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kylehal] Dying.

尤里:


Part. 1


‘我没想过跟一个陌生人上床。’

 

事情发展并没有循序渐进。

凯尔·雷纳真正意识到这点时,已然在一个陌生的镜子前刷牙。崭新的一次性牙刷毛很硬,对比之下他想念自己公寓里的软毛刷头。他叼着牙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用双手背到身后整理内裤边缘。皮筋弹回胯尖的声音虽然不响亮,却让整个屋子清醒不少。

浴室所有的毛巾都是棕色,整整齐齐挂了一排,六条,每一条看起来都偏执的不行,带着些久置的干燥灰尘味。凯尔用最左边那条抹了把脸后这么想着,好在它们并不难闻。没拆封的卫生卷纸无声的控诉着屋主的出多归少。把一次性牙刷扔进垃圾桶,毛巾搭在肩上,凯尔走出浴室时看见客厅的阳光已经洒了满地。

有那么点同情。

说不出是对毛巾卫生纸还是对它们的主人——现在腰上缠着一条床单,在布满阳光的卧室里睡的天昏地暗。

卧室里充足的阳光烤着熟睡的人身上新旧斑驳的疤,凯尔能用双手想起那些纹路在夜里的样子,可这不耽误它们在阳光下的触目惊心。

现在这些疤痕也睡着了,一些阳光混着细微的灰尘在上面跳舞。

看着床上皱巴成树皮的床单,凯尔深感自己除了不想叫醒他,更多的是叫不醒他。这个人睡的太沉了,是那种真正的沉睡,让你站在床边看着他都有种隔着一个银河喊话的错觉。

关于地上的空军夹克,凯尔觉得它比它的主人要年长许多,也只是猜测。

半条床单落到地板上,凯尔弯腰去捡夹克的动作顿了顿,听卧室里再没其他的声响便没抬头。所以当他拿着夹克起身发现对方已经坐起来时,多少有些惊讶。这个人上一秒还睡的不知天地为何物,下一秒就能够专注的像一尊‘思想者’,他在想什么?

他在打哈欠。

不得不说这让他看起来亲切多了。

这人神色迟缓的看了看四周,目光从凯尔的脚面上升到手里的夹克,继而上升到脸。他带着十足的困顿和恍然,局促的对凯尔笑了笑。凯尔默默将这个笑划在‘尴尬’里,然后习以为常的耸耸肩,笑的坦然又友好。那人说了句什么,可那声音哑的几乎听不到,于是改为不停的闷声咳嗽。觉得差不多能说出话来时就坐在那看着凯尔,看他一件一件捡起地上两个人的衣物堆在床边,看的出神。直到一块手表当啷落地。

“扔那吧。”

“我拒绝,”凯尔没理会他那点儿烦躁,再一次弯腰捡起手表放在床头,“——那么做。”

“凯尔……凯尔·雷纳?”

“嗯哼。早上好。”

“看来我喝的不太多。”

“可你睡的像那么回事似的。”

床上的人一声嗤笑不知道是哪种意思,没准好几种。枕边款式陈旧的手机突然亮起,十七八个未接来电,可他没一点要管的意思。掀开剩下那半条床单,这个人下床时的动作像没上足发条的机械,或者卡带的影碟。

“我帮你?”

“别扯了。”

凯尔自诩关心的很真诚,虽说被拒绝也是意料之内。于是他盯着这人光裸的双腿看它们越过地上零星的套子和卫生纸,到衣柜的某个箱子翻出一条内裤,最后消失在浴室门口。花洒的水声被闷在浴室门里。

从一开始局促的笑容到刚才的背影,凯尔都没觉得那个人是真的醒了过来。甚至连这栋房子一起,都还浸泡在某种死寂里:他没完全回来,这栋房子也没有迎接他。

直到玻璃杯磕碎在瓷砖地面上,凯尔在刺耳的炸裂声里挑了挑眉。

 

——这栋房子开始迎接他了。

    

    “操!”

 

——现在他回来了。

 

整间房子在碎裂声过后整整半分钟里,安静的如同没有鱼的缸。凯尔站在浴室门外,打算再过十秒就推门看看里面的情况。他开始倒数:十,九,三,二

 

    “……嘿,凯尔。”

 

凯尔应声推开浴室虚掩着的门。

地上到处都是玻璃碎片,所有的暴怒和死寂都来自同一个人。这人现在既不打算收拾也不想继续对着镜子发呆,他用手接着水龙头里的水漱口,身上穿着一条内裤。凯尔注意到他用的也是一次性牙刷。

“抱歉。”

“为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接受。”

“什么?”

“名字。人们都有名字。”

“……而我居然没告诉你?”

凯尔盯着这个突然慌起来的人没由来的想笑。

他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会执着于问题的起源而不是结果,更好奇这个人的名字到底有多大含义才导致了他现在的无措。索性蹲下身,一片一片从大的开始捡,捡到第三片时对面的人也蹲了下来。

 

“哈尔·乔丹,我的名字。向我保证你这周日之前不会忘了它。”

 

“今天周日,哈尔。”

 

“那就下周日。”


——TBEND——




下一章也许有也许没有,总归都是想写了

说起我为什么掉进这么个北极坑,说来话长

终究是我脑子里的这两个人,他们达到了我所追求的模式

冷不冷?很冷。

甜不甜?不甜。

好吃吗?没准。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抛开英雄,超能力,种种过去不谈——

空军飞行员和艺术家

这听着都挺疯狂浪漫的,不是吗






评论
热度(58)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