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三代绿红】黎明之前#环太平洋au##bug和抄电影台词兼而有之#

雅戈-会剥柚子皮:

#00#

        

        自“英勇无畏”号机甲战士在太平洋西海岸附近彻底失联到现在已经超过三个小时,由于天气极端恶劣,无论远程卫星还是侦查机都一无所获,洛杉矶全城已进入红色警戒状态,然而三个小时之中,并没有任何kaiju(异形)入侵洛杉矶或附近港口的迹象。 

       偌大的控制厅只听得到机器设备有规律的运转声,空气像一块凝固的胶体,高达四十英尺的中心屏幕上偶尔闪现几粒流窜的雪花。这一切好像圣经里记载的那座塔,随着时间流逝堆累得越来越高,摇摇欲坠,所有人都在等着它彻底垮塌,万劫不复的那一刻。

        硕大的屏幕里突然有什么狠狠地晃了晃,正中央慢慢浮现出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

        “通讯信号恢复。”控制室立刻欢快地运作起来,各种数据开始飞速生成,向来以冷面铁血著称的布鲁斯韦恩将军一个箭步冲到屏幕前——脚步甚至有些趔趄——握着扩音器朝着另一头喊出简短的指令:“指挥中心,闪电,绿灯,报告情况。”

        “……嘿,头儿,我是哈尔,”几秒之后,对面一边有了回应,大量无法辨识的杂音之下,声音主人的疲惫却清晰可闻。“巴里他……”代号“绿灯”的贼鸥驾驶员似乎囫囵吞下了一块碎玻璃,“机舱破损,kaiju把他从舱里……总之我的drift另一端现在没有感觉了。”

        指挥室里重新变得鸦雀无声,韦恩将军的下颌不易察觉地蠕动了几下:“报告你的位置,哈尔乔丹,我们立刻派出直升机。”

        “总之在海里,说实在的头儿,现在我能看见的就有三只老三(注:第三量级kaiju)朝我冲过来,”哈尔说,声音里甚至带了点笑意,“我在向上帝祈祷那个离我最近的那个小点的被绊倒,这样我……”

        “报告你的位置,绿灯。”

        “我不知道,韦恩将军,现在咱们的无畏号一半的线路都断了——我几乎像个棍子戳在海里——半个棍子,不过自爆功能似乎还好用。”

      “别做傻事,乔丹驾驶员,我命令你等待救援。”

      “没别的选择,洛杉矶可有几千万人,你让我装死把这三个狗娘养的小崽子放进去?”

         “……哈尔。”

         “我也觉得我挺伟大的,头儿,你觉得我能追认个烈士什么的吗?对了,帮我告诉卡萝尔,我花了五美元买的假钻石就放在我的橱里,本来想骗——”屏幕中图像剧烈的颤抖起来,杂音声越来越大,哈尔乔丹口中剩下的半句话被什么东西猛的掐断,接着一切都消失了,就像一切最开始那样。

****

#01#

        “呃等等,迪克,你刚刚说我——我的什么??”身穿空军作训服的红发青年几乎是气急败坏地朝着身边年龄相近的小伙子高声喊了起来。

“嘘,嘘,别激动,沃利。”迪克说,手搭在朋友的肩上,“消息来源是Bru……我是说韦恩将军,可信度还是很高的。上头专门给你从底下的兄弟部队里挑了个搭档,估计这两天就到。”

        “我以为我有权自己选择——要我不认识的人读我的脑子,不不,我不愿意,我是有人权的。”

       “省省吧,你看看我,哥们儿,他们塞给我的是模范弟弟杰森,因为头一次drift失败我们现在衣食住行都被绑在一起。而且你知道为什么失败了吗,因为我看到他十四岁的时候拿着那把小手枪想杀了我。”迪克最后拍了拍朋友的肩膀,撇下沃利一个人在原地垂头丧气。

        

        

     十五年前,第一只来自太平洋的kaiju入侵旧金山后,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四只异形接二连三自太平洋底部的“裂缝”登陆,席卷沿海城市和港口。很快,人们意识到此时需要新的武器,各国快速联合形成战略同盟,为了对抗怪兽,人们打造了属于自己的怪兽,“贼鸥计划”就此诞生。起初计划屡战屡败,由于单一驾驶无法负荷贼鸥猎人机甲对于神经元的负荷。后来人们将两个驾驶员的神经与机甲战士结合,机甲战士改为了双人驾驶,一名驾驶员控制“左脑”,另一名控制“右脑”。“贼鸥计划”获得了巨大成功,然而优秀驾驶员由于各种原因不断减少,几乎是顷刻之间,东南亚和悉尼沦陷,东京沦陷,整个世界岌岌可危。2015年,贼鸥计划被叫停,“生命之墙”计划取而代之,所有剩余的贼鸥猎人和驾驶员全部迁往香港待命。

        其中,沃利·韦斯特迪克·格雷森及其余几个年轻人自十二岁开始作为机甲战士的未来驾驶员训练,五年前这些孩子跟随“残部”一起从纽约的训练营迁往香港地下。沃利是三年前在洛杉矶西海岸牺牲的贼鸥驾驶员巴里·艾伦的侄子,从十二岁起他就注定要接替他叔叔的战衣,无论是什么——甚至巴里的死——也无法改变这一点。

       对于一个年轻准驾驶员来说,拥有能够彼此信任配合默契的搭档是由训练走向实战的重要标志。而共同驾驶一个机甲战士的两名搭档不仅需要物理兼容度,二者在所谓的“心灵”层面也需要完全融合,即drift(通感)。drift起源于国防部高级研究局的战斗机驾驶员神经系统,两名驾驶员通过结合记忆实现心智合一,一起控制一部巨大的机器,结合的越深,能力越强大。沃利的叔叔巴里艾伦和他的搭档哈尔乔丹之所以在生前成为“英雄”驾驶员,拥有击毙kaiju五头的传奇战迹,正是因为二人拥有配合完美的通感。

       要和一个陌生人分享十九年的人生和连自己都不知道有什么的小秘密,上帝,谁会兴高采烈啊。

        迪克的消息果然灵通,第二天下午沃利正把自己吊在训练室的单杠上做第一百零八个大回环时,被唐娜——和迪克与沃利一样,从小受训的准驾驶员——传唤到了韦恩将军的办公室。沃利再三思考,没有,没有,他最近实在没闯什么祸,除了新搭档这事儿将军再没有理由把他提溜到办公室了——顿时,他的胃朝地底下沉了两沉。然后,他只得吞下一口混着空气的唾沫,把窝在脖子里的领子扯出来,硬着头皮朝未知的未来走去。

        果不其然,韦恩将军的办公桌前站着一个穿空军军装的年轻人。沃利走过那人的身边尽量装作不经意地打量了他两眼——黑头发,蓝眼睛,眉眼有点像拉丁美洲人——接着他在桌前站定,“啪”一个立正,正准备敬一个标准的军礼便被将军制止:“韦斯特中尉,这是来自空军三署二队的凯尔雷纳少尉,根据记录,你们无论作战方式还是思维方式兼容度都很强——”

       “所以长官,我们未来要一起驾驶贼鸥,对吧?”和这连驾驶员训练都没受过的小子?上帝,饶了我吧。和这——“菜鸟。”

      沃利听到自己嘟囔出了这个词,声音不大,却足够对方听到。

     凯尔雷纳的眉毛扬了起来。

  

tbc

       

        

   

   

     饶了我吧这种韦斯特同志组织给你介绍给对象的既视感xxxxz

        

评论
热度(22)
  1.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柳纵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警卫长亲卫队负责人柳纵歌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