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When in Vegas│拉斯維加斯婚禮(藍金藍無差,PG)

魔法貓:

By: ShibaScarf

原作:DCU
分級:PG
配對:Blue Beetle/Booster Gold 無差
原文網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223991
授權:

沒有BETA,歡迎糾錯。


摘要:
馬克思為他生命中所作的每一個決定感到後悔。

有畫手為這篇文配了圖:http://boogerbuttle.tumblr.com/post/122713561027/scenes-here-n-there-from-shibascarfs-fic-here



當他聽聞先鋒和甲蟲從他們的任務中歸來,馬克思立刻將他們召進他的辦公室。他在他們走進門時換上了他那副不苟言笑的皺眉表情。

他們看起來十分疲憊,馬克思觀察著,但明顯沒有內疚。

「坐,」他指著兩個放在他桌前的椅子命令道。他們照做了。他們都身著便服,對先鋒來說這意味著一件印有他自己的臉的T卹衫和牛仔褲。而對泰德來說,則是一件圖案和平時一樣奇怪的衣服,一部分像是五十多歲的商人、一部分像個惡夢。

「我們甚至還沒開始拆包呢,馬克思。」先鋒開始抱怨。「我們現在怎麼可能已經做了什麼讓你生氣的事呢?」

「當我送你們去維加斯──」馬克思開始,而泰德打斷了他。

「以你的方式(by the way Max),你讓我們做火車去,這旅程來回就要三天。我想我們寧可搭一架生鏽的飛機或開臭蟲或就只是傳送過去。別以為我們沒注意到你在試圖擺脫我們整整一週。」

「當我送你們去維加斯,」馬克思繼續說,感覺到有東西在他下顎後方爆開彈跳以致於難以咬緊牙跟,「我給了你們三個簡單的指示。」

「別做任何蠢事,」先鋒和泰德異口同聲地說道。馬克思抬起一根手指並期待的望著他們。

「呃,」泰德說,看向先鋒尋求協助。先鋒聳聳肩。

「絕對不要賭博還有在同花順幫開始行動前保持隱蔽,」馬克思惱怒地補充道。「這不應該有多難。神知道你兩待在一起就是場災難,但我還以為這些(handle without consequence)*2對你們來說足夠簡單。」

「我們做到了,」先鋒抗議。「同花順幫進監獄了,而我們沒有毀掉任何建築物或給團隊造出任何一件公關惡夢。在火車上趁至沒人認出我。」(最後這句話附帶著一個噘嘴;馬克思無視了它。)

「所以這個,」馬克思暴躁地說,從辦公桌抽屜中拿出第一級郵件的信封,「不是你所謂的公關惡夢?」

他們三人低頭盯著信封,它有著辦公文件夾的大小和清楚明瞭地來自拉斯維加斯的地址。馬克思從中拉出一片DVD和一張在最上方用水鑽圍出一個俗氣超人標誌的照片。

照片上是泰德和先鋒的影像,全套的義警制服而且看上去像是剛跌跌撞撞地離開一場酒吧鬥毆,他們的胳膊繞著對方的肩膀,著對拍攝者豎起拇指。他們旁邊緊貼著一個看似苦惱的超人仿冒者。

一陣緊張的沉默。

「我不記得我做了這個,事實上,」最終先鋒說道,「但我們遺失了大概六七個小時左右。」

「賭場裡有很多免費的酒,」泰德緩緩地同意。

「這是在戰鬥以後,大概,」先鋒輕快地說道。「這一定是,如果我們都和人交手過(beat up)還穿著制服。沒有規定說在和他們交戰過後還要保持隱蔽啊。」

「所以你是在告訴我,」馬克思緩慢地說,「你們沒有任何關於和皇家同花順幫交手的記憶了?你們就是……醒來然後讀了他們被捕獲的報導然後決定任務完成了?」

接著是一陣內疚的沉默。

「無論如何,」先鋒說,「如果就是這樣,我們也沒惹上太多麻煩,對吧?我們在維加斯找到一個穿得像超人的傢伙然後和他拍了一張帥氣(cheesy)的照片。這不是你所說的公關災難。」

泰德臉色發白地盯著DVD。馬克思再次朝抽屜內伸手拿出一台便攜示播放器。他打開DVD的盒子,將光碟滑進播放器中,按下撥放鍵。

「我看見泰德已經開始了解情況了,」他冷冰冰地說。「讓我們來幫你釐清事況,先鋒。」

影片的開頭是一張看起來像是用Windows系統中的movie maker軟體拼湊在一起的小卡片。上面用簡單的白色字體在黑背景上寫著,「西奧多柯德與邁克爾卡特的婚禮」。

泰德咒罵著。馬克思暫停影片一會兒,只是為了在再次按下開始鍵前看看先鋒目瞪口呆的臉。

這影像畫面十分劣質,且開始時焦點模糊,但那的確是泰德和先鋒,站在俗氣的紅、藍、黃色的禮拜堂中,在牧師(穿得像超人的那一位)的兩側。兩人都穿著印有藍色與金色的「我<3拉斯維加斯」字樣的上衣。兩人都很明顯地醉醺醺地。

「它在錄嗎?」泰德問,對著鏡頭眨眼。先鋒則熱情地揮手。

「嗨,馬克思!嗨,陶拉,嗨,蓋!嗨,L-Ron!」先鋒指著鏡頭,沉重地靠在泰德身上(同時因為身高差而顯得十分笨拙)並微笑著。「碧碧,你欠我十元!他說了好!」

「馬克思會殺了我們的,」泰德說,看起來一點都不懊悔地對著鏡頭揮手。

「只是做個確認,」牧師打斷他們,「你們倆確實填了結婚證書?」

先鋒將上述文件從他的口袋拉了出來並展開它們。

「而且我用了你的姓,」他嚴肅地告訴泰德。「比起邁克爾卡特我更想當邁克爾柯德。」

坐再馬克思桌子對面的先鋒點頭同意。馬克思瞪了他一眼。就在典禮終於開始時,馬克思按下快進鍵。

「你跳過了誓言的部分,」泰德抱怨。

「你們可以晚點在看。,」馬克思咆哮。「對我來說一次就夠了。當我說它們既尷尬又滿是笑話時相信我。(Believe me when I say they were embarrassing and riddled with jokes at each other’s expense.)」

馬克思按下播放鍵時正好在泰德某項顯然涉及到了「放屁墊」這個單詞的提議尾端。幾秒後,鏡頭搖晃了幾下,在爆炸撼動教堂時倒了下去。

「狗屎,」先鋒在鏡頭外大喊,「我們等一下就回來!」

短暫的跳切後,兩人重新回到螢幕裡(相機已經被扶正了),穿著他們的制服,看起來令人難以置信地因為戰鬥衣著凌亂而醉意卻仍毫不遜色。牧師看上去與馬克思的心情非常相似,也就是說他非常後悔他所做的讓自己落得如此境地的每一個決定。

「你有交換用的戒指嗎?」超人(Superman-Knock-off)*2問到。先鋒大笑著誇張的將他的聯盟戒指套上泰德的手指。

「所以那就是這麼發生的,」馬克思桌子對面的先鋒嘟囔。

「簡直一點都不實際,」泰德同意。「你用那個來和罪犯戰鬥。我沒辦法用那做婚戒。」

回到螢幕上,超人開始高談闊論一些反對工會的言論(Superman was running through the usual spiel about objections to the union)。馬克思再次咬牙。

「好吧,就像我們想要的那樣說吧。」先鋒催促超人。

超人看起來就像吞了檸檬。

「以真理、正義與美國精神之名,」他乾巴巴地開口,「我宣布你與你的伴侶結婚了……你現在可以……親吻甲蟲了。」

先鋒歡呼著抓住泰德吻了他。

馬克思按下停止鍵。

「我能預期先鋒做出這種蠢事,」馬克思暴躁地說(並無視了回覆的抗議聲)。「但你,泰德?在所有關於先鋒為了錢和那老女人結婚的大驚小怪之後,我還以為婚姻對你來說是更嚴肅的事。」

泰德的眼神飄向四處,就是不對上馬克思的眼睛。

「先略過最明顯的秘密身分的問題不談,」馬克思疲憊地說,「我現在擔心的是離婚手續帶來的媒體報導和法律上的麻煩,更別說人力資源部的惡夢了,」他拿起座機開始撥號。「稍等一會,我能致電給我最好的律師,我這有存他的號碼。」

「呃,事實上,」先鋒開口,同時泰德緊張地咳嗽。

馬克思停頓。審視著他們的反應並瞇細了眼睛。

「不,」他說,恐懼乍現,電話被遺忘了。「你們在跟我開玩笑。你們想留著婚姻關係?這是某種詭計嗎?你們是為了節稅才這樣做的嗎?如果是為了節稅你們完全可以告訴我。」

「我甚至不繳稅,」先鋒嘟囔。馬克思懇求似地看向泰德。

「我確實說了好,」泰德指出。「而且我算是和他睡在一起(sleeping with him off and on)到現在大概有三年了。」

「離開,」馬克思說。「我們不會討論這個,而且我完全不想知道任何細節。滾出我的辦公室。」

泰德從播放器中退出DVD,撿起照片和DVD盒子,站起身準備離開。先鋒坐在他的椅子上向前靠去。

「事實上,馬克思,我想知道我們能不能得到一些假期?你知道,為了去度蜜月。」



*1 handle without consequence:譯者完全搞不懂這是什麼意思,望賜教_(:зゝ∠)_

*2 Superman-Knock-off:這個也是想不到什麼好譯法......

评论
热度(30)
  1.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魔法貓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