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a whole new world 11(Kyle/Wally)

夏月*光:

11.

「怎麼了?」Kyle抱著一疊的Pizza撞上前面的應該是要上樓的Wally,剛剛要幫他結帳的小弟都對這樣多的訂單表示驚嚇,但Wally只是笑著說「嘛,我們要開派對嘛!」帶過了話題,Kyle暗自計算了一下他現在扁的可憐的錢包,思考他這個月是要怎麼活下去。

『追女孩子很花錢的喔』他記得Guy有一次在酒吧對他這樣講,他還反擊回去了說,看來他覺悟不夠阿……

因為手上抱著一疊的Pizza,Kyle看不見Wally為何停在樓梯間,只好疑惑地輕輕用Pizza盒頂了頂前面的人影。

「我說你啊……」Wally的聲音有點詭異,像是埋在衣服裡似的,模糊不清。「不會是住在右邊這間吧」

「阿,是阿。外面有點亂,但裡面我有整理……」還沒講完,前面的人就動了,Kyle摸不著頭緒的跟上去,本來要叫Wally幫他扶一下食物,他得拿鑰匙的,但清脆「喀」的一聲開門聲,讓他傻在門口。

Wally幫他拿了一半的Pizza自顧自地走進公寓中,也不管Kyle還在想他的鑰匙是什麼時候被順走的,就往沙發躺下去,發出愉快的讚嘆聲「阿,沙發我可想你了~」

「等等!!」Kyle甩上門,掏著口袋「你是什麼時候拿走我的……」

 

見鬼了。Kyle看著他掏出的鑰匙,看來一直都躺在他右邊的口袋裡。

 

「哈哈哈哈!!」Wally趴在沙發上,手上拎著一串鑰匙,上面有著閃電俠的標誌「我剛剛看到門開了也是這樣的表情阿,看來你就是選了一樣的公寓還用了一樣的鎖吧」

「什麼意思,那是……」Kyle的尾音有點顫抖。

「這是我的鑰匙」Wally咬著Pizza,一邊把剛剛借的DVD放入撥放器內「我公寓的鑰匙」

看著Kyle一副理解不能的臉,Wally嘆了口氣無奈地抓了抓後頸,看來個性還是一樣的蠢阿。幫Kyle把剩下的食物放在桌上,從冰箱裡拿出兩罐啤酒,一罐用力的冰在還在看鑰匙的Kyle臉上。

「就只是我以前也住在這裡有很讓你吃驚嗎」

Kyle吃痛地揉著被攻擊的臉頰,坐到一旁的沙發裡,拿著自己的鑰匙跟自己的比對「阿,你是跟……」

「安靜,開始播了」Wally兩腳盤腿打斷他的問句,看來對這部電影充滿了期待。

 

 

其實Kyle完全不知道Wally租這部片是要幹麻,劇情爛到沒話說,演員僵硬的演技也是目不忍睹,然後更令他崩潰的是,Wally整個人都靠過來了。

他總是在一些Kyle無法理解的笑點上大笑,笑道控制不住倒在他的身上,然後嚼著不知道是第幾片的Pizza,然後,在電影還有半個小時的進度下,叼著Pizza睡死了。

Wally竟然叼著Pizza睡死了,還睡死在他的身上。

Kyle絕望地望著杯盤狼藉的茶几,竟然吃剩下一盒,那些夢果然是真的吧,這食量未免也太恐怖了一點。

對了,夢裡好像也差不多有這一幕,兩個人坐在沙發裡看著手發粗糙的電影,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然後這個沒心沒肺的小子總會睡在他身上,然後他會……

「天啊」Kyle掩著他發燙的臉,話說那些夢到底是怎樣啊,一般來說會記得那麼清楚嗎……,如果在蝙蝠洞說的都是真的,那這些夢是......Wally那個世界的他的記憶吧,他們兩個就住在另一個世界裡同樣的小公寓裡,聊天、煮飯、鬥嘴、親吻、上床……

「可惡」Kyle咬著下嘴唇憤恨不平的想,為什麼那小子在聯盟裡有這樣的搭檔,他就什麼都沒有,跟聯盟格格不入。還可以擁有笑得這麼燦爛的閃電俠,這個世界的閃電俠好像只有對Hal笑得這麼快樂。

望著桌上兩把相近的鑰匙,Wally那串有把鑰匙特別新,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有點扎眼,肩上的重量好像又沉了一點,他喜歡Wally,他甚至覺得在那個小木屋見到他的第一眼,心就交給眼前的紅髮青年了,當他倒在Wayne莊園的時候,他發誓,他有想把那個羅賓臭小子丟在外太空當垃圾的衝動。

他喜歡Wally,但Wally不屬於他,Wally是另一個Kyle的,那個與Wally搭檔的綠燈俠。

太不公平了。

Kyle忿忿地想,手撫在柔軟的紅髮上,反正Wally不會那麼快醒來,讓他任性一下也不為過吧。

把Wally叼著的Pizza輕輕取下,Kyle鼓起勇氣低下了頭……

但一股強而有力的撞擊,直接撞上他的腦門。

 

「我贏了吧!」他樂呵呵的笑著「就說這部片比較爛唄」

他整個人靠在Kyle懷裡,咬著剛剛去店裡取的Pizza,老闆總是記得他最愛的口味,還親切地送了他幾罐啤酒

『因為你們是我們店的VIP阿,話說你們每天開派對不會累嗎』Harry的大嗓門總是讓Wally覺得很有趣。

「嘛,我覺得老闆大概知道我們不是在開派對了」身邊Kyle一手拿著啤酒懶懶地回著「然後這部片真的爛透了,你去哪裡找的」

「Dick推薦的」他眼皮快閉上了,剛剛的大戰真的快累死他了,該死的外星人,難道GL和大超仍然不讓他們覺得地球是個危險的星球,別那麼白目說要佔領嗎。「你知道的,Dick就是Dick阿」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對了,我有……」阿,累死了,他將頭靠在平時習慣的位置上,便沉沉的睡去。

嘴巴一陣濕濡,他在心裡嘖的一聲,抬起剛剛大戰受傷的手將熟悉的熱源用力壓下,加深這個吻,直到他滿意了,便壞心的用力用手壓上對方背部的傷。

「痛死了!!」意料中的吃痛聲,讓他開心的笑了笑「叫你別再我睡覺的時候偷襲我」

Kyle作勢要捏他受傷的右手「我也叫你別再我說重要的話時睡著啊!」

「很累阿混蛋,誰叫你這個菜鳥還要我去救,你不知道那時候我跑得快進去超速力裡要見Barry了,阿,Barry回來了,不然就去見……」

因為長年握筆而長了繭的手附上的他的嘴巴

「拜託你現在安靜」

Kyle拎著他的鑰匙在他眼前搖擺,Wally注意到多了一把鑰匙,亮晶晶的,看起來是新打的。

「你現在給我安靜注意聽著,Wally Rudolph West」他覺得他可以清楚聽見他逐漸變快的心跳聲,響的太快太急,心跳聲大的他都有點聽不見Kyle的話了。

「你願意……」

『你是誰?』

『你的名字是?』

血,地上都是血。Kyle就倒在那裏,像死了的一樣,一動也不動。

跑不動,他跑不動,腿像是灌了鉛般,不管如何使力就是提不起來。

『Wally,help』Bart無助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是誰?』Iris

『你是誰?』Barry

『你是誰?』Bruce

『你是誰?』Damian

『你是誰?』Kyle Kyle Kyle

血,到處都是血。

他跑不動

他跑不動

他不記得我

 

「呵!」Wally直直地從沙發上彈起,然後頭上一陣劇痛。

「好痛!」他和Kyle幾乎是同一時間哀號著。

「你別睡在別人身上又突然坐起來啊!」

「為什麼我坐起來會撞到你啊!你是不是要偷襲我啊你這混蛋!」

「我...為什麼…要偷襲你啊……」Kyle支支吾吾地辯解著。

這傢伙......Wally看著Kyle通紅的臉,我只是隨便說說的還真的阿。

Wally將茶几整理好,垃圾放進圾垃桶後,便拍拍還在臉紅的Kyle。

「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啊?你那邊不是很危險嗎?你就住一晚也好啊」

你願意……

他在門口頓了一下「不了,我明天工作的東西還在屋子裡,今天謝謝你的晚餐阿,然後這張畫的滿不錯的」

他撕下門上貼著的,大概是以他的臉為主題的炭筆畫。

「我可以帶走嗎?」不意外又看見Kyle臉又紅的跟番茄一樣。

這傢伙真的很有趣。

「明天我下班再來找你吧,這幾天你應該會被Bat全程跟視,別嚇到了啊!他只是想確定你是不是間諜而已,掰啦!你會擔心就順便幫閃電俠巡巡寶石城吧!」

 

Kyle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Wally像強盜一樣拔了他的畫離開公寓。

脫力般的倒在沙發上。

「你真的太沒用了,Kyle Rayner」

-------------------------------------------------------------------

哈哈 抱歉阿大家

不過我研究所用的差不多了

看著前一篇大家的留言總是讓我很罪惡阿

這個暑假用獎學金去了美國一趟

抱了一整疊的漫畫書阿

連漫畫店的老闆都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XD最後還送了我綠燈戒!!

買到的漫畫裡在我眼中三代綠紅閃瞎我狗眼阿阿阿阿

為何這CP這麼冷阿 連英文糧食都挖掘不到嗚嗚嗚

评论
热度(29)
  1.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夏月*光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