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轉角遇到愛

這篇當我告別作好了(?

我其實把他拿來當祭品,PAD快給我抽到Barry啊我求你了(幹

更新抽蛋狀況:我沒抽到Barry可是我抽到Supergirl.....(悲喜交加

順便,就是,恩,我發出來了,一切也回不去了。

順便,文章很長很長(。


想和你一起撐傘漫步雨中 

默默牽手走過 

你卻將傘拋在風中 

擁抱雨和我

 

Iris和他說,這是她一直夢想的情境。

Barry Allen卻告訴她:「為什麼得在雨中散步?下雨不就是該待在家裡嗎?鞋子濕了或是感冒了有多麻煩。」說完還把薯條往嘴裡塞了幾根。

「這就是為什麼你每一任女友都不長久的關係,Bar,你太不浪漫了。」

「浪漫不能成為一段感情的判定點,更何況妳和我分手時可不是因為我不浪漫。」

Barry看著Iris沒有反駁,反而對他露出一個抱歉的微笑,好極了,原來他們的分手原因不全是因為Iris需要去外地工作的關係。

 

人都會有憧憬,不論是對未來或是對愛情,而對於愛情的憧憬不外乎就是會遇到真愛,然後有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接著步入禮堂,共組一個家。

Barry Allen在青少年時期也不是沒想過,他會找一個和媽媽一樣漂亮又賢慧的女孩子,一起組成一個家庭。

直到他交了第一個女朋友以後,他才發現女孩子不是每個都是漂亮又賢慧的。

女孩子,尤其青春期的,很可怕,半夜抓你起來講電話,不接電話就是變心了,三不五時要親親,假日還得陪她去商場逛街曬恩愛,拒絕還會被一哭二鬧三分手,分了手又立刻交了男朋友。

所以國中三年他沒有再交過女朋友,高中三年也不敢交,因為上述的情況會更變本加厲,你必須在她每一堂下課都去接她,有什麼戶外活動兩人就要一起參與,不能和好兄弟混太久,每天送她上下學,每一個情人節或是什麼奇怪的節日都要送紀念禮物。

他光是看著那些四分衛過這種生活就很累,尤其他們又是風雲人物,還好高中女生也不太喜歡理科男,雖然他維持全學年第一和雙修科目冠軍,但他只是被當書呆子,直到有一次體力測驗,他短跑跑出最快成績,才被人注意到。

他最後在高三那年遇到了一個女孩,叫做Iris West,他原本以為,她是真愛。

他們交往了很久,走過了大學四年,大家都以為他們會這樣走入禮堂,Iris卻說得去其他城市當實習記者,也許遠一點會去國外。

他們分手了,Barry Allen知道自己的一部分被帶走了,於是他很長一段時間埋首在工作之中,然後Iris回來了,他們沒有復合,但成了很好的朋友。

然後他交了一個新女友,和他一起在辦公室工作的Patty,這段感情維持了兩年多一點,還是吹了。

直到他現在29歲,中間也交過幾任短暫的女友,但他的真愛還是沒有出現。

 

Iris的手機突然發出震動,她看了一眼手機,「我該走了。」Iris低頭給了他一個臉頰吻,「你知道嗎,很多戀愛故事的開始都是在轉角撞到另一半的。」

「我覺得妳身為一個新聞記者不應該這麼不切實際。」Barry回應,「這次我結帳。」Iris拿起包包以後就走出門,看著她走出去,他喝完了自己最後一口的咖啡,拿起帳單去結帳。

走在路上,Barry開始在想Iirs剛剛說的,然後自己笑了笑:「怎麼可能走個轉角就撞上真愛。」他剛好走過一個轉角,卻冷不防的被撞上了,他的後腦勺叩地,另一個重量壓在他身上。

噢。

 

1.

他身上的男人很快的爬了起來,雙手支撐在他頭的兩側,陽光背光照下來,他看不清那男人的樣子。

他聽見了別跑之類的聲音,男人轉頭看了一眼後嘖了一聲,接著整個人站起來,卻任憑自己繼續躺在地上,他最後是自己爬起來的,而起身時,那男人早就不見了,地上掉了一副太陽眼鏡,他腦子還有點暈,但他還是把那副太陽眼鏡給觀察了一下,鏡架上有著H.J兩字,看來是什麼縮寫。

他決定先不管這些,而有些晃的走回了警局,不論那人是誰,在他心中早就成為一個沒禮貌的代表了。

當天下午他就看到幾個人被巡警抓回來單手扣著手銬坐在椅子上,Barry路過時問了幾句這幾人怎麼了,畢竟臉上的傷口看起來有點嚴重。

「這混小子泡了他們老大的女人,所以就下了追殺令,他們在五街大打出手,還砸壞了攤商的東西。」

「都問過筆錄了?」

「都問過了,那混小子叫做Hal Jordan,不是本地人,是個空軍上尉呢,誰知道眼力這麼差。」關於視力的雙關笑話還真不好笑,Barry只是乾笑了幾聲,接著離開繼續去幹活。

直到坐下那瞬間,他才想起來自己口袋裡還有副太陽眼鏡,還好沒坐斷,他隨手放在桌上,很快的就忘了這眼鏡的存在。

 

直到他想起來時,還是被同事給提醒的,他們看到桌上的太陽眼鏡說:「看不出來你是會買精品的人,Allen,這隻眼鏡肯定價值幾百塊。」

Barry從工作中抬頭,一臉疑惑:「它不過是隻太陽眼鏡?」價值上百元,那可有多貴重了。

「這是精品店出來的,你看,這裡有店徽。」他指著很不起眼的部分,有一個小小的印子,「然後他還可以刻字,那可價值不斐,不過你刻H.J幹嗎?」

Barry把他放回桌上:「那是因為這不是我的,是我撿到的,你能提供我那間店的名字嗎?也許我可以找到它的主人。」

 

那是一間名叫做Beau的店,很明顯是不是本地的店面,它的風格比較偏向於歐洲,但Barry不想去細究是哪個歐洲國家,反正他不會來第二次。

他走了進去,櫃台站著一位女士,膚色有些黑,看起來也不是本地人,他從口袋拿出包好的眼鏡,說:「這是我在路上撿到的,我想問問你們是否可以連絡上這眼鏡的主人。」

那女士接下了眼鏡,「我有印象這副眼鏡,今天早上才賣出去,是一位女士買給她男友的,可見這位男性很粗心。」

「我想是吧。」粗心到忽略走出轉角的人然後撞上,還非常沒禮貌的跑掉。

「本店的所有產品都有提供終身保固,我查一下這一位的聯絡方式,請稍等。」她拿出了所謂的貴客名單,Barry只是站在那裡,但是四處亂看,隨便一件東西價值都相當於他兩周的薪水,可見這裡真的是精品店。

「這眼鏡的主人是一位叫做Hal Jordan先生的,他手機目前關機聯絡不上他,但我們會一直等他來領回,你大可放心後續的追訴問題。」

Barry Allen突然反應過來那名字,他突然掏出手機,打電話給警局的同事,問了那個叫做Hal Jordan的混小子是否還在局裡。

「謝謝妳,女士,但我想我直接送回去給他比較快。」他沒有伸出手來拿眼鏡,女士打量了一下他,才把眼鏡交出去。

「你和他有一天會回來這店裡。」女士突然這樣說:「而且是因為好事。」

Barry覺得不該久留,拿了眼鏡就跑。

 

2.

Hal Jordan沒有想到會有一個金髮的男人站在他面前,拿著他早上才從精品店出來就弄丟的太陽眼鏡。

「這是你的嗎?」他拿著太陽眼鏡問,Hal伸手去拿,看了看腳架,上面刻著自己的名字縮寫。

「比真還真。」金髮男人沒有再說什麼,看起來就準備要走了,Hal已經在這地方困了幾小時,他在這裡無依無靠,可沒有人會保他出去,而他也不想再繼續待著,他是自己唯一的機會。

「嘿,你是在哪裡撿到這眼鏡的?」既然是會把眼鏡特地送還回來的人,那肯定是個好人。

金髮男人還真的停住了腳,「你和我相撞時掉的。」

Hal頓然有點尷尬:「你就是早上和我相撞的那個倒楣鬼?」金髮男人點點頭,這下可好了,早上為了躲那幾個打手,連道歉都沒說就跑了,他肯定很恨我。

「我想我是那個倒楣鬼沒錯,順帶一提,我後腦杓有個腫包。」他的口氣和表情真的是很不開心的那種。

「聽著,我很抱歉,但那時候真的情況危急。」

「去泡了老大的女人,還讓對方買了副精品眼鏡送你,這情況的確是滿危及的。」

「她可沒和我說她有男朋友了,今天是我剛到中城第三天,她是我第一天認識的一個女孩,她這幾天都一直帶我參觀中城,可從沒提過她有男朋友。」Hal表現得自己才是受害者的樣子,金髮男人挑眉,他只好繼續說:「我們今天從精品店出來以後,就在門口被堵了,我不想牽連她,才跑著離開,我很抱歉撞到了你。」

他還是盯著他看了一下,最後轉頭離開,Hal垂頭喪氣地坐在椅子上,沒想到幾分鐘後手銬就被解開了。

他還很訝異,因為他可沒有聯絡上任何人,「是誰保我出去的?」

「是Allen,出去後可別打架,他當了你的擔保人,要是你在鬧事,他也會有事情的,更別說他還在這裡任職。」

Hal這時候才發現,原來自己撞到的還是個警察。

 

3.

Barry買了宵夜回家,今天的事情還真是不少,他現在只希望自己沒有什麼腦震盪才好。

他住在市中心的公寓,離上班地點很近,但他常常遲到,這點他自己也無法解釋,因為他就算每天算好時間準時出門,總是有一堆事情可以阻擾他上班。

也許一個月內準時的次數用手指算得出來,中城的房價不算貴,但那也只侷限於老舊的公寓,所以這裡並沒有電梯,每天爬上爬下五層樓對Barry來說已經是日常生活習慣了。

五層樓算高,所以在往上一點的樓層就很少有人租,以致於他經常享受夜晚的寧靜,沒什麼左鄰右舍對於辦公速度有很大的助力。

走到四樓時,手機突然響了,他將宵夜抱在懷裡,空出一隻手從口袋拿手機,接著繼續往上走,到了五樓自動左轉向前,但他才走沒幾步路,又被人撞倒在地,他這次沒有往後躺,只有坐在地板上,但他的宵夜全掉在了地上。

Barry立刻抬起頭準備道歉,因為他剛剛沒有看路,但一看到對方,他有點好氣又好笑:「怎麼又是你?」

站在眼前的不是別人,而是幾小時前才見面的Hal Jordan。

對方顯然也很訝異會在這裡碰到面,但他立刻伸出手來讓Barry抓著自己起身,Barry卻自己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先是找到自己的手機,才開始撿起用紙袋裝著的宵夜,Hal連忙蹲下幫忙撿。

「你這麼匆忙出去,又要去找樂子?這次再惹麻煩我可沒辦法幫你了。」從他手上接過食物,他調侃的說。

Hal有些尷尬,看起來是被說中了,「你要和你女朋友一起吃的嗎?」他指著那堆宵夜說。

「沒,我自己一個人要吃的,話說回來,你怎麼在這裡?」Barry想到這問題,他總不可能是問其他員警自己住哪吧,為了感謝而過來找自己,那太愚蠢了,而且那已經是跟蹤狂的行為了。

「我住這裡,我剛剛才從警局回來,不過我發現我忘記拿回我的手機了,正準備去警局一趟。」Hal如實解釋,他手銬被解開後,還真忘記了自己的私人物品。

「你住這裡?」Barry突然回想起來,本來貼著出租公告的房間早就沒了那張紙,他本來還想說是誰搬進來了,沒想到是這傢伙。

Barry開始思考自己要不要搬家,因為他直覺Hal就是會帶女人回家過夜的人,如果每天晚上都被吵得無法專心辦公和睡覺,那可不好。

「你不會也住這裡吧?」Barry指了指前面那一扇門,正在Hal租屋處的隔壁。

Hal這下有點尷尬,他只好笑著說:「請多指教了,鄰居。」

 

4.

Hal Jordan目前正迫於一種窘境,他剛剛急著出門好像就忘記帶鑰匙了,他站在自家門口,摸索著所有口袋,可是他記得自己明明有帶出來,不會是掉在路上了吧?

摸黑在路上找鑰匙那可麻煩,但鑰匙這種東西又不太可能送警局,他無力的靠著牆坐下,只能等明天早上再打電話給房東看看了。

他拿出手機準備打發時間,現在已經接近凌晨了,他今天可能得睡在外頭的地板上了,之後每個鄰居都會對他投以奇怪的目光。

他有一瞬間想去敲門,問問Barry今天可不可以讓自己睡他家的沙發,不過在早上還有剛剛發生的事情以後,他還真不敢這樣做。

突然聽見了開門聲,然後看見Barry的頭探了出來,他一開始是先往樓梯看,接著才轉頭看,兩人對上了眼,Hal不自然的舉起手揮了揮,這還滿尷尬的,穿著家居服的警察。

Barry沒有把頭縮回去,整個人走了出來,然後走到他面前,把一個東西交給了他,「應該是你家的鑰匙,剛剛掉在我家門口,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回來就先收著了。」

Hal看著那串鑰匙,然後又抬頭看了看他,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注意到沐浴乳的香氣,但他很快的站起身,「我還以為我晚上得睡在這裡了。」他開玩笑似的說。

「我是不建議睡在外頭啦,聽對面鄰居說這裡晚上好像會有老鼠出沒。」Barry皺起眉頭,反駁著Hal的主意。

Hal顯然沒有碰過會對這種事情認真計較的人,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回話,「總之,謝謝你,你這麼晚不睡覺是在等我回來嗎?」

「不是,我還在弄工作的事情,只是剛剛想到就出來看看你回來沒。」Barry說完後,覺得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先回去了,晚安。」

「晚安。」Hal看著他進門,然後又看了下手上的鑰匙,轉身開門。

 

5.

今天是Hal準備去報到的第一天,他才剛出門就看到Barry剛好鎖好門要離開。

Hal猶豫著要不要開口打招呼,和自己鄰居打招呼沒什麼不對,但這鄰居和他可有點淵源,Hal還在思考時,Barry已經發現自己的存在了,Hal只好搶先一步說:「早安,Allen.」Hal這才想起來,自己除了他的姓氏以外,好像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早安,Jordan.」Barry回應著,然後轉身就往樓梯方向走,Hal不急不徐的把門鎖好,才慢吞吞地走下樓梯。

他下樓時,Barry早就不在樓下了,這裡離那警局不算太遠,但走路也要十分鐘以上,也許他每天是用搭公車的方式上下班的。

Hal走到了路上,招了輛計程車,他打算下周就去買一輛車,以後方便代步。

 

已經過了一周了,從那天開始他們兩個就沒有碰到面,雖然知道十一點半過後,對方會在家,但Hal想不到理由去敲門,他們並不算太熟,突然敲門只是為了問好,那肯定很詭異。

他邊想邊逛著賣場,走到了酒類區,發現自己愛喝的品牌只剩下一手,他伸手準備去拿,卻突然出現了另一隻手也準備要拿。

兩人同時互相對看,「哇喔,我不知道你也喜歡這牌子。」Hal講完以後簡直想扁自己,他們才認識幾天,怎可能知道對方喜歡喝什麼口味。

「我只是看到他有特價。」Barry回答,「如果你喜歡就給你吧,我再去選其他的就好了。」

Hal卻把那一手放到Barry的推車內,「試試看這牌吧,也許你會愛上。」Hal隨手抓了另一個品牌放進推車內。

Barry說了句謝謝,然後兩人又各自去採買了,卻在結帳時在隔壁走道而已,Hal先結完帳了,但他留下來等著Barry。

Barry並沒有感覺什麼奇怪的部分,直到兩人走在回去的路上時,Hal才問:「我好像還不知道你叫什麼。」

「Barry Allen.」他說著,「請多指教,Hal Jordan。」

 

6.

和鄰居的女友一起吃飯這類的事情,Hal從沒想過,但現在卻發生了,他們一起坐在轉角的披薩店裡面,那位名叫做Iris的女性一直盯著他看,他真想提醒說妳男友可是在我旁邊啊。

「妳目前從事什麼工作?Iris」

「我是個記者。」她微笑著回答,Hal突然能理解被盯上的感覺從哪來的,「聽Barry說你是個軍人?」

「我是個空軍,上上周才調派到中城空軍基地當飛行員。」

「如果有什麼軍中醜聞的話可以採訪你嗎?」Iris此話一出害Hal有點錯愕,然後Iris補了一句:「開玩笑的,我不負責跑八卦線,我是走政治線的。」

Barry全程觀看自己被她女朋友調戲,他一點也不吃醋嗎?Hal對於這件事情感到很疑惑,所以他開口問:「你們兩個交往很久了嗎?」

Barry和Iris互看了一眼,「事實上,我們分手很久了。」Iris一說出口,Hal覺得不知道要錯愕還是說抱歉,「我和他交往了四年多,最後還是分手了,但我們成了好朋友,這樣的日子也不錯。」

「哇喔,妳還真是我看過最開明的女性,我之前的女朋友可沒這麼好說話。」Hal看向Barry,「假設她是理智的一方,你不會是那個不理智的傢伙吧?」

沒錯,這肯定是必然定律。

Barry似乎正在思考何謂理智和不理智,然後開口說:「如果連續工作超過四十八小時而且忘記進食而脫水送醫稱為不理智,我想我應該是。」

好吧,理科生的不理智可能和他不太一樣,Hal沒讓話題繼續下去,因為餐點也送上來了。

Hal看著Iris時想著,如果自己要追Iris,不知道Barry會不會生氣。

但看著Barry吃東西時嘴巴鼓鼓的,像隻倉鼠一樣,又突然在想:如果自己追了Barry,不知道Iris會不會生氣。

他很快被自己的想法給嚇到,這個邏輯一定有哪裡不對!

晚餐結束後,Barry說要送Iris回家,雖然不是男女朋友了,但這是種禮貌,而且如果發生什麼事情,有另一個人在也比較好處理。

Hal站在餐廳門口揮手道別他們,他們兩個恢復了熱絡的談話,Hal其實很清楚自己是來當電燈泡的,不過難得不是一個人吃飯,他還是跟來了。

自己一個人在外生活本來就很孤單,他現在還滿開心Barry是他第一個朋友,如果他也是這樣認為的話。

 

7.

Hal在早上鎖門時看到自己的門上貼著一張紙條,屬名為Barry。

『希望那天Iris沒有嚇到你,她希望下次再一起吃飯』

Hal本來還疑惑了一下為什麼是寫紙條,他才想到,雖然講過話吃過飯,但他們並沒有留下手機號碼,就連一張名片自我介紹也沒有。

Hal撕掉了那張紙條,放進自己外套口袋,不知道為什麼,他本來早上有點糟糕的心情變得不錯。

也許是這張可愛的黃色便條紙上有什麼魔力。

 

他今日有個晚間聚會,回家時已經十一點了,走過了Barry的房門,他停了一下,思考著他睡了沒,如果他睡了又把他吵醒,似乎很不好,他最後還是沒有敲房門,回家幾分鐘後,走了出來,手上拿著張便條紙貼在Barry的門上。

『當然,我不會拒絕她的邀請的』

Hal確保了他貼在門上,接著走回房間。

把那張紙條從外套口袋拿出來,放在了桌上,一時的好心情讓他忘記了那幾個沒有拆封的信件。

他早上出門時,上頭又貼了一張便條紙,『我會幫你轉告她的,Have a nice day.』後面還附上了一個笑臉,Hal把紙條收進口袋,一邊哼著小調一邊下樓,等他到樓下時才發現正在下著雨,他回憶起前幾天氣象說的,中城已經進入了雨季。

他小跑步的跑向車子,趕緊上了駕駛座,他發動車子以前,雨勢漸漸變大了,他突然在想,Barry幾乎都是用走路的去上班,不知道他到警局了沒。

夜晚回到公寓時,不意外的大家都就近停車,導致附近都沒地方可停了,Hal不得已只好將車子開遠一點停放,不過在打開車門的一瞬間,傾盆大雨。 

Hal把門關上,本來想等雨小一點再跑回家,可是一直待在車裡也不是辦法,而雨也沒有變小的跡象,他只好用手臂撐著外套遮住頭,往著公寓的方向跑回去。

但外套始終無法抵擋傾盆大雨,也才幾分鐘的時間,全身已經濕得透徹了;進到玄關想開個燈,卻怎樣都不亮,摸黑走到浴室想先放個熱水也沒有反應,但公寓走廊上的燈還亮著,所以不會是停電,他還思考著怎麼一回事,才發現桌上還放著幾天前未拆封的信件,原來是忘記繳水電費,這下可好了。

 

Barry回家時看到一個人屈膝在他家門口,一開始還有點疑惑,走到門口才發現是一個濕漉漉的Hal。

「Hal?」他不確定Hal是不是還醒著,而且他這個狀態有多久了,感覺都快乾了。

Hal抬起頭來:「嘿,夥計,我能借你家的浴室用用嗎,我忘記去繳帳單被停水停電了。」說完後,他還打了個噴嚏,Barry趕緊摸出鑰匙讓他進去,先是丟了毛巾給他,又用了一杯熱水先讓他暖身,接著才去浴室放熱水。

「你為什麼不先換一套乾的衣服在等我回來?」

「忘記了。」他雙手捧著熱水杯,似乎真的很冷。

「快去洗澡吧,鑰匙給我,我回你房間找幾件衣服給你。」Hal從掛在一旁的外套口袋中拿出鑰匙,把那杯熱水給喝完後才進了浴室。

Hal借了吹風機吹乾頭髮後就回去了,Barry本來不介意他住在這裡,畢竟他房間沒水沒電,雖然是雨季,但夜晚還是有點高溫。

「打開窗戶睡就好了,而且我明天就會去把帳單給繳掉,很快就會恢復了。」Hal是這麼回應的。

 

8.

雨還是下個不停,Barry在雨聲中醒來,他一如往常的整理自己,然後給自己弄份簡單的早餐,不過他經過早餐店還是會買一份,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吃這麼多,反正也沒人說過他胖,而且這習慣從國中就開始了。

他在七點半出門,雨勢挺小的,也許今天不會弄濕褲管,昨天那場雨可是弄髒了他的褲管,上面全是泥沙。

但在下樓梯以前,他走到了Hal的房門口,將紙條貼在了上面。

『多休息和喝水還有記得帶傘,中城的雨季很漫長,小心別感冒了。』

畢竟在他回家以前,他不知道Hal到底穿著濕衣服多久,身體不好肯定很快就感冒了。

雖然他好像不太需要擔心一個軍人的身體就是了,他走下樓梯,在門口撐起了傘,往雨中走去。

 

Hal醒來時有點熱,他不知道是房間的熱還是自己在發熱,如果是後者,那他媽還真是感冒了。

他又在床上窩了一下,最後還是被熱起身,好消息是看來只是房間太悶熱了,他現在人好的很。

但也許是剛剛在床上又賴了一下,他才發現自己快遲到了,隨便整理了一下,抓著外套就出門,鎖門時看到紙條,也順手抓著走下樓,到了門口才發現在下著大雨,他將外套蓋在頭上往車子方向跑,好不容易坐上了車,將外套丟到了副駕駛座上,他張開了手,發現那張便條紙已經被雨水打濕,上面寫了什麼,根本看不清楚了。

他覺得失落,這很糟糕,他為了這一張糊掉的紙條感到失落。

但看到了屬名的名字還完好,這也許是他最慶幸的了,他拿出皮夾,將紙條放了進去,隨手丟在外套上,接著發動車子。

 

Barry其實沒有很在意那些回復的紙條,他那時候只是希望Hal別介意Iris的直白和爽快,很多人還停留在女孩子就應該嬌羞的年代。

他本來想道歉,拿出手機後才想起來,他們都沒有交換手機號碼,所以只好用寫紙條的方式貼在Hal門上,他也沒想到會得到回應。

接著Hal在他門口等著借浴室那天,他也忘記留了,因為分心到了Hal會不會感冒這件事情,下次看到他一定要記得要電話,一直貼紙條實在是太詭異了。

他走下樓,發現正下著大雨,他思考著要在大雨中走路,或是叫輛計程車,或是乾脆醜一點,把褲管捲起來走路。

突然一輛綠色的車子停在公寓門口,窗戶捲了下來,在駕駛座上的是Hal。

「上車!」他大喊著,試圖不讓雨聲蓋過自己的聲音,Barry撐開了傘,走到了副駕駛座旁,開門坐進去,收傘的時候,雨水還是噴了進來。

「早安,Hal」Barry打了招呼,Hal踩著油門回答:「早安,Barry」

Hal只是因為昨天車子又停了遠一點,今天早點出門,沒想到上班路上看到Barry站在那裡,他想也沒想的就讓Barry上車了。

就算他們上班的地點方向完全相反。

雨刷不斷地揮動著,電台的音樂是早晨的輕音樂,天氣微涼。

在停紅綠燈時,Hal突然開口:「你能把電話號碼給我嗎?」

Barry眨眨眼,Hal以為自己說錯話了:「我是說,這樣我們就不用貼紙條聯絡了,而且之後下雨,你要是需要人接送,可以打給我,反正你下班時間總是比我晚。」

Barry拿出了自己的手機,要求Hal把號碼念給自己,他撥打了出去,Hal的手機響起,但只有一下子的時間就沒了,畢竟這只是交換電話而已。

過了一個轉彎,警局就到了,「謝謝你的便車,Hal。」Barry打開門,撐起了傘,在關上車門以前這樣對他說。

Hal覺得,Barry本人似乎比紙條帶來更多好心情給自己。

 

9.

Hal在十點的時候出門,他準備去買宵夜,剛走下一樓,就看見Barry手上拿著許多公文夾,還背著個包包往上走。

「吃過飯了嗎?」Hal問了他,順手拿了幾個放到自己手上,Barry搖頭:「今天太忙了,晚上吃了一個麵包而已。」

他們走上樓,Barry暫時把東西放到Hal手上,自己拿出鑰匙開門,才又重新接過。

「我剛好要去買宵夜,幫你買一份晚餐,你先去洗個澡,等我買回來一起吃?」Hal提議。

Barry沒有多想,「你能幫我買兩份嗎?」

Hal只是說了沒問題。

 

Barry準備開始重新看文件時,傳來敲門聲,他打開門,食物的香氣讓他瞬間肚子餓了,Hal提了兩個披薩和一桶炸雞。

「你知道這對於宵夜和晚餐來說都太油膩吧?」他側過身子,讓Hal進門,Hal的動作有點遲疑,但很快的走進門。

不,這裡不是什麼女生的閨房不需要拘束,Hal這麼說服自己,他看著Barry急忙地將桌上的文件給放到地上,挪出空間放食物。

「我倒覺得你需要補充點高熱量食物。」Barry轉身去冰箱拿了兩瓶啤酒,是上次Hal推薦的那個品牌,Hal在想,是上次就沒喝完,還是又去買的。

他們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不知道是什麼電影才剛開始撥放,但看開頭像是校園劇。

Hal是最先打破沉默的人,「所以你忙到了十點沒吃晚餐,還帶了一堆公文回家,你的部門有這麼忙嗎?你是哪個部門的?」Hal知道自己順序怪怪的,因為他剛剛才想到他除了Barry的名字以及電話以外剩下都一無所知。

「我在鑑識科上班,就是比對彈道、採集指紋那種。」

「像電視劇的CSI?」

「大概是那樣。」Barry咬了口披薩,起司的牽絲害他把手伸的老遠,Hal覺得他這樣的吃法還滿可愛的。

「那這樣說起來,中城最近發生很多命案嗎?」他看了一眼旁邊的文件。

Barry嚼著披薩,吞下去以後才說:「有一些是結案報告書,有一些是正在進行中的。」Barry把剩下的部分吃掉,接著問了他:「不過大多是結案報告,我常常忙完以後就忘記寫了,才會累計這麼多。」

「那你最好快點吃完,我想你今晚肯定寫不完的。」

「我可沒說要寫完。」他說完,又拿了一塊披薩。

 

10.

也許是啤酒下肚,他們聊的話題多了。

「你和Iris分手後還維持這麼好的關係,怎麼做到的?」Hal問著,他和之前的女友分手,每個可都是想追殺他的。

「也許是因為她回來後,我那時候有女朋友,所以我們沒有復合。」Barry剛吃完一塊炸雞,雙手和嘴油膩膩的。

「但她回來以後你又和你女友分手了?」

「和Iris無關,她被調職到藍谷去了,雖然也是在附近,我們是同事,平時在工作場合可以見面,一起忙碌,但她去了藍谷以後,我們都很確定我們沒時間談遠距離戀愛,所以就分手了。」

「你們真的很理性,你空窗期多久了?」

「兩年多吧,已經忘了。」Barry顯然已經走出情傷了,Hal挺羨慕他的理性,他和Carol分手時,他們可沒這樣理性。

不過他也忘記是為什麼分手了,他只記得他們把一間房子能砸的東西全砸壞了。

Hal很自動的去冰箱又拿了兩瓶啤酒,但後來又放回去了一瓶,他想到Barry等等還要繼續和報告書奮鬥,走回了沙發上,他才意識到Barry的食量有多驚人,他不過吃了四塊披薩,和兩塊炸雞,剩下都是Barry吃掉的,就算午餐沒吃也不會吃掉這麼多。

他注意到了時間,已經晚上十二點了,剛開播的電影也已經進入了製作名單,Barry起身開始收拾桌面,Hal只好將還未開封的啤酒放在一旁,陪他收拾。

「多謝你的消夜,Hal。」

「小事情,別忙太晚,晚安。」Hal穿上了自己的鞋子,打開了門,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Hal是被敲門聲吵醒的,他看了一下鬧鐘才發現自己差點睡過頭,他套上了丟在床上的衣服,往門口走,一打開門,Barry站在那裡。

Hal瞬間真想關上門再重新打開一次,但他從一臉睏意到突然驚醒的表情一定很好笑,Barry只是說:「早安,Hal。」

「呃,早安?這麼早有什麼事情嗎?」

「這是我自己做的早餐,當作昨晚宵夜的報答。」Barry把紙袋交給了Hal,「那我先去上班了。」

Hal拿著紙袋,他覺得大腦有點當機,他看著Barry走下樓梯,又看了下紙袋,他關上了門,把食物放到桌上,不知為什麼的,他露出了笑容,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但他覺得開心,開心的想手舞足蹈,開心的,想把今天當作最美好的一天。

 

11.

『我六點去接你,我們去吃晚餐。』Barry看了手機的簡訊,發信人是Hal,自從上次的宵夜以後,他經常找自己一起吃飯。

不論是簡訊約的或是他買好宵夜以後,直接敲了他房門問他要不要一起吃,Barry的報答方式都是作一份早餐給他,並且要求分攤餐費。

偶爾,他拿早餐給Hal時,剛好碰到他也準備出門,於是搭了一趟順風車。

他們這樣的相處模式不知不覺過了三個月,他得承認Hal為他的生活帶來了許多活力,有時候Hal也會傳一些無聊的笑話過來,他會借花獻佛般的和同事說這笑話,辦公室頓時就會出現許多笑聲。

他回神,發了回覆簡訊:『晚一些,我今晚負責清點,也許七點半。』

很快的他收到回覆,『七點半,如果這次遲到你得請客。』

Barry並不害怕請客這件事情,但他還是盡量放在心上,之前有一次他和Hal約六點,但他專注到九點才想起來有這件事情,Hal也沒打電話吵他,只是把車停在警局門口,等待自己出現。

當他詢問Hal為什麼不打電話提醒他時,他說:「也許你正在偵辦什麼重要案件,那可能關於一個家庭的幸福,或是一個人的公平與正義。」

Barry看著正在開車的他,除了Patty和Iris以外,這是他第一次遇到可以體諒自己的人。

 

七點半。

Barry從工作中抬頭,剛好看到分針落在三十的位置上,他無奈的哀嚎了一聲,匆忙的把東西給收拾好,放入包內,然後檢查一次所有門窗,最後才下樓,Hal就在站在車旁等他,「七點四十,我還以為今天又要等到店家關門了。」

「我很抱歉。」他急忙的想走下那幾個台階,卻不小心在最上面踩滑,Barry整個人重心往後,但身體還在下墜,但他沒有照運動定律那樣的往後跌,然後撞到頭,因為Hal伸手抓住了他,將他整個人往自己的方向拉,於是現在他們緊靠在一起。

Barry在他眼中看到了自己,近距離觀察一個人的瞳孔裡會反射出什麼,這機會可不常見,他們很快的分開彼此,Barry開口道謝。

Hal只是說:「我覺得下次還是照你下班的時間來接你好了。」

他們坐在餐廳時已經是八點二十分了,他們都點了大份量的牛排來安慰自己一天的辛勞,不過Barry加點了一份沙拉,他其實很注重均衡飲食。

Barry滑著手機,這雖然是個壞習慣,但他需要確認自己沒有錯過什麼資訊,然後他注意到了Hal在看著別的地方,他抬起頭,往後看,有一個女孩正嬌羞的笑著。

Hal的確是個很吸引人的傢伙,Barry想著,因為這種調情事件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但他從來沒有去和她們要過電話。

「你知道,如果你對她有興趣,你可以去要電話的,我不是太在意。」

「其實我都趁你去廁所時要。」Hal拿起水杯喝著,Barry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但他很快的又說:「開玩笑的,從我剛來中城那件事情以後,我沒有再和別人要過電話,除了你。」

「我可不是那些女孩,你可以和她們要電話調情,也許你還可以找到新女友。」

「這樣你就少了人陪你吃晚餐了。」

Barry思考了一下:「那的確是挺可惜的。」說完,服務生送上了餐點,他們在晚餐之中沒有再說什麼。

 

12.

Hal沒有趁Barry去廁所時要到那女孩的電話,也許是被那句『的確是挺可惜的』打消了念頭。

他們開車回家,Barry卻直到下車以前都在翻找個自己的公事包,因為他習慣把鑰匙先拿出來,但直到公寓門口,他還是沒找到鑰匙。

最後他逼不得以的承認自己忘記帶鑰匙了。

一下車,他就準備走回警局去拿,Hal趁他才走兩步,開口說:「今天晚上住我那裡吧?」

Barry停下腳步回頭,Hal接著說:「反正就一個晚上而已。」

比起自己還得走上一段路去警局拿鑰匙,也許這是個不錯的提議。

 

Barry穿著Hal衣服和褲子坐在他家沙發上,頭髮還有些濕,喝著有點退冰的啤酒,以及,他穿著Hal的內褲,這逼不得以。

現在時間是十點半,他有點猶豫是要在別人家用工作度過一整個晚上還是真的睡在沙發上。

Hal走出他房間,頭髮溼答答的,還沒穿上衣,Barry的目光突然被他吸引住,Hal不愧是軍人,身材很好,但他很快的把視線給移開,一直盯著別人的身體看可不太好。

「我得告訴你一件事情,在我家不準寫任何報告書或是公文,所以你只有睡覺這選擇。」他邊說邊走到客廳拿起退冰的啤酒喝,然後露出了很難喝的表情。

Barry後來把重點放在了白色的四角內褲上,這好像也是軍人標準款,但他很快的把視線轉移到Hal的臉上,「但這麼早我睡不著。」

Hal露出了一個笑容,靠近了他:「那我們可以來做點有趣一點的事情。」那距離靠得太近。

Barry眨眨眼,然後說:「你想玩什麼?」從容自如。

Hal退回了安全範圍,通常是女孩的話,早就被他迷的暈頭轉向了,「兩個人也不好玩牌,還是睡覺吧。」

Barry放下了手中的啤酒罐,「好吧,我睡沙發嗎?」

Hal給了他一個『你開玩笑嗎?』的表情:「你當然是睡床,走吧,進房間了。」

「那你睡哪?」

「床上啊,你介意和人一起睡?」Barry能猜到Hal的心態是都是男人有什麼好扭捏的。

於是造成了,他們躺在同一張床上,互相蓋著一件被子。

 

Hal房間的冷氣吹了一整晚,Barry醒來時卻沒覺得冷,因為他被抱住了。

他也沒怎麼驚慌,只是慢慢的離開那懷抱,順便幫Hal把被子蓋好,他借了廁所打理自己,猶豫了一下後還是把這套很隨意的衣服給穿了出去。

提早去了警局拿了鑰匙,然後回家換了套衣服。

警局人漸漸多了起來時,他接到了電話,來自Hal。

「我知道我的衣服和褲子在你那裡。」

「我下班過去你那裡拿我的衣服。」

「內褲我會買一條新的送給你。」

 

「Allen昨天在別人家過夜。」

「而且還把衣服留在對方家裡。」

坐在Barry面前的兩個女同事如此討論著。

 

13.

Hal提起了今晚要去酒吧,Barry被抓著跟去,即便自己已經再三推辭說他不習慣那場合,大學四年,雖然有Iris的陪伴,但他還是很少去社交場合,大部分時間,他比較喜歡和Iris兩人獨處。

出了社會後,這辦公室的人也不太有時間去外頭娛樂,但他們有開過慶功宴,Barry始終在一起敬酒完後,自己一個人坐在一旁,他沒有去加入其他人的話題。

他被抓回家換了一套衣服後,現在坐在Hal車上,他依舊穿著襯衫,只是沒那麼中規中矩,牛仔褲,以及風衣外套(這還是Iris去年送給自己的聖誕禮物)

Hal倒是精心打扮過,穿著馬汀靴,有些緊身的牛仔褲,和黑色的襯衫以及標準的空軍外套,頭髮還用髮蠟稍微抓過。

Barry打算等等一到店門口,Hal去停車時自己跑掉,他真的不想來這種場合。

但偷偷跑掉好像不太好,他還是開口了:「我不想去酒吧,Hal。」

「Barry,我知道你不太喜歡那種地方,但算是幫我個忙,假設我喝醉了,開車送我回家?」Barry猶豫了一下,「我可以在附近的商店等你玩完,在進去接你,你覺得怎樣?」

「我是個十四歲去參加舞會的小女孩嗎?你得和我一起進去,老兄,以防我喝醉了以後還打人了,這樣你得去醫院接我了。」

Barry只能同意。

 

酒吧不完全是吵雜的電子音樂,但的確是有現場演唱的樂團以及在舞群裡狂歡的男女,Hal拿了兩杯酒過來,那付昂貴的太陽眼鏡掛在外套的胸口口袋上,Barry一開始看到這副太陽眼鏡時還遲疑了一下,然後反應過來那就是當初那副,沒想到他還留著。

Hal不向Barry一樣面對著吧台,他面對著人群,似乎在找尋漂亮女孩,但他也不用太刻意去尋找,因為有一個撫媚的女人自己靠了過來。

Barry把酒拿起來,往旁邊挪動了幾個位置,他拿出手機,和目前人不再中城的Iris開始發訊息。

『被Hal拖到酒吧來。』

『你是應該好好找點樂子了,還有空和我發訊息?』

『我是司機,僅此如此,他正在把妹。』

『好好玩吧,Barry,放鬆一下,我得先繼續忙了。』

Barry被下了逐客令了,他拿起啤酒喝了一口,把手機收回了口袋裡,Hal這時候走了過來,剛剛那女人不見了。

「夥計,自己一個人坐在這幹嘛呢,我還想說你又跑掉了。」

「不想打擾你談戀愛而已,她人呢?」

「打發走了,那女人香水味太重害我鼻子有點癢,你不打算找個女孩子認識一下嗎?」

「不太想。」Barry目前沒有想要戀愛的打算,Hal卻好像誤會了點什麼,「你如果想認識男人我也不介意啦,這是個自由的社會。」

除了Iris和他情同家人以外,Hal真的沒看過其他女人出現在Barry的生活圈中,他們認識四個月了,至少得看過一個,但是卻都沒有。

Barry看了他一眼,然後又轉頭看了全場,接著說:「我不覺得這裡能找到比你更好的人了,Hal。」

Hal突然覺得心跳漏拍,但他趕緊回答:「多謝誇獎,你也很不錯。」他對著Barry舉起酒杯,Barry也拿起了杯子,兩人的杯子輕輕的碰撞一聲,飲了一口。

 

14.

Hal這次真的醉倒了,Hal再和他喝完那杯酒以後,突然被幾個女孩拉了過去,本來他想抓Barry一起去,但Barry拒絕了,於是只好自己過去和那群女孩喝酒、跳舞。

約莫十二點多時,一個女孩跑了過來,Barry才發現自己玩了挺久的手機遊戲。

「我剛剛看到Hal在和你說話,你是他的朋友吧?」那女孩問著。

「是的,有事情嗎?」

「我想你該送他回家了,他醉倒了。」

他隨著女孩走到Hal的位置,Hal已經平躺在座椅上了,幾個女孩戳著他的臉頰,Barry向那女孩道了謝,走到他旁邊拍拍Hal的臉:「嘿,該回家了,起床!」

Hal不滿的嘟囔幾聲,睜開眼睛,然後大聲說:「Barry!你終於來加入我們的派對了!好兄弟,我來介紹一下,這是Rose,Gailta,Mary──」

「派對結束了,Hal,我們該回家了,妳們也準備回家了,對嗎?」他抬頭詢問著那群女孩,她們當然配合著演戲。

他拉起Hal,然後將他的手繞過自己的脖子,扶著他的腰,「你好重。」Barry抱怨了一聲,然後走向了門口。

女孩們看著他們離開,都笑了起來。

 

Barry的一隻手在Hal的褲子口袋中摸索著車鑰匙,反正都是男人,不小心碰到也沒什麼好害羞的,他解除了防盜警報,打開後座車門讓Hal進去,Hal用著他剩餘不多的清醒讓自己進入車內,然後躺平,Barry把車門關好後坐上了駕駛座。

發動了引擎,打開了電台,Hal沒有聽電台的習慣,只有自己在車上時才會有,開出了停車格以後,Barry才有心情注意聽正在放什麼歌,因為他並不常上路。

夜晚的馬路上並沒有什麼人車,於是Barry跟著歌曲哼唱著。

"I'm lucky I'm in love with my best friend

我真幸運, 與最好的朋友相戀

Lucky to have been where I have been

有幸共同經歷這一切

Lucky to be coming home again

慶幸又再一次回到家"

但哼到一半被在後座的Hal的呻吟聲打斷,但也僅此那一次的聲音,Barry正在努力想著,等等要怎麼把Hal弄上樓了,他可沒興趣搬一個男人上樓。

好在他停好車以後,Hal就醒了,雖然看起來還是神志不清,但至少可以走路,他攙扶著Hal一步一步的走上樓梯,到了五樓,他先是Hal送到家門口,還好Hal的車鑰匙和房間鑰匙是一起的,他幫Hal開了門,扶著他走了進去,讓他倒回床上。

Barry看著他躺著,想了三秒,最後還是把他給拉起來讓他坐在床上,在他面前彈了幾個響指,吸引Hal的注意力:「嘿,去廁所洗把臉,順便把衣服給脫掉在睡覺,我不希望你明天被嘔吐物窒息而死亡,Can you hear me?」

Hal抹了把臉,然後抬頭,他視線慢慢的對焦,然後點點頭,即便他根本沒聽進去Barry剛剛說了什麼,他現在感覺很糟糕。

「好好休息,我回房間了。」然後他看著Barry走出他的房間,他站起了身子,往外走了出去,他看見Barry正拿出鑰匙準備開門,他大步走了過去,腳步聲引來了Barry的注意力,他看見他皺著眉說:「Hal,你──」

後面的話消失在他的嘴唇之中,他雙手固定著Barry的頭,吻了上去,牙齒撞到了牙齒,Hal閉著眼睛,所以沒看到Barry的訝異眼神,後來Barry輕輕地推開了他,才結束了這個吻。

「你喝醉了,快回去休息吧。」他將Hal翻身,推著他回房間,「晚安了,Hal。」他幫忙關上門,Hal慢慢的走回了床上,脫掉了衣服和褲子,然而閉上眼趴在床上約莫三十秒,他突然睜開眼睛,自己剛剛幹了什麼?

Barry回到自己家以後,他關上了門,摀住了自己的嘴,他剛剛被Hal給親了。

 

15.

Barry帶著黑眼圈上班,然後提早被趕了回家。

就算他平時黑眼圈再怎樣嚴重,也沒有今天這麼重,外加上心神不寧,於是辦公室所有人趁他去廁所時打包好他的東西,要他提早回家。

他只好聽話,但忘記了他今天刻意提早出門的原因,就是避開Hal,然而這時間點下班就會遇到Hal。

所以在他走到五樓時,他才剛轉身,就對上了Hal的眼睛,他一手握著門把,似乎是剛開門準備要進去。

「嘿,今天這麼早下班?」Hal最先開口說話了,這剛好讓Barry鬆一口氣,他可不想乾在那裡。

「對。」他簡單的回答了一句,快步的走到了自己門口。

在他拿出鑰匙準備開門時,他聽見Hal說:「你知道嗎,我昨天夢到我親了你,那感覺還滿真實的。」

Barry對著他笑:「你昨天喝多了,一把你搬回床上就睡死了,不過你在酒吧裡也有睡一下,也許是哪個女孩親了你吧。」

「也是有可能。」Hal看著他走進房裡,來不及問他要不要一起吃晚餐,Barry就關上了門。

接下來的兩周,他們上班時間錯開,Hal發簡訊都得到Barry說自己要加班的回答,有時候去警局門口堵他,卻得到了他早就下班的消息。

種種跡象來看,Barry正在躲他。

 

直到他那天接到一通電話。

『喔,嘿,這裡是Iris West,還記得我吧?』Hal接到了Barry的前女友Iris的電話,這可真是奇怪,她居然有自己的電話,不,她是記者,這很正常。

「很難不記得你,如果你要找Barry的話,我沒辦法幫你,我──」

『我是要找你的,Mr.Jordan,我們下午約見面好嗎?我有些話想和你說。』Hal本來想開口拒絕,但她聽見Iris說:『我是要找你聊聊關於Barry的事情。』他無法拒絕了。

當天下午六點,他和Iris約在一個餐廳,他曾經也和Barry在這裡一起吃過飯,一走進門口,他就看見Iris坐在靠窗戶的位置。

Hal在坐下時,服務生順便端上了Iris點的餐點,Hal順便叫了一份晚餐,他有種感覺這段對話會很漫長。

「如果你要問關於Barry最近過得如何,我一點也不知道。」

「但我知道,他最近過得不太好,黑眼圈加重,更加投入在工作內,這情況比我和他分手時還要更糟。」

「他最近不是一直在忙案子嗎?」

「他在我辦公室忙案子啊,然後我們會一起去吃飯,待到餐廳關門了才願意回家。」

Barry真的在躲他。

「我就直說了,Hal,你親Barry的時候是你真的醉了還是你是清醒的?」

Hal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他,他不知道是要把『不敢置信Barry居然告訴了她』或是『不感置信他居然這麼直接問我』擺在第一位。

Iris翻動著布朗尼蛋糕:「他一直想把那件事情忘掉,好維持你們的友情,但他發現自己好像做不到,每天晚上都睡不好。」

Hal顯然又點茫然,他好像聽到了Iris語氣中的另一種意思,Barry很在意自己吻了他?

「我是來幫他問你的,你那個吻是一個錯誤,或者是有意的?」

Hal回答:「我本來是無意的,但我回房間之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我不知道那時候我怎麼了。」

Hal的餐點送了上來,但他一點胃口也沒有了。

 

16.

「我沒什麼能幫你的,你好好想想你自己為什麼要去吻Barry。」銀色的叉子在他面前晃啊晃。

本來低著頭的他,突然抬頭問:「假如我要追Barry,你會同意嗎?」

Iris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小小嚇了一跳,「Well,鑒於我和他已經是朋友關係了,我想沒什麼問題吧?」

「我怕你們彼此還留有感情,他會因為怕辜負了你而不選擇我。」

Iris笑了笑,「我想你可以放心,我和他真的只是朋友了,假設你真的追到了Barry,你可不準限制他和我出來吃飯。」

「我保證不會。」

 

他目前知道Barry會整點下班,為了躲自己,他們兩個上下班時間差不多,但Hal開車回市區需要時間,而Barry會趁這段期間躲到Iris的辦公室裡面。

於是他那天提早下班,從四點一路等到五點,終於在五點五分看見Barry走出門口。

而當Barry看到自己時,驚訝以及不知所措。

「我剛好到附近辦點事情,一起回去吧?」

Barry答應了,他沒有懷疑他來這附近辦什麼事情,這附近可沒有軍事機構。

「最近案子很忙吧?」Hal主動開口問。

「是、是啊……」他顯然很心虛。

他們中間並沒有繼續說什麼,只是肩並肩走著,直到上樓,Barry拿出鑰匙開門。

「等下一起吃飯?」

「我和Iris有約了,也許下次吧?」

Hal昨天才和Iris確認過,今天和Barry並沒有任何約會,又是一次藉口,Hal覺得自己真的無法忍受他這樣一直逃避了,在Barry房門打開時,他的手越過了Barry的頭,關上了門。

『砰』的一聲,門被關上,Barry緊張得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衣角被夾在門中,但他確定現在開口有被殺掉的可能性。

因為Hal Jordan正憤怒的看著自己,一手還撐在他臉旁,正確來說是那隻手關上了自己的家門。

「我得和你說些事情。」Hal的聲音聽起來也很憤怒。

Barry微微點點頭,表示同意聽他說話。

「我得先向你道歉,很抱歉那天晚上我吻了你,Iris說你為了那個吻心神不寧。」Hal的表情不再那麼的嚴肅,反而是皺起了眉頭,「但我想讓你知道,我一點也不後悔親了你,Barry。」

Barry看著他,「我的衣角夾在門裡了。」Hal急忙放開了抵在門板上的手,看著Barry把門打開一些將衣角抽出。

「我們不是青少年了Hal,第三天開始我就沒有去想過那個吻。」

「但你不接我電話甚至和我避不見面,你有空去和Iris見面而我這鄰居見不到你一面。」

「我真的在忙,Hal。」

Hal知道他在說謊,但他沒有戳破他,他只是說:「我不後悔親了你,Barry,因為我在乎在乎你的情緒、你的舉動,更在乎你……在不在乎我」

那天晚上他沒有得到Barry的回答,因為他只是說,他需要消化一下。

 

「你知道你昨晚想用電話解釋給我聽一切有多蠢吧?」Iris坐在他對面問著,Barry正在大吃特吃,這是他們常來的一間自助餐餐廳,大學四年只要接近考試或是報告時,Barry壓力都會特別大,就會來這裡吃東西紓壓。

Iris很羨慕吃不胖體質的人,不過看他這麼狼吞虎嚥看來Hal的告白給他很大的驚嚇。

Barry吞下了口中的食物,和剛剛的樣子判若兩人:「我真的被嚇到了。」

「是啊,所以躲在廁所裡面拿著手機打給我,還快哭了,Hal的告白對你來說真的有這麼可怕?」Iris想到昨天的情景就覺得很好笑,她還必須放下手上的工作講話,聽Barry解釋一切。

Barry翻動著盤子的食物,事實上,他昨天沒能好好想清楚,上次那個吻花了三天(事實上更久)這個告白他可能會花上更久。

Iris的手機突然響起了簡訊聲,她打開一看,笑了出來,然後回覆了幾個字,然後放下手機,對著Barry說了一句:「其實一切都很簡單,你喜歡他嗎?」

Barry一直是個感情遲鈍的人,Iris自己想起高中最後一年,他認識了Barry Allen這個人,但早就忘記為什麼他們會在一起了,也許一開始是有心動,但漸漸的,他們變成無話不談的朋友,Iris以為自己去外地實習會找回想和Barry戀愛的感覺,但最後,他們還是朋友。

「我不確定我喜歡他。」Barry終於開口:「我是喜歡和他相處的感覺,但我不確定是那種喜歡。」

「你和我說過他幫你買消夜,體貼你工作辛苦,就算你遲到也不打電話催,上下班接送,如果是我,我可沒辦法做到這些。」Iris和他都會固定通電話,他也知道這幾個月來,Barry常常提起Hal,也許他也有那個意思,但只是沒發現。

Barry又繼續開吃,Iris希望他自己能想通,有時候,Barry的腦袋會卡住,但有時候,卻又非常機靈的一點就通。

 

17.

這是第四天,因為有鋒面報到,所以又開始下雨了。

Barry把頭從顯微鏡上抬起,看著外頭的天空,雨勢微大,然後才想起來,今天自己忘記帶傘了。

也許晚點雨就會停了,他這樣安慰著自己。

五點過後,人員都下班了,Barry繼續待在實驗室,大家早就習以為常。

但他沒有繼續工作,最近所有人下班後,他也沒有繼續工作,他只是在這裡耗掉時間而已,為的就是不要和Hal碰上面。

他趴在桌上,把玩著桌子上的搖擺鳥,Hal曾經來過一次,發現自己的桌上除了凌亂的文件外什麼也沒有,於是買了一個搖擺鳥給自己擺飾。

他得承認,只要看到這搖擺鳥在動,他就會覺得開心,繼續有幹勁的完成工作。

也許Hal對他來說,的確是一個很特別的人,但是不是特別到可以成為情人,他一直沒想透這一點,他喜歡和Hal相處,很輕鬆沒有壓力,也許是因為他不會打電話催自己快點下班。

作為中城人的自己,他吃的餐廳永遠都是那幾間,不怎麼變換口味,但是Hal會帶他去從未去過的餐廳嘗試。

或是在自己忙得昏天暗地時,幫自己帶上一份餐點,然後陪自己稍作休息。

Barry嘆了一口氣,Hal已經變成他生活的一小部分了。

他抬起頭,打開Google搜尋:喜歡一個人。

他找到了一篇分析文章,裡面的標題寫著,超過五點,就表示你喜歡上他了!

Barry邊看著題目邊分析著,最後得到的結果,他突然紅了臉,單手支撐著額頭,他真的喜歡上Hal了。

 

『嘿,吃飽了嗎?』

十分鐘前,Hal傳了這封簡訊來,就算他們現在處境有點尷尬,但他還是關心著自己。

Barry覺得自己的臉更紅了,他沒有回傳訊息,因為他打算找Hal說明白,在他想通了以後,想要把事情給說明白。

他抓起自己的外套和公事包,就往外走,外頭正下著毛毛細雨,他先是站在警局門口深呼吸,然後往公寓的方向走,他得和Hal說清楚。

但是才走沒幾步路,他就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正撐著傘走來,他顯然很訝異,Barry小跑步的走到他面前,Hal立刻就問:「我本來還想給你個驚喜,沒想到你這麼早下班。」他把傘遞給了Barry,他接過傘以後卻往旁邊丟,開口說:「我很遲鈍、很不解風情,我是個工作狂,我不完美,如果你真的想和我在一起,你必須要知道這些,即使如此,你還是──」

他話沒說完,Hal抓著他的肩膀給了他一個吻,就和那天一樣,話消失在嘴唇中,Hal又一次親了他,不像那次的粗魯,而是一個真正的吻。

細細的雨絲打在他們身上,他們都嘗到了雨水得味道,Hal和他分開時,他臉上帶著笑意,彎下腰撿起傘,撐在他們頭上,說:「我還是會喜歡你。」

Hal看著Barry的臉變紅,走到了他身邊,攬著他的肩膀,「走吧,我們都快淋濕了,早點回去休息,也許晚點我們可以叫披薩當消夜。」

 

最後Barry沒回家,消夜沒吃成。

Hal在Barry準備開家門時,突然給了一個法式熱吻,把Barry吻得暈頭轉向的,然後Hal說:「去我家吧?」

Barry點點頭,Hal又親了他的臉頰,牽著他的手到了自家門口,打開門就是將Barry拉進去,將他壓在牆上親吻他,在門關上以前,他們已經開始在解開彼此衣服了。


评论(11)
热度(105)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