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三代绿红】席卷而逝(公路&摇滚&垮掉的一代)

雅戈-会剥柚子皮:

01

1961年,古巴危机;日本和西欧经济开始崛起;福特公司生产了第一辆三引擎驱动的柴油家用轿车,标价六十美元。

除此之外,凯尔雷纳见到了沃利韦斯特。

        那是在洛杉矶西北部一块尚未列入政府开发计划的街区,一片真正的荒芜之地,孕育着真正的民主,供人呼吸的氧气充斥着机油味的可吸入颗粒物和悬浮的大块油花,随着人们的鼻息吞吐张牙舞爪地改变形状。凯尔.雷纳坐在被遗弃的圆筒型路障上抹画一副关于辉煌垃圾场的速写,他刚刚离开校园,是个有一半拉丁美洲血统,头发黑如鸦羽的青年,手里有一根干巴巴的含碳铅笔,西装上衣口袋的纸包有两颗粉红色的lsd(致幻剂)。他把纸包从口袋取出,药倒进手里囫囵吞下,然后抹了把嘴,把包药的画纸叠成四叠重新放回口袋里。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嗑药的,这让他好受许多,“不记得”是让人不强迫自己回忆过去的最好理由。

       那个时代,公交车从不在黑人区停靠,因此凯尔只能徒步十公里跋涉到这城市的边缘,待会儿他还要徒步跋涉回位于市中心东北部的住处,但是他可以等到黄昏再动身,他唯一不缺的就是时间。

        两个纤细得仿佛动作单线草稿的黑人孩子在垃圾山的另一侧大笑着尖叫,彼此追逐,这地方几乎没有白人——除了战后怀着梦想从南美洲偷渡来的难民和少量最后的吉普赛人。当然,除了像他这样的,虽然承认这点很让人不愉快——

        “您好啊,绅士。”

        ——无聊至极的人。

        一只用漫不经心的力度搭在他的肩膀上,凯尔被这突然从背后出现的问候吓了一跳,铅笔从原来本的轨道滑脱出来,立刻,一道果敢又硬朗的线条干净利落的分割了速写纸。

        好,这下子这幅画,连带着来回几个小时的步行,就全完啦!

        “我叫沃利.韦斯特。”那个不长眼神的小混蛋居然咧嘴笑着说,“是一个英雄。”

        “凯尔.雷纳,一个穷鬼。”他干巴巴的回应,用尽全力不让自己把手中的铅笔插进这小子的喉咙里。

        “啊,真棒,棒极了,”这小子还在笑,而且是真正兴高采烈的那种笑,丝毫戏谑的成分都没有,然后他一屁股坐到他旁边的另一个灰尘覆盖的路障上,完全忽视了自己给艺术作品造成的巨大损失,做出要同刚认识两分钟的陌生人促膝长谈的架势来。“我开车,想在这些垃圾仔细找找淘金者的遗迹,没想到在这儿还能遇见”他瞅了一眼凯尔的铅笔,“人。”

        因为注射吗啡的后遗症,凯尔得咬着自己舌头不让自己对着这小子的脸像白痴一样眨眼:“我吓你一跳了?”

      “哈!”沃利短促轻快地一笑,“我不怎么害怕活的东西,至少这方面不怎么怕。”

     “真好,我怕得要命。”

     “谁说不是呢,‘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毁灭于疯狂’”沃利突然站起来,屁股下的圆筒路障挣扎着倒地,凯尔看见他的眼睛是绿色的,好像夏天的青草,然后沃利握住他的手,湿热的手心攥着他的四指晃动,“要一起上路吗,凯尔·雷纳?”

    


        这之后的几个星期他们几乎走遍了洛杉矶周围一切残破的垃圾场和贫民窟,包括北部低矮平缓的山丘。沃利有一辆被叫做闪光(flash)的红色昆虫小卡车,二手货,风箱可能是被什么硬东西塞住了,在高速公路上逆风行进会发出咔哒咔哒的令人颅脑发麻的脆响。

        沃利是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正在斯坦福大学读第二个四年级,因为旷课学分没有攒够——显然他依旧不知悔改。沃利有一头金红色的半卷的头发,雀斑,长脸,绿色眼睛,四肢轻盈修长。驾驶小汽车时会把方向盘当成键盘用十指敲打,摇头晃脑,并用嘴巴叮叮咚咚地胡乱配音,凯尔听出来一部分调子是Pink Floyd的三首歌和Beatles的yellow summarize。

        另外,只要和他相处半分钟,就会知道此人非常——十分——健谈。凯尔被迫一边听着风箱发出的让人骨头架子散称一摊的叩击声一边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从现代主义文学和毒品到披头士,再到今天充当晚饭的三十盎司培根芝士汉堡。

        “告诉你个秘密,伙计,假如日后我写回忆录,你知道我会怎么开头吗?”沃利问。

        “今天的牛排好吃极了,所以我开始花时间放在回忆上。”

        “不。当然不你是笨蛋吗,我会在扉页写我的叔叔。”

        “这几个星期以来在这辆破卡车里,你每天都用二十八个小时喋喋不休,可我居然还不知道你的叔叔。”

        “噢,你当然不知道啦,因为我没有说过。我的叔叔有一艘小船,然后在暴风雨之夜里他把船划进了海里。后来人们在海上找到了他的小船,但是我叔叔就这么消失了,没人找得到他。”沃利磕着指甲咽下一口唾沫,“后来家里人只好从海里舀了一瓶海水埋进土里,在它头顶的墓碑上刻下我叔叔的名字。”

评论(1)
热度(19)
  1. 警卫长亲卫队负责人柳纵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柳纵歌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