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Alan/Jay]总裁与青年

MIKI-阿花:


“所以,我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即将到来的场景?”Jay听到自己轻声问道。他下意识地-或许该说是十分有意识地-朝站在自己右手边穿着黑色西装、打着一条永远不会因为配色出丑的棕色领带,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表情的高大男人。
男人的回答简单粗暴简直和在家中的细致繁琐相差甚多。他甚至都没有动下嘴唇,Jay就已经知道他的意思。
那明显的挑眉就是如此的明确:顺其自然,直白点说就是你什么都不用做,跟着我就行。
好吧,十足地霸道总裁风格,不是吗?
Jay对于这个身份无法否认,这就如他无法否认自己是个拥有神力的神速者。因为Alan确实是个拥有不错身家的总裁。
“所以,再让我来确认最后一次。”他说,尽可能不让自己的沮丧让这次对话也如他们乘坐豪车里的那些被对方递上的小甜饼吸引了自己全部注意力而无疾而终。
Alan点了点头,眼神盯着一层层向上跳动而发出亮光的按钮。
“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什么?”Jay让自己的背部贴上电梯壁。“我确定这种高档聚会不会有我任何事情,何况这些客人中可没有一个是坏蛋,他们都是良好市民。”
“确实都是良好市民。”Alan同意道,余光看着Jay再次将自己往电梯壁贴了贴。
“所以没有让我打击犯罪的机会,我可不是偷懒,主要是这里的保护太全面,我可不认为有些蠢蛋会自投罗网。”
“Jay,”Alan的声音低沉,那让自己眼前这个大学刚毕业不久的棕发青年身体小幅度地颤抖。“就当这是一次让你学习新鲜事物的机会,别太紧张。”
“hey,我可没有紧张,我只是……”Jay讨厌自己有时候嘴巴比头脑快这一特点,“……不喜欢在不知道目的之前就被迫参与其中。”
“我可不会害你。”金发总裁说着朝棕发青年迈了一步,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而目的楼层是这座大厦的顶层,现在电梯才升了30%的距离。
Jay提示自己不要反映过度,这会伤了一个总裁的自尊心,但他的身体显然不听头脑指挥,他双手在后捂着屁股迅速挪到了另一边。
“你还介意?”
“我可不想再次被人性骚扰!不管以什么理由。”
“可那次他们把我们当成了一对。”
“但明显后几次,尤其我们独处时,我都在参与自己的贞操保卫战。”
“你并没有拒绝那些烛光晚餐和餐后亲吻。”
“因为烛光晚餐的食物不是经常可以吃到,餐后亲吻是因为……气氛太好顺其自然。”
“那么那些基地的调情呢?”
Jay睁大双眼,他让自己确定自己刚刚听到的来自Alan口中的一个陌生又熟悉的词。
“调情?”
Alan双手交叉摆正抱胸,看上去表情有点不太好。
“我们?”
oh,表情确实不太好。
“你确定?”
好吧,知道自己踩到地雷的感觉大概也不过如此。
“所以你什么都不知道。”Alan的动作快地出奇,至少比正常人来说,甚至对于分神并没来由心虚的神速者来说。他的右手撑在电梯壁上,两人的脸部距离很近,Jay有点心跳加速。尤其对方今天喷了味道好闻的香水。
“或许!?”他的声音带着疑惑。
“那么Jay你听好,”Alan的双眼中有着猎人的精光,“我认为烛光晚餐和亲吻是约会,而调情已经是恋人之间最为平常的表达。”
Jay眨了眨眼睛。
“而距离我们第一次被当作一对,已经有一年的时间。这已经足够我们了解彼此。我第一次约你共进晚餐已经是8个月前、我们第一次在餐后亲吻是在那之后的3个月、我们在基地地调情,尽管你的神经对于恋爱不够敏感,我还是要坏心地提醒你,已经距离现在2个月了。在这一年中,我对你逐渐了解,我想与你约会,想与你接吻,想与你……”他停住了,在这番让Jay如被钉子钉住般无法动弹地话之后,他拉近两人之间地距离,他的嘴唇贴着Jay的耳廓,“sex。”
这太超过了!Alan这是在犯规!Jay的脸红透了,但他不能示弱。“你这是自说自话,单方面开始。”
“Jay,你能坚定地对我说,你对我没有一点感觉吗?”
该死!Jay张了张嘴,然后在心里骂了一句。
电梯里只有沉默和两人地呼吸声,仔细听还有Jay过快地心跳声。
“Can you?”
I can't,sorry mother I can't。
“我……”Jay说,“我不想在疼痛中起床。”
“Oh Jay~”
Alan的亲吻很温柔,一点都不像那些小说中的强势。Jay对于自己还能想到这些感到自己无可救药。
“你还会再带我去吃烛光晚餐吗?”
Alan的声音也是温柔的。“那么你还会再晚餐后给我一个亲吻吗?”
Maybe!
电梯到达顶层的声音让Jay推开了Alan,他调整着呼吸,尽力让自己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
Alan只是站在电梯外等着他,在两人双眼相对时伸出右手。
“我可不是女孩子。”
Jay别扭地说着握紧了在眼前地右手。
FIN.

评论
热度(31)
  1. 春虫虫窝MIKI-阿花 转载了此文字
  2.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MIKI-阿花 转载了此文字
  3.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MIKI-阿花 转载了此文字  到 QUICK & GREEN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