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2015.07.05]心里的呼唤(衍生/一发完结)

 @起名啥的好麻烦 

福:

心里的呼唤

 

*动画衍生,人物上有些微剧透,无甚影响,请放心。

*非CP向。

*作者是苏粉(。

*OOC,请慎入!

 

 

江流儿虽然是个孤儿,但长到现在这般年纪,真没受过什么大委屈。他师傅在化缘念经打坐参禅这事儿上是唠叨了一点儿,其他时候倒对他十分纵容。长安城里的居民大多都认识行脚僧法明,积年累月地,连带着就记住了这个跟在他身边的孩子。江流儿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虽然他化缘的时候总是会溜去听大闹天宫的故事,偶尔也会给大家添点儿麻烦,闯个小祸,但是由于长得聪明可爱,性子调皮却十分勇敢善良,大伙儿对这个孩子也就多了几分无奈的宽容,看到他化缘便会丢几个铜板或送几个馒头。

 

法明当初是在河边捡到他的,因此给他起了江流儿这么个名字,长安城里跟他相熟一些的随着法明唤他流儿,被他捣了乱便咬牙切齿地直呼全名,却又舍不得真揍他一顿;还有些不熟悉的,也会笑眯眯地叫他小和尚。

 

所以江流儿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喊自己小屁孩儿。

 

孙大圣一开始显然对这个叽叽喳喳又好奇心爆棚、啥玩意儿都敢招惹的小孩子烦到了极点,一度被逼到了崩溃的边缘。后来发生了一些事儿,他发现这个烦人的小孩子似乎也不是那么烦人了,甚至还……挺可爱的。

 

这种心理变化直观地表现在了称呼上——江流儿成功从“小屁孩儿”上升到了“小孩儿”。

 

那天他们在河边过夜,晚餐还是老样子,但篝火烤鱼的味道和野果熟透后的甜腻香味儿融在一起似乎格外刺激食欲,一行人吃得倒也挺欢。小姑娘坐在孙悟空的头顶,抱着颗桃啃得十分起劲儿。鉴于桃汁儿不断地滴在自己的脑袋上,孙悟空把她提了起来,放在了一旁的石头上。谁知道小姑娘离开了他的手,连桃子也不啃了,一瘪嘴眼看着就要哭起来。孙悟空无声地哀叹着,认命地把胳膊又塞给了她——自从抱着自己的胳膊顺杆儿往上爬、又在他的脖子上骑过之后,这孩子已经赖着他一整天了,连一直坐得挺开心的竹篓都不肯进。

 

“你啊……想干啥?”孙大圣咬牙切齿地问,另一只手的手指头在女娃儿脑门上点了点,不过没敢使劲儿。

 

一旁啃着鱼的老猪闻言哼哧一笑:“你毛儿多,她喜欢。”

 

“闭嘴吃你的饭。”

 

“我说猴子,”原天蓬元帅当没听见他的话,两个眼珠子滴溜一转,“你看咱们就在河边,要不你下去洗洗?别人家孩子闻着嫌——哎哟!”

 

他的话没能说完,鼻子上就飞来一个杀伤力极强的桃核。眼瞅着孙悟空手里已经握上了一块石子儿,老猪颇有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觉悟,立刻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神态自若地重新啃起了他的鱼。

 

孙悟空懒得跟他计较,转头把视线又放回到小姑娘身上。一会儿功夫,这孩子眼看着就又要爬到他肩上了。

 

“俺真是服了……”

 

他轻手轻脚地把孩子提起来放在臂弯里,小姑娘捧着他的手指不愿意松,玩儿得格外开心。孙悟空想把手抽出来,却又怕她再哭起来,只好放任她掰来掰去,时不时还要咬两口。就在他找不着可以转移注意力的东西时,发现了坐在一旁朝这里呆呆望过来的江流儿。也不知道是在看他还是在看小姑娘。

 

“喂,小孩儿。”孙悟空喊道,“这女娃跟你什么关系?”

 

“……啊?”江流儿回过神来,没听清。

 

“俺问她跟你什么关系,是你师父又捡的妹妹?”

 

“哦,不是。”这回江流儿听清了,挠挠鼻子解释起来:“那天山妖来抓小孩子,我从山妖手里把她抢过来的。我在长安城的时候,她妈妈总是给我很好吃的包子,我就想着自己一定要救她。”

 

“是么……那她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反正我一直喊她傻丫头。”

 

“傻丫头啊……”孙悟空低头看了看正在流口水的小姑娘——她脑袋上扎起的两个小辫儿随着身体一晃一晃的——没忍住笑起来:“是挺傻。”

 

江流儿盯着他的笑容,又开始发呆了。

 

说起来大圣没怎么对他笑过,连名字也没喊过呢。大圣是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吗?不对呀,江流儿记得自己告诉过他的。那大圣是不是不喜欢我啊?小和尚心里直犯嘀咕,越想越委屈,连嘴巴都撅了起来。老猪已经吃饱了肚子,这会儿正闲得发慌,瞧见他情绪低落,十分积极地凑过来问道:

 

“小师父这是怎么了?”

 

“没、没什么……”江流儿到底不敢说出来真相,找了个借口搪塞老猪,“我就是觉得在这儿坐着没意思。”

 

“这样啊……我有个主意。”

 

老猪忽闪了几下两只耳朵,艰难地站起身,朝孙悟空喊道:“猴子,走,小师父觉得没意思,咱们去那边儿草地上玩会儿去。”

 

孙悟空瞥过来一眼。

 

“……小孩儿就是麻烦。”

 

老猪当他默认了,拉着江流儿率先一步钻进树林,朝树林后面那片开阔的草地走去,完全没注意到江流儿情绪更低落了。

 

大圣是在嫌他麻烦吗?小和尚耷拉着脑袋,有点儿伤心,又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办。

 

草地一直延伸到平缓的山坡顶上。月亮低垂在天空的一侧,清辉拥裹着夜晚的风,在山坡上悠悠飘荡,仿佛触手可及。看到草丛里潜伏着的萤火虫时,江流儿的心情总算有了好转,毕竟是孩子,眨眼间就被四下惊起的一片星火吸引了注意力,追着它们跑来跑去,放声大笑,连大圣选择不跟他一起玩儿、而是坐在一旁的石头上照顾傻丫头这事儿都没能影响到他。不过他玩儿得太专注,没瞧见孙大圣看见他从眼前跑过时露出的那抹笑。

 

“差不多了吧,明天还要赶路。”

 

月亮往他们头顶又升起了一些时,孙悟空站起来朝两人喊了一句,没管他们的回答,抱起傻丫头朝河边走回去。老猪陪着江流儿跑来跑去,早就累得直喘,听见他这话就像看见了救命稻草,二话不说跟了上去。走了一段路,孙悟空觉得不对劲儿,扭头一看,江流儿远远地落在他们后面,小小的身影几乎没入晚风吹荡的草丛里。

 

“老猪,你先走。”他停下脚步说道,把怀里的小姑娘递过去,“给,抱着。”

 

“哎,别,这,”老猪像捧着个烫手山芋一样皱着脸,“她要是哭了怎么办?”

 

“不会。反正你肚子软,她也喜欢。”

 

孙悟空摆摆手,示意他先回去,然后转身往回走。

 

远处,江流儿还在慢腾腾地挪着步子。小和尚跑得有些累了,但此举的确含有更多赌气的成分。他盯着自己的脚尖,心里默默猜测着,他们会发现自己没跟上吗?会等自己吗?大圣肯定又要说小孩儿就是麻烦了……

 

“江流儿,你干嘛呢。”

 

胡思乱想的小和尚一抬头,就看见孙大圣抱着胳膊站在他面前,微微弯着腰,面无表情,平淡的语调听不出是喜是怒。

 

“大圣!!”

 

江流儿往他身后一瞧,没人,顿时眉飞色舞地蹦起来:“大圣你叫我名字啦!大圣你是来找我的吗!”

 

“俺可不……”瞧见他脸上满满当当的期待,孙悟空临出口的话转了个弯儿:“……啊,是来找你的。要是不来找你,你走丢了会更麻烦。”

 

江流儿显然自动忽略了后边那句,登时乐呵呵地笑起来,跟在孙大圣身边欢快地往前走。忽的又像想起来了什么,他绕到孙悟空身前,张开了双臂。

 

“大圣!大圣!我能在你脖子上骑一骑吗!”

 

“做梦吧。”

 

“可是大圣,傻丫头都骑了一天了,我也想骑。”

 

“她才多大,你又多大了?说了不行就是不行。”孙悟空绕过他。

 

“哦……那好吧……”

 

孙悟空往后瞥了一眼,发现小孩儿垂头丧气的,嘴巴又撅起来了。

 

“……不过背一背你倒是可以。”

 

“咦?”

 

“不要就算了。”

 

“我要我要!!”

 

小孩子的欢呼声响彻在月光下。孙悟空只觉得背上一沉,有个软乎乎的、热气腾腾的身躯扑了过来,两只短胳膊毫不迟疑地搂住了他的脖子。他切了一声,没忍住一笑。

 

江流儿明显心情很好,语调高昂得像打了胜仗:“大圣大圣!明天我背着傻丫头,你背着我好不好?”

 

“江流儿,你可别跟俺得寸进尺。”

 

“大圣你又喊我名字啦!”

 

江流儿兴奋地高举起双手,随即又放下来紧紧搂住孙悟空的脖子,开始自顾自地念叨起来:“我还以为大圣你不记得我的名字了,一直很伤心呢。”

 

孙悟空没接他的话。

 

还说别人是个傻丫头呢,自己这不一样是个傻瓜。

 

大圣想着,揽在身后的手臂又往上托了托。

 

Fin

===========================================

FT:

 

看完电影萌一脸帅一脸(深沉

 

大圣苏炸,苏炸,苏炸,重说三。咳咳,其实是因为很喜欢导演的说法——一个“遇到中年危机的男人”,遇到这个小孩儿,变成了一个很温暖人心的“父亲”一样的角色。学着爱人和学着表达爱,这样的大圣我能死一万次_(:з」∠)_然后电影里大圣喊江流儿那几声我真他妈的绷不住,各种意义上都绷不住,CV给十分!!十分!!俩梗一融合脑洞就长成了这样,请不要见怪wwwww

 

如果大家看完能够有一点点共鸣的话,答应我,7月10号踏平电影院好吗!!!

评论
热度(147)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