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翻译】Sweater Thief(冷闪)

温杪杪:

我折腾不好LF的格式我认输_(:зゝ∠)_


Sweater Thief

毛衣小偷



简介:

莱不停地带走巴里的一些所有物,这使巴里认为莱有偷窃癖。

 

+++++

 

起初,巴里确信那只是一个意外。莱吻别他时穿着巴里的毛衣,肩上背着他自己的包,包里只是工作相关材料( 巴里固执于他是一名大盗,而莱仍然坚守着不为犯罪理由工作的理念)。在莱嘟囔着关于在巴里的午餐时间里餐厅外区的相聚时,巴里发誓他的洗发水被装在莱的包中了。

莱甚至不需要洗发水,他是圆寸发型。

 

 ===================================== 

 

莱做了意大利面。这本是件让人印象深刻的并且享乐于美好家庭生活的事情,如果莱没有全程把他的手机放在耳边,并在Mick试图对他进行可怜的指挥时对他叫嚷。

巴里告诉他只需要谷歌一下做法,那只不过是意大利面但显然曾经与意大利黑手党的一些经历给了莱对于某种意大利面酱汁的追求,而只有米克知道怎么做出这种味道。

 

巴里和莱尽量像文明人一样坐在餐桌旁吃掉这些面。莱问巴里他是否看过UFC,然后他们聚在沙发上用巴里的电视播放这个节目。 莱看着屏幕,试图观察到每一位倒下和仍在动作的格斗选手和每次巴里为了糟糕的一拳眨了眨眼睛,很受打击的喊道:“啊呀!” 时,他脸上的那个愚蠢的笑容。

 

巴里像一只树懒一样倒在沙发上,莱有时会起身为自己拿一瓶啤酒并给巴里带一些饼干回来,直到最后他们都沉沉睡去。

 

清晨,莱准备含糊的向米克道歉前,在巴里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当巴里最终不得不接受阳光如此残酷的从窗口进入房间流连忘返,这意味着他需要起床并且换衣服——然而他无法找到自己最喜欢的夹克和咖啡壶。

 

===============================

 

“你带走了我的咖啡壶?” 

“哦。是的,我带走了它。”

“这是你带走的全部?”

“你想停止,明白了吗?”

“莱,人们会不小心带走咖啡杯但不会带走咖啡壶。”

“这是有趣的。五点见面。”

 

======================================

 

巴里叹息着,手还在因此颤抖。汗水从莱的额头流下,而他闭上眼睛并满意的张开嘴。巴里抚慰着他, 莱呻吟着向他伸出手。

巴里抓住莱的手并亲吻它,上帝啊,莱的微笑在早上如此美丽。“嗯嗯。”莱这样示意着。巴里点点头,再次亲吻莱的手。

“你的手是冷的。”巴里咕哝道。他调整腿的位置,呻吟着挺起胸膛,但莱拉住他,让他的腿绻曲起来,而另一只手环抱住巴里的肩膀便于他们更加亲密的靠近。


“我们在你的公寓…”巴里慢吞吞的说到,他闭上眼睛感受着与莱高潮后的余韵,那感觉很好。

“嗯,是的。“莱恩用鼻子磨蹭着巴里的脖子发出满意舒服的叹息。这一切都让Len感到满足。


巴里咕哝着,“那为什么我的枕头和毯子在你这里?”

莱耸了耸肩,又叹了口气,没有回答。

 

============================================

 

莱坐在巴里的餐桌旁,眉毛上出血的地方正用一块布压着,急救箱就在他的面前巴里则按照莱说的那样翻找他的衣橱。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还在那个地方工作,”莱恩不满的大声说道。

“这就是所谓的“职业”。我不只是一位警。”巴里说着皱了皱眉,俯下身打开抽屉。现在是10月份,可他不能找到任何一件长袖的衣服。

“我有一个职业的。”莱恩强调这点。

 

巴里站在走廊里皱眉怒视着莱。当这个男人为救下一位无辜路人而受伤时他很难保持自己对他的气愤。莱作为英雄……这看起来很不错。尽管如此巴里依旧有有足够的理由来生气。“说起你的职业。”巴里同样想提及这个。

 

莱打开绷带,淡定的说:“然后呢?”

“你需要改掉你的偷窃癖,”巴里说,他试图去谅解这件事。

莱愣住了,他困惑的看向巴里眨了眨眼,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我的什么?”

“偷窃癖。”巴里用友善的语调重复了一遍。

“我没有偷窃癖,”莱恩辩解道。

“你有。”巴里坚持着,“你……我需要进行现阶段干预吗?你一定是的,莱——”

“不,我没有。”莱坚决否认这件事。

 

“你总是带走我的衣服,”巴里提醒他。

莱眯起了眼睛。“所以呢?人们总会带走他们男朋友的衣服。”

“那……那是十几岁的小女孩会带走他们男朋友的连帽衫。莱恩,你带走了我所有的衣服。”巴里皱着眉头说道。

莱把绷带贴在他的眉毛上,有些恼怒的说。“这并不意味着我有偷窃癖。”

 

“你偷走了我的咖啡壶,不止一次。”巴里提醒他。

“你也总是偷回去。这很有趣。”莱恩说。

“真的?”巴里自卫似的双手环抱,“那你为什么带走我的毛巾?还有我的洗发水和肥皂?”

 

“因为现在的情况就成了你所有的洗浴用品都带到了我这里。”莱露出得意的笑容,俯下身子用他的手指摩挲桌子,“你不喜欢你所有的洗浴用品在我这里吗?”

“额……”巴里有些困惑,“只是——可能——只是——只是需要收敛一下。”

 显然这有一个解决方法。”莱恩指出这点,像学习对方一样歪头看向他。

“什么?”巴里生气的问道。

“搬过来,和我同居。”急救箱“咔嗒”一声被莱关上,他试图专注看自己的手以防在和巴里的眼睛对视时目光闪烁。 

“否则你会用我的毛衣作为人质?”巴里突然咧嘴一笑。


莱微笑着承认:“没错。”



END

 

评论
热度(42)
  1. 中城北极圈集中供暖基地喝点热水 转载了此文字
  2.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喝点热水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