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未授翻/mattimir】Ghost of Savior Past.(1)

CAPCOLD-liu:

Ghost of Savior Past.

救世主的幽灵


BY damselindisguise


源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757489


Summary:

Matt不认为那个俄罗斯人的鬼魂救了他命,不管他是一名疯狂的罪犯;但这仍有一个问题-那只是他脑袋里的想象,还是某些真实存在的东西?

Notes:

((A/N:恩,只是我写的第一篇文,希望妹子们轻拍!谢谢你们用EpisodeManiac【并不知道是什么应该是某种翻译器】纠正了我之前用谷歌翻译出的俄语使其更正确!这包含了对Netflix的夜魔侠第一季剧透。然后,这艘船正在航行....我真的没有别的什么都可以说了,夜魔侠不属于我也不是为了赚钱,所以请好好享受,感谢阅读!))

==============================================

译者的话:我没有找beta什么的...求捉虫_(:зゝ∠)_另外这篇还有一半没翻...

然后就是想着如果愿意看的人多的话...考虑去翻一下这个作者另外一篇未完的长篇i will bring you hell.

==============================================


Matt希望他不能那么清楚地听到所有声音,在一些夜晚。那些他所有的注意都在关上车门,水流通过管道的夜晚。他希望自己尝不出任何东西。那是他尝着空气中的灰尘,高温弥漫在他的舌头上、或是当寒冷也有起同样作用的时候。他希望自己闻不到任何味道,从他夜晚袭击的罪犯身上闻到古铜,或是从附着在肮脏墙面的管道上闻到铁锈。他希望自己感觉不到空气中气流的变化,或是感觉在他起居室外霓虹灯轻柔的振动。他看不见,但他能感觉到,在每一个时刻。

就像今晚-今晚,他能感觉到信号灯嗡嗡作响的方式,但他也能感觉到一些东西躺在他身边。他是一个头脑清醒的人,但最近物品的界限都是模糊而你又失明,很难说那是一个幻觉,又或者不是。但是他只能确定有一个是真的。

“蠢蛋。”一个俄腔的声音在他耳边低语。“你不是真的,”他告诉肯定是围绕着自己的黑暗,因为他么可以感觉到它压在皮肤上的舒适。他知道黑暗就在那里,尽管他可能看不见它。“我和你一样真实,”男人的回答萦绕在他心头,Matt颤抖着、眨都不眨眼地便用力拉起被褥紧紧的包住自己。


“那么走开,”Matt说,“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大火里?”Vladimir回答,“大火都消失了,你知道的。Fisk现在在监狱里。你是不是该休息了?”

“我在尝试,”Matt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发誓他感觉到犯罪头子起身和移动。“但看起来不像,”俄罗斯人懒散地回答到,然后Matt感觉到他在四处乱走,检查着盲人的卧室。他能听到他每一个靴子擦过地板的声音,感受到气流的流动当他转身的时候-就像现在,他转过身看着律师。“看起来你晚上仍在小巷里徘徊,Matthew,”他说道。当幽灵俯下身调侃时Matt能闻到他的呼吸,“好像我还是只在你周围徘徊出没,然而我不知道这为什么( though I can’t see why)。”


“我也看不到(I can’t see it,either),”Matt回答。Vladimir对床上的男人大


声笑道,“当然你不能,”他说,“你是个瞎子。一个瞎子把我全部的经营都击垮了。我用我的生命让你能够活下去;去扳倒Fisk。但是,你晚上依旧徘徊在小巷里,告诉我为什么,Matthew。”

Matthew迫使自己失明的双眼闭上,尝试说服自己黑暗中有什么任何不同,然而当他睁开眼睛,他感觉不到了Vladimir在那里。

“棒极了,”Matt对围绕着的黑暗说着,然后让自己陷入睡眠中。


~


Nelson and Murdock的门伴随着一个轻拉而为他打开,他迈进,折叠盲杖收于手心,当Karen抬起头看他的时候感觉到他后颈部的头发竖起、“早上好,Matt,”她说道,她的声音像中国细腻的瓷器。然而他觉得它将会被打破如果他花很长时间让Vladimir一直在他脑海中,徘徊在他的肩上(没人知道但Matt知道他在那)。


“早上好,Karen,”Matt说道,调整自己的眼镜,听到Foggy拖沓着自己的脚过来。”早上好,Foggy,“他补充道。”Matt,“他的合作伙伴打了个哈欠,Vladimir干巴巴*地问道,”这就是厉害的Mask花费他每天的时间相处的对象吗?每天我都感到稍微更多的惊讶。“Matt应该叫他闭嘴,但这会出卖他对同事的不断恶化的想法。所以他没有。

律师小心地坐下来,他听到Vladimir占据了一个靠在墙上的位置,他的外套摩擦着水泥墙发出沙沙的声音。”漂亮的垃圾场,“俄罗斯人嘲讽着,Matt撅起嘴唇,希望他能更好的忽略俄罗斯人。但他只知道如何消除这种幻觉。


”你这么知道我不是一个鬼魂?“Vladimir问到,就好像他能听到Matt认为他是一个幻觉,”毕竟,你懂俄语吗,蠢蛋?“

为了证明他的观点,他补充说,”я настоящий.“”什么意思?“

Matt问,希望Foggy不会在这个时候进来-但那时不理性的,他能听到Foggy在和Karen聊天。“没什么,”Vladimir说,然后又说,“它就只是’我是真的‘的意思。”

Matt仔细地叠起双手,让手指十指交叉,伪装出自己很平静的假象。

“如果继续装你会崩溃,”Vladimir说,他的声音充斥着不加掩饰的洋洋得意。

“走开,”Matt让自声音牙齿缝隙间泄出。“或许,”Vladimir说,然后就像这样,Matt再也不能从房间里闻到他,或是尝到他,或是感觉到他,或是听到他。


缺少的心跳不是,不应该这样,缺少,因为它根本就不在这里。


“所以,”Foggy进来的时候开口说,而Matt非常努力地试图让自己暂时忘记Vladimir,而不是去担心残酷成性的罪犯头子活在自己脑海中。


~~


“泰国菜?”Matt已经习惯的声音从他的空座位另一边传来,律师独自叹气,用筷子夹起另一块鸡肉饺子。“这很简单,”Matt对空气回答,轻声轻语地这样他们不注意看到他自言自语。

“我在这儿,你知道的,”Vladimir说,“你可以把我介绍给你的朋友们。”“你已经死了,”Matt说,掏出钱包来支付他的晚餐。“那又怎样?”幻觉问到,Matt能听到他拨舔自己的手指好像只是在吃一些泰国菜,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是一个幽灵-一个从Matt脑袋里臆造出来的事物,不止于此。

“是的,”马特直白的回答道,然后回到公寓,坚持用盲杖敲打地面的声音来淹去在肩上的幽灵跑调的歌声。


~~


“你为什么用这么烫的水淋浴?“Vladimir问,马特咒骂着他决定揪出男人然后拿到信息的那一天-如果他没有去他也许不会知道这个幻觉是真的。“因为,”他说,“它麻痹了我的皮肤,我不用再感觉太多事物直到我洗完澡。”“冷水也是如此,”犯罪头子回答,“Gulag*里有很多。”


“你在Gulag里待过?”“是的,”俄罗斯人说,Matt能听到他耸耸肩,“我最后和我弟弟一起从那里逃出来。他们在我们的牢房扔下一个死人,然后我们用他的肋骨。不是很光彩。”

“我不能想象更多,”Matt慢慢地说道,他转过头好像他能透过雾和淋浴房的玻璃看到俄罗斯人的幽灵。

黑暗中只有嘲弄声,他叹了口气,转头对向瓷砖。

“你知道,”Vladimir说,“你可以还有其他的方式去看。我知道,我见过你这么做。”“我可以通过其他的感官看,”Matt回答。

“这不就是问题吗?“俄罗斯人问到。“你用热水是因为你看到任何东西时都只是一片火海的世界。你只想让整个世界都能适应。”这次Matt将头转向一边不看Vladimir,然而幽灵沉默着的。

“我用热水淋浴是因为在Gulag的水总是冷的,”俄罗斯人在玻璃外说着,“所以我知道你的感受。热水使你在一种更好的方式感觉麻木。”

幻觉似乎不存在了,而这一次,Matt希望他没走。


~~


“Vladimir,”Matt试验着,在俄罗斯人问他之前周围围绕着的黑暗空旷了很长时间,“什么,Matthew?终于意识到我是真的?“你不是真的,”Matt否认道,俄罗斯人轻笑着,那听起来几乎就像鬣狗的声音传进律师的耳朵。

“那为什么叫我?犯罪头子问道。“因为,”Matt说,“还有其他的方式去看。我床上的床单是什么颜色的?““绿色,”俄罗斯人刻意回答到,”深绿色。”“所以你可以看到,”Matt说,“即使我不行。”“我告诉过你,”Vladimir回答,“Яоченьреально。”“我很真实,”Matt引述道,他能感觉到当俄罗斯人微笑时气流的改变,在Matt背后躺下的温暖令律师焦躁不安。


“就像我说的,”Vladimir回答,他们在那里躺了很长一段时间,马特听心跳的缺失。“如果我产生幻觉,”他对空旷的空间说,“那时你就会有一个心跳。”“你是这么想的吗?“幽灵问,然后Matt抵着他的背在假的温暖中睡着,俄罗斯人留在床单上的气味,和俄罗斯伏特加酒的味道渗透着他的嘴唇。


~


那开始感觉到很正常当Vladimir在Matt所处的房间里走动。他很多次说他的客户和幽灵在那里。然后Foggy在注意到Matt的颤动、在路上走时会突然在随机的空无一物的方向给个小眼神时开始变得迷茫。

“他认为你终于成为一个真正的残疾人了。“Vladimir说。“他错了,”Matt回答,然后Vladimir在泰国餐厅时把自己塞入他旁边的座位将马特的手撞到一边,很显然他已经决定吃一点。


“你是做不到的,”Matt呆呆的说着,然后他怀疑别人都盯着他。也许他们只是认为他是个疯子。也许那将会是Foggy想法,很快,甚至Karen。


“也许,”俄罗斯人说,Matt轻微的耸了耸肩,又咬了口他的食物。“我们在约会,没有人知道,”Vladimir大笑着说,Matt露出一个笑容。他真的不能说这不是一个约会-他总是开玩笑地认为当Matt单独吃饭的时候是在跟自己约会,现在他跟犯罪头子的鬼魂一起吃饭,然而他总是独身一人的,除了奇怪的小事情他有时会与Claire吃饭、直到他们成为只是盟友。


“或许,”Matt应了俄罗斯人的话,“或许。”

“Может быть."

“那是俄罗斯语,对吧?“

“是的,”幽灵微笑道。



TBC.


*原文是coyly(羞涩),觉得太....所以就擅自换了个词(扶额笑哭)我相信这一定是手误。

*集中营。

评论
热度(10)
  1.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Ryuushiso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