罗攥着手里的苹果,他今天还没把零食送到克林特手上。他真的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站在这走廊的角落像是个被霸凌的中学生似的乖乖回答问题,明明现在这两人装备都不在,他可以在两秒钟之内让他俩都不省人事。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念头变得越来越诱人。

  “不知道你是rti7389,还是不知道你喜欢他?”斯科特说完,意识到自己又被瞪着了。“我最好还是闭嘴。”

  猎鹰两眼放光,勾上皮特罗的肩膀,“要不要我帮忙?”他说,跟着皮特罗一起向走廊尽头走去,“我对恋爱方面很有研究。”

  “谁这么告诉你的?”

  “我的前女友。”

  “我领情了。”

  


 +1



    圣诞节刚过,九头蛇就又有了大动作,于是他们又一次上了战场。皮特罗这一回坚持也跟着去了,他发挥得还不错,帮上不少忙,比起过去,这一次得情况好上不少——克林特甚至都没受伤。

  完事了之后复仇者们决定去庆祝一下,他们在基地里搞了个小型趴,请了不少朋友,场面很热闹。那天晚些时候,克林特和娜塔莎在酒吧吧台那里聊天,皮特罗和其他人在房间另一头的圆桌那里。这群无聊的人在打赌冬兵能不能喝醉,而巴恩斯似乎已经染上了俄罗斯人的习性,斯科特因为不自量力已经被喝翻到了桌子底下,冬兵还以一种战斗民族的冷静和霸气坐在沙发上,嘴里叼着一根百奇棒,看上去好像是正在野餐,而不是刚刚像喝水似的喝干了三瓶伏特加。

  事情就是这么发生的。

  “我赌他不敢。”猎鹰说。

  “除非先让他喝一杯。”冬兵说,杀气腾腾的。没有人敢去提醒他他其实不是俄罗斯人来着,介于他自己似乎已经忘了,而且他这句话是用俄语说的。

  雷神把身上的几张仅剩的绿票子都乖乖掏出来放进了猎鹰伸出来的手掌里,失望地拍了拍冬兵的肩膀。同样交钱的还有皮特罗,美国队长,史塔克——真的,猎鹰这一票赚大了,他只是牺牲了斯科特一个,就赚得盆满钵满。

  “又赌什么?”托尔问,已经在赌神山姆威尔逊的威仪下产生心理阴影。

  皮特罗本能地感觉一股恐惧,猎鹰缓缓地转过头来,看着他。“皮特罗——”

  “我拒绝。”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但是皮特罗觉得尽快拒绝肯定没错。

  “去请克林特喝一杯,”猎鹰说。

  “就这样?”皮特罗放松了警惕。

  “我们来赌互动的尺度。”威尔逊转过头向其他人来说。

  “还可以这样?!”


  克林特在吧台坐得很舒服,跟娜塔莎也聊得很开心。皮特罗在他刚好喝空一杯的时候端着酒杯走了过来。黑寡妇捅了他一下,克林特于是回头,就看到皮特罗在一群人的起哄中站起身,双手在裤子上擦了擦,弯腰从桌上拿起酒杯。克林特转过头来,看到黑寡妇脸上意义不明的笑容。

  “告诉我你们没有策划出这个。”他轻声并且飞快地说。

  黑寡妇动了动眉毛。

  皮特罗几乎是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他凑到克林特身边,侧身靠上吧台。克林特观察着他的脸,这大男孩脸庞通红,眼睛雾气氤氲,“嘿,克林特,”皮特罗的语调有一点点难以察觉的僵硬,但总体上来说他努力地让自己听起来像个半醉的花花公子了。“我能请你一杯吗?”

  克林特看着他的眼睛,向后靠去,在酒吧凳上侧过身,现在正好面对着快银。而皮特罗的双眼不自觉地往他因这一动作而大大方方分开的大腿那里瞄,哦,那里的牛仔裤真紧。快银的想法都写在脸上,观察敏锐的克林特脸上浮现出一个迷迷糊糊的笑意。

  “怎么了,大冒险?”他问,单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扬起来叫了酒保。

  皮特罗结结巴巴的,“对……对,山姆他们在打赌,赌……赌我能不能请你喝一杯。”

  “就这样?”克林特问,他看到皮特罗的目光越来越发直。有种模糊的感觉,好像这里的音乐声忽然变大了,皮特罗靠得这么近,他有点儿感觉听不到别的声音。

  “……他们……他们按照互动的尺度……尺度……下了注。”皮特罗吞咽着说,而酒保从另一端推来了两杯龙舌兰。皮特罗的眼睛跟着克林特的舌尖,看他舔舐海盐的样子,而克林特的目光紧紧追着他的双眼,这让他感觉呼吸困难,空气纷纷逃离他周围。“托尔疯了……他说……哦不……他赌……”

  “威尔逊押的什么?”

  “他押我……”想起那混蛋,皮特罗清醒过来一点儿,他稍微向后退了一些,直起了身子,这无疑是个打退堂鼓的信号,因为他隐约听见身后那群人那里传来猎鹰的叫号声,“他押我在有任何……其他的事发生之前……就会跑掉。”

  “哦,”克林特弯着眼睛说,不知道是不是皮特罗的错觉,他听起来有点儿哑,“——别,别回头看他们,皮特罗,看着我。”

  皮特罗吞咽了一下。有种又暖又重的正在他肚子里沉淀,沉淀,他开始觉得自己过来就是个错误了。克林特果然像冬兵所说的那样拿他打趣。

  “怎么说也不能让威尔逊那小子再赢下去了,”克林特喃喃地说,向他这边倾过来,伸手拉住他的领子。他没用多少力气,也很慢,皮特罗在他揪住自己领子的一瞬间就知道他打算干什么了,但他脑子在这一刻瞬间死机了,他看着克林特垂下的眼帘,他眼角的笑吻,他湿润艳红的嘴唇,自然而然的,皮特罗向他靠了过去。

  克林特吻了他,于是世界消失了,只剩下一个辛辣的,带着海盐咸涩的、柔软而滚烫的吻。他们吻得有点儿过长了,因为克林特很快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把他拉得更近,而皮特罗站在他腿间,一只手揉着他的后颈,不断加深的喘息糅合在一起,热得皮特罗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在软下去只有一处在飞快地硬起来。

  黑寡妇转过身去,向后面那群槽男人们举杯致意,威尔逊输了钱,却好像欢呼了一声。还有击掌的声音。

  最后皮特罗终于和克林特分开了,他退后了一点点,舔着嘴唇,呼吸不稳,觉得自己要站不直了。克林特冲他笑了笑,转回身去,像个没事人似的继续喝他那杯皮特罗请的龙舌兰,于是快银软着腿转过身往回走。后面那些打赌的人渣们全都站起来了,隔着一个舞池冲着他叫着什么。除了冬兵,冬兵从沙发上滑下去了。

  皮特罗走了几步,又走了回去。这一回他站在克林特身边,简简单单地开口,“周六有空吗?”

  “全凭你安排。”克林特回答。他看上去似乎已经等这句话等了太久太久。

  皮特罗点点头,走回了卡座。



【end】

评论
热度(679)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