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Zootopia][Nick/Judy] Yes

放東西。:

* 突然地開頭(

最後一段超展開

可能OOC

* 有沒有人跟我一樣,覺得兔子傲嬌起來很萌QAQQQQQ


BGM:B.o.B─Nothin' On You [feat. Bruno Mars]

 -------------------------------


  「你跟Nick在交往吧?」

  「欸?」

  Judy抬起頭,停止逗弄乾女兒的手(小傢伙仍咯咯笑著,試圖抓住她的指),看向Fru Fru的臉很快從訝異轉為饒富興味:「看起來像這麼回事嗎?」

  鼩鼱點點頭,眼神晶亮晶亮:「我覺得你們滿匹配的,雖然他是狐狸,但他還滿誠懇的,對待女士也體貼。而且他看著你的眼神──噢、」她握緊雙手,耳朵抖了抖「你真的不考慮跟他進一步發展?」

  Judy笑了起來,「Nick只是把我當好夥伴看啦。」

  「但──」

  牆上大鐘的聲響打斷了她們的對話,Judy瞄了一眼時間,笑著說休息時間快過了,就揮揮手向鼩鼱母女告別。

  坐上警車,Judy想起剛剛好友的夢幻語氣,又忍不住一陣好笑。

  她跟Nick確實是感情很好,但是,不是那一種。

  他們互相信任,依賴彼此,出勤時合作無間,私底下分享日常。

  Nick是她最親密的朋友。

 

 

 

 

  「嘿,兄弟,好久不見。」

  白色的耳廓狐轉過頭來,睨向他的眼瞇了瞇,嘴角勾起一個嘲諷的弧度:「我還以為是誰呢,這不是我們跳上枝頭的狐狸警官嗎。」

  「Finnick,」Nick失笑,朝暗巷的出口比了比:「你現在放棄,我還可以當作沒看見。」

  「喲,喲,」耳廓狐放下拆到一半的機車零件,「真是人民的好保母喔。怎麼,跟那只兔子混了混後,你就整個人被洗白了啊?」

  Nick雙手一攤,「如你所見,我一直是紅的。」

  耳廓狐啐了一口,「這一點也不好笑。」

  Nick笑笑:「總之,為了不讓我們彼此難堪,我想你現在放棄手底下的東西,馬上離開,是最好的選擇。」

  「……你還真以為一隻狐狸,能當個好警官嗎?」

  「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呢?」

  對上對方不屑的眼神,Nick的態度始終態然自若。耳廓狐又打量了他一陣,再度勾起一個扭曲的微笑。

  「你這樣子,跟那婊子倒是挺配啊。」

  「謝謝誇獎,但你讚美我也不能偷零件,除非你就是想來趟特別旅遊?」

  Nick掏出手銬晃了晃,對方如他所料地皺起了眉,再度吐了一口口水。

  「別以為你能一帆風順。」

  眼見對方離開,Nick收起手銬,呼了口氣。可以的話,他也不想與以前的夥伴反目──儘管以他的新身分來說,這件事越來越不可能。

  『怎麼,跟那只兔子混了混後,你就整個人被洗白了啊?』

  對方剛剛的訕笑又在腦中響起,他挑了挑眉,勾起微笑。

  Finnick大致上並沒有說錯,的確是因為Judy的出現,才喚起了他塵封在心底已久的孩提願望,關於做個人見人愛、受人信任的狐狸。她是他現在最信賴的夥伴、最要好的朋友,因為她,讓他知道自己也能毫無顧忌地展現自己想呈現的樣貌。他很感謝Judy,也很喜歡她。

  噢,但是、他的喜歡,大概,跟Judy對他的,有那麼些不同……吧。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對她動了心,等他注意到時,自己的眼睛,已經下意識追逐起那個瘦小的身影。

  以身形來說,Judy的確是全警局裡最特別的,但他知道並不能因為她的嬌小而小看她──曾經在相互訓練時吃過對方結實的一腿,讓Nick驚覺自己還有許多需要努力的地方。

  並不是只有好品性就能當上警察,人民保母還需要紮紮實實的實力。

  一邊執勤,他一邊努力追趕上大家。Judy總是給他很多鼓勵(有時也會告訴他一些聽起來不可能實踐的訓練方法),沒上班的時候,Judy有時候會繞來他家,帶一些甜食來慰勞他,或者在他快撐不下去時適時地拉他出去玩,一起看個電影,逛逛街。

  漸漸地,他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那些和她膩在一起的時光。

 

  「噢,謝啦。」

  接過晃入眼簾的運動飲料,他擦擦汗,朝對方露出一個曖昧的笑容:「我就愛你的體貼。」

  Judy笑了開來:「你們狐狸就是嘴甜。」

  他也跟著勾起笑容,他知道自己只能這樣反應。

  他還缺乏足夠的勇氣,去推開那扇未知的門。

  他也沒有足夠的籌碼,讓他能拿他們現在的關係下去押注。

 

 

 

 

  「喲。」

  「嗨。」

  心情甚好地朝友人揮了揮手,Judy隨後也加入了整理案件資料的行列。偌大的倉庫裡只有他們兩人,一面替案件歸檔,他們也隨意聊了起來,Nick向她分享了Flash最近的趣事,他倆大笑了好一陣子,好不容易才緩過來。

  「對了,跟你說一件有趣的事,」

  順手將一份文件塞到第三層架上,Judy隨意開口:「剛剛我跟Flu Flu聊天時,她問我們是不是在交往。」

  隔壁整理檔案的手停頓了一下,不過同樣在排列檔案順序的Judy並未注意到:「她稱讚你是個誠懇又體貼女士的狐狸呢!是不是很榮幸啊。」

  她笑著撞了一下隔壁人,但對方卻好一會兒未回應她,她微微抬眼:「Nick?」

  「……那你覺得呢?」

  「什──?你說她的評價嗎?」Judy笑了開來:「我覺得滿中肯的啊,聽到朋友被這樣稱讚,還滿令人開心的。」

  「…這樣啊。」

  Judy轉頭,凝視對方微笑的表情。

  「我讓你不開心了嗎?」

  「沒啊,別想太多了,我們還是快點把這些資料整理完,以免等等局長又──」

  「Nick。」對方打斷他,Judy皺起眉,雙手抱胸:「我不喜歡你那樣假笑。」

  面前的狐狸抹了一下臉,「抱歉,去趟洗手間。」

  「Nick──」

  「不然你期望我怎樣呢?」

  突然湊近的臉讓Judy嚇了一跳,但更讓她無措的是對方的表情。

  「難道我應該說:『噢,對啊,聽到自己喜歡的人誇讚自己是值得稱讚的朋友,是一件很令人開心的事』嗎?」

  眼前人怔住的樣子讓Nick終於注意到自己在衝動中脫口說了什麼,他張了張嘴,最後卻選擇轉頭大步跨向門口。他需要冷靜冷靜。

  但他並沒有如願離開這間倉庫,尾巴被抓住的感覺讓他停頓了下來,他沉默了會,緩緩轉過頭。

  眼前是一只被自己的蓬鬆尾巴包緊的兔子,他看著兔子把自己埋在他的尾巴裡,總是活力豎起的耳朵此時垂在頭後微微顫抖,還因感受到他的視線而急忙將自己的臉埋進他尾巴末端的毛裡。

  他依舊沉默,直到看到兔子的頰側和耳朵開始泛紅,才忍不住輕笑出聲,眼前的小傢伙又是一悚,耳朵不安地擺動一陣,然後糾纏在一起。

  「你們兔子就是情緒化。」

  「你就不能讓我先消化一下…等、等等,我還沒──」

  正要環住她的雙臂頓了下,尾巴的主人緩緩退開,沒想到對方真的乖乖被她的話勸阻,無所適從的情況反而加深了Judy的混亂。

  「讓我…思考一下……」

  「好,那能先放開我的尾巴嗎?」

  兔子搖了搖頭,抱住他尾巴的力道又緊了些,Nick一陣好笑,忍不住還是輕輕摸了摸對方的頭。

  「傻兔子。」

  「你才是…笨狐狸!」

  「好好。」

  「丟很爛的直球的笨狐狸。」

  「嗯。」

  「挑奇怪的場合告白的笨狐狸。」

  「是。」

  他最終還是輕輕將她攬入懷中,而她並沒有抗拒。

 

 

New start.


评论
热度(151)
  1. 魂-球兒放東西。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