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翻译】【JLU】Beginnings (Bruce/Wally)个人续翻最后一段

爬墙编年史:

Title: Beginnings - posted October 14, 2005
Series:  Comrades in Arms
Author: Lacey McBain
Rating: PG.  Pre-slash.  Bruce/Wally.
Summary: "Do you remember when we first met?"
Notes:  Fanfic100 challenge.
***
原文地址:

http://www.stickymanpress.mediawood.net/ciabeginnings.html

随缘地址:

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727&highlight=Beginnings
Beginnings

【个人续翻】

写在前面:我还没有取得原译者的授权,所以这篇续翻只放在了这里,待原译者授权我会发到随缘和微博上,希望让更多的坑底人能看到结局。这是我第一次翻译,很多地方不到位,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你让我认识到自己并不只是个speedster,Bruce,我除了跑之外还能做更多的事情。”Wally晃到桌子的另一边,将椅子拉到Bruce旁边,把手附在他的手臂上。他厌倦了他们说话时隔着桌子,他们之间已经有够多的障碍了。

Bruce慢慢转身,他从来不在Wally有所动作时表现自己的惊讶,即使他的确很惊讶。
“你让我觉得自己像个英雄,即便我已经搞砸了并且浑身上下闻起来像豆子汤。”
“你是一个——”
“我还不是。你一直知道这跟能力没关系,这跟怎么运用它有关。你就是那类人。”Bruce的嘴角拉出一个小笑容。是啊,大概就是这样。
“Wally,我必须...”
Bruce移开目光,Wally知道他不喜欢这些话,他已经准备起身离开了,嘴里说着监视任务和计算不能再等了。但Wally不准备在他们如此亲近地说着这么重要的事情的时候让他离开。有些事情在Wally16岁傻乎乎又认真崇拜着蝙蝠侠时就打算说了。除了他将近28岁,所有事情从未改变。再说,大概是时候做点他想做的事情了。
“你曾告诉我说Barry为我自豪,那对我来说意义很大。”
“Barry一直为你自豪,一直都是。”
“我知道的。我能懂。但Barry是我的家人,他爱我,很自然地就会以我为荣,他就是这样的。”Wally抓紧了Bruce的手臂,或者至少他抓紧了他手臂上的凯夫拉尔布料,他希望Bruce接收到了这个动作的意义所在。“这让我不想陷入困境,但这没有让我更努力。我知道他会原谅我犯下的错误,知道他总会自豪的。但是你推了我一把,Bruce。让我开始思考,让我着迷。”Wally龇牙笑了,Bruce的笑容也稍稍扩大了一点。“你让我变得比自己想的还要做得更好,也有时让我感到糟透了。但你让我配得起这身制服,让我在这里有自己的位置,一个做英雄的选择。”
Bruce再次注视着他。Wally的嘴唇有点干,他将这段话预演了上百次,但他从没想过自己真的有勇气说出来。Dick会笑话他的,跟他说别无聊了,告诉他这没用,不会对Bruce起作用的。但Wally知道这会的。Dick不了解Bruce的所有,有时他一点也不了解他。Bruce和Dick太亲近了,因此他们两人都不能看清彼此。而Wally看着他们两人很多年了。
“Wally,我要——”
Wally记得面见韦恩先生时的样子,高挑、严肃并且过分安静。他记得十六岁时月光下看着Bruce的脸,那双蓝眼睛里透着严肃。他知道自己会做任何事情来告诉Bruce他并没有错信Wally和Dick的友谊,他的人生。他记得他向Bruce证明自己能够代替Barry的那一刻。他需要Bruce也知道这些。
“这不是Barry想要我做的,很早就不是了。”Wally有点惊讶,他的音量下降到只比耳语高一点。
沉默了一段时间,他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Wally看着Bruce的嘴,微张着,止于呼吸间。Bruce不知道该做什么或者说什么,Wally不确定这表情他真的有在蝙蝠侠的脸上看到过。面罩遮挡住了许多,但Wally很了解他。尽管如此他不认为Bruce有逃跑的打算,但他已经开始重新考虑他的评估了。从Wally能看到的Bruce的脸上的表情来看,他既不打算逃跑,也不打算吻他。 
Wally希望是后者。
然后有什么在响,是该死的监视器警报,Wally像对付顽强的闹钟一样一巴掌拍上去。该死的。
这是官方的警报,真是全世界都恨他。
Bruce已经起身行动了,在Wally能构造一个想法甚至说一个字前,他走出了门。Wally浑身散发出挫败的气息,一脚将桌子踢到了房间另一头,东倒西歪地靠在墙上。太迟了,Wally想起那咖啡杯还有玻璃瓶。他用超级速度清理着烂摊子,把桌子放回原位,环视自助餐厅,没有留下什么痕迹显示刚才发生的事,没有任何证据。
干。Wally从来没有任何关于他的人生有多糟糕的错觉,但他认为莫名其妙地迷恋上蝙蝠侠是倒数第二件证明他到底有多愚蠢的例子。Dick不是要杀了他就是把自己笑死。
Wally知道自己仍能在主甲板上拦截他,于是他让自己控制住感情。他重新戴上面罩,希望这能让他更容易把自己的感受全部藏起来。他深吸一口气,用超起速度跑起来,这既能解释他通红的脸,又能解释在他到达主甲板时的心跳加速。
毫无疑问,某个地方需要他——一场地震,一个巨型机器人,一个来自Snodgrass 5的外星人入侵——这样就有时间来假装这场对话从未发生,Wally不曾发自肺腑地告诉Bruce他极度希望Bruce为他自豪。
又或者亲吻他。
当然想要Bruce吻他。
如果Wally还是个孩子而Bruce只是蝙蝠侠而不是一个有着Wally见过最湛蓝眼睛的人,这事情会简单得多。那双蓝眼睛在他停在Bruce身边前就一直看着他。Bruce这么做把他吓坏了。
“什么情况?”Wally问道,试着用平常的音调说话。他担心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个破音的小孩。是啊,很吸引人。
“地震,在土耳其,里氏4.8级。”
“我去那儿。”Wally说着,声音出现在他的耳机通讯器里。
“世界需要英雄。”Bruce轻声说道,Wally咧了下嘴,快得像道闪电,他飞快地跑到了梭机坪那儿。这场任务里最慢的事情就是飞到地球上,他才在一半的路程,星星懒洋洋地从身边滑过,耳机里JLA频道忽然响起嘈杂声,似乎是Bruce集结了装甲部队并将他们送往灾区。
这就是他们做的事情,他们非常擅长。蝙蝠侠的声音轻柔地穿过混乱中心,每个人在这个时候都会收声。“与你们每一个人共事让我十分自豪。”
忽然频道陷入了死寂,Wally觉得喉咙发紧。Bruce刚才难道——?
“蝙蝠侠?”Clark听起来很担心。他似乎打算直接飞去瞭望塔确认Bruce没有被克隆人代替,一个完美的克隆。
“你那儿的氧气等级是不是调的有点低,蝙蝠?”绿灯说道,“听起来你好像说了点什么赞美的话。”
“你一定弄错了。”傻笑涌到了舌尖,但Wally不知道别人是否听到了。“专心群众,还有外星人。”
“哎呀,谢谢。”是超人,Wally一边点着头,一边听来来回回的玩笑话。蝙蝠侠做着他的工作,指挥大家该去哪儿,哪片区域需要关注。Wally听着大家闲聊,高兴地开小差。
绿灯询问他的到达时间,而神奇女侠插入一句报告区域里应急设备的现状。Wally回答了,因为他被训练要这样做。但他的心思并不在土耳其,它回到了瞭望塔安静的控制室,想象着Bruce要费多大劲调到那个频道并说了他刚才说的那些话,那些对他来说从来不是容易的事。当然,他说给了所有人听,但Wally懂得其中的意义。
至少他十分确定。
他觉得自己能看到Bruce在笑——一个几乎紧巴巴的吓人的笑容,但没有关系,因为这是一个进步,Wally懂的。他在这方面比Bruce要好,并且在他被需要时,他是一个耐心的男人。
现在他需要明白他没有浪费他的时间,自从Wally长大,没有想象中的事情在他们之间改变。
飞船在云间滑过,染上第一缕朝阳的玫瑰色,降落在了灾区中心。整个世界看起来像发着光、布满尘埃并带着粉红色。Wally深吸一口气,这会是将来一段时间里最后一口新鲜空气了,接着按下了门口的控制按钮。
“一个新的开始。”Wally自言自语道,并不在意麦克风是否捕捉到这句话。Bruce为他骄傲,也许还不止。不算上地震这事的话,这真是该死的美好的一天。


THE END


评论
热度(2)
  1.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阿满的爬墙编年史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