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蝠绿】五次Hal和Bruce几乎约会成功,一次他们确实成功了(大概) (1)

晚星:

几个小时前,蝙蝠侠和绿灯侠联手捣毁了一个跨星际贩毒团伙在哥谭的据点,并救出了五位险些被拐卖到宇宙尽头的女孩。护送完最后一个倒霉姑娘回家后,Hal抱怨说他饿坏了,并像只被雨水打湿翅膀的绿蝴蝶一样在Bruce周围幽怨地浮来浮去,直到Bruce同意一起吃宵夜才降到地上。Bruce不想在这个时段叫醒Alfred来做饭,于是他们换上便服,打算在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里随便吃一顿。账照例由Bruce付。

店里非常安静,仅剩的服务员是个皮肤黝黑的墨西哥裔姑娘。她累得眼皮打架,点单时几乎要趴在桌上睡着。Bruce不想干扰这孩子休息,于是就买了两份外卖,打算和Hal在街上边走边吃(他很高兴Alfred看不见他这么干,这食谱、这吃法和这时间点能让Alfred生一星期闷气),并提醒自己以后要记得多关注哥谭餐饮业的状况,也许还要研究一下城中的少数族裔分布。出了门,他正想把纸袋递给灯侠,却发现后者正怔怔地看着他。

“怎么了?”

“Hey,Bruce,抬下头。我只想说……我是说,嗯,你瞧这些星星,”Hal突然望向天空,“她们看起来多么美……多么安逸平静。像一幅与世无争的画。而此刻,也许正有内战在上面爆发,也许这些光点是飞船射出的致命光束,正在夺走几千万生灵的性命。她们远比看起来得要致命,而又极具吸引力。但我还是喜欢在其中游曳……”

“哥谭的夜晚也是如此,”Bruce应答,“有时,最可怕的犯罪并不发生在街上,不在那些最显眼和肮脏的地方。它出现在一扇紧闭的门后,蜷缩在温暖的灰色法律地带,带着义警和英雄无法击穿的合法面具。你的灯戒可以检测出不少现有技术难以追踪的线索;有办法让灯戒得出的结果被视作合法证物吗?”

“啊?哦,我从没想过这个。”Hal犹豫地说,仿佛正被另一些远在天边的思绪困扰;他的神态微妙,好像在斟酌——这对Jordan来说至为纳罕——什么事情,“好吧,我下次去Oa的时候会问守护者的。”

Bruce在寂静中咀嚼着完全不脆的薯条,深刻地体会着良哥谭快餐业的必要性。一个路过的流浪汉看了他俩一眼,然后满不在乎地继续走路。

过了半晌,Hal才重新开口:“其实我只是想说,夜空很美。”

“我们有瞭望塔,”Bruce指出事实。“而且你是绿灯侠。你早该在外太空见识过不少星云了。”

Hal露出了一个被噎住的表情,让他回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Hal被拿走戒指时的样子。

“天哪,鬼家伙,你简直是气氛破坏狂。”Hal把纸袋捏成一团,精准地投进马路对面的垃圾桶,“说到这个,你知道梵高那幅画吧?嗯,我以前不理解他干嘛把星空涂成那样。当然,我不懂油画,所以其实我现在也不理解。只是我后来发现,当我飞行——当我飞得非常快时——环绕在我周身的群星,看起来的确是如同画中那般旋转。”

“所以呢?”Bruce不置可否地挑起一边眉毛,用以掩盖他对Hal竟能读对梵高名字这件事所感到的惊讶。Hal Jordan原来还有点文化;他提醒自己,回蝙蝠洞后得稍稍修改一下笔记本上的联盟成员资料。

“所以……我在想……咳哼!”Hal清了清嗓子,“你要不要……和我……一起飞一会儿?不是为了工作,就只是到处看看……逛逛。……平时,你总是很讨厌我用托盘或球来带你……所以,额,也许这次我们能试着……”

“现在?凌晨三点?在哥谭?”Bruce几乎难以置信;他揣摩着几个钟头前Hal把星际黑帮局势分析得头头是道时的模样:难道绿灯侠真的只是在假装他没那么蠢?“灯侠,这简直不可理喻。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没倒好什么外星球的时差,但我明天——我今天还有工作要完成。那些用来赔偿你砸坏的大楼的钱可不是魔法独角兽挥翅膀变出来的。”

话已出口,他便觉得自己有些唐突。大概他是太疲劳了吧,连礼貌也和时间一起流逝。Alfred可不会喜欢这样的举止。Bruce的口气软了下来:“抱歉,Hal,我刚才有点粗鲁……总之,关于团队作战飞行队列的提议,我们可以在下次的联盟全体会议上讨论——”

话音未落,Hal早已化作一道绿光疾驰而去。

“——而且你还没拿你的那份。”

 

于是Dick发现自己多了一份宵夜可以吃。作为回报,他勉为其难地没把Bruce偷吃垃圾食品的事告诉Alfred。


评论
热度(88)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