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來自星星的你

我好像沒有發過這篇

與韓劇同名但內容是毫無關係的wwwww

寫這篇的時間是在2014/2月左右,其實也只是把一篇寫到一半的文拿來改,沒想到有點暴衝(?

老實說我回綠紅坑大概幾個月了,應該過陣子又會再寫文吧

一發完,背景設定,大概是半AU吧(?

那時候好像只是想看青少年談戀愛(


 

人們知道綠燈俠是在十年前,那時候海濱城發生了一件很大的販童案件,外星人在那時候才不再是秘密。

因為當地黑幫把孤兒賣給了外星人做奴隸,綠燈俠與他的軍團得知之後展開了圍捕行動。

那件案子在他記憶中只有一點點印象,但是看著現在躺在他床上的傢伙,才慢慢把以前的事情給想起來。

 

1.

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其實也不太普通,因為他母親死了,父親被當成嫌疑人抓入監獄,他現在的監護人是母親以前的朋友。

他們住在郊區,他每天通車上下課,他的監護人很忙碌,因為他是個警察,大部分時間在警局裡忙碌,他沒有參加過他的家長會或是其他活動,Barry不介意,因為他是他的工作職責。

所以大多數童年,其實到現在,他幾乎都是一個人度過比較多。

他有個夢想,所以他認真念書,考上了化學系,同時雙修犯罪科系,他想成為一個警察,一個驗證官,他想讓他真正的父親自由。

雖然累,但也很值得。

 

那天有就如往常一般,他正在念書,寫著報告。

他的書桌在窗戶旁,他只要看書累了就能夠看外頭的綠色植物讓眼睛休息,但也因為視野太過良好,在凌晨兩點時,一道綠色的光劃過天際,他站起身子趕緊打開窗戶,接著看到那道光掉落在後方的小山。

他抓著外套跑下樓,順便把停在門口的腳踏車給牽出門,人類的天性就是喜歡湊熱鬧,但對他來說,更多是第五類接觸。

約十分鐘後,他到達了綠光消失的位置附近,他這時候才想起來自己沒有帶手電筒出門,但是他又騎了一小段路,才發現自己有沒有帶手電筒似乎也沒這麼重要了。

因為那裏散發著微微綠光,他把單車給慢慢放在地上,走近看,他以為那會是個其貌不揚的外星生物,或是有著很奇怪觸手的那種,但都不是,那個外星人看起來像人類?

Barry隨手從地上撿起了石頭,以免這外星人突然醒來攻擊他,慢慢靠近之後,確認這個外星人完全的昏迷過去,他蹲了下來,用手指確認他是否還有呼吸。

還有呼吸,這個外星人沒有死,雖然這是好事一件,但是他突然不知道要怎麼把他搬回家,畢竟他露宿在這裡照顧他,或是他報警請警察來幫忙都不是太好的選擇。

Barry最後決定了一個辦法,但實在是很危險,他跑回去把單車給遷過來,接著脫下外套,努力的把外星人給弄上後座,然後用外套綁住他和自己的腰,只要騎慢一點應該就沒問題吧?

 

2.

雖然路上摔倒了一次,但是算是平安到家了,他把外星人給搬進屋子裡,丟在沙發上,他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再把他藏起來了。

他看著外星人身上的衣服,一些記憶才慢慢浮現。

這是綠燈軍團的記號,那個在全宇宙都出現蹤跡的綠燈軍團,在他小時候,悲劇都還沒發生的時候,他曾經看過這則報導,綠燈軍團破獲了宇宙販童案件。

但更大的標題是:外星人真的存在!

那時候不論哪裏都在討論這群外星組織,有歡迎以及批評兩極的聲音,小時候只覺得很酷,但事情發生後慢慢淡忘了,直到現在才重新回憶起來。

所以這個外星人是脫隊了?Barry開始猜想,但是直到摸上自己的臉頰才想起自己也騎車摔到了臉,他去拿出醫藥箱,幫自己先上藥,接著再來幫這個外星人上藥。

 

「Darryl?」

『Barry?你怎麼還沒睡,我告訴過你別熬夜的。』

「出了一點事情,我發誓我已經要睡著了。」

『你受傷了嗎?』

「有一點,可是有人受了更重的傷,能給我Docter的電話嗎?求你了。」

他聽見電話那頭嘆了口氣:『你會把所有事情都告訴我,對嗎?』

「我保證,等你回來我保證把一切都和你說清楚。」

 

Darryl聽完他的故事以後並沒有問太多,因為他相信Barry說的話是真實的。

那個綠燈標誌的戒指是確切的,Barry發現那燈戒一開始還會發亮,但之後就不再繼續閃爍了,而且他的制服退去,留下一套看著奇怪的衣服,Darryl協助他一起把他衣服給換掉,換成了符合夏季的衣服,而且方便活動。

因為Hal的右手斷了,現在正在打石膏,臉上和其他地方都只是皮肉傷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而他醒來時,醫生交代只能吃點清淡的食物,因為他太久沒進食一下暴飲暴食會造成腸胃負擔。

「你幫外星人看過病嗎?」Barry問。

「他是個人類,Barry。」醫生告訴他。

Barry若有所思,所以綠燈軍團裡面有人類存在?他還以為都是外星人呢,畢竟幾年前那個是個有紫色皮膚的外星人。

 

3.

那是第三天,也就是隔天,那個外星人,不,他是人類,總之就是他醒了。

Barry是下午放學之後才看到的,他坐在沙發上,一頭亂髮,Barry關上門,慢慢走到他身邊,「呃,嗨,我是Barry Allen,這裡是我家,你聽得懂英文嗎?」

他抬頭看著他,「有點生疏,但還可以。」Barry想到什麼跑去了廚房弄了杯水給他,他喝完水以後才說:「我是Hal Jordan.」

 

今天是第五天,Barry做了早餐,放在他面前,然後放了一隻抹刀在他手邊,一隻手打著石膏的拿起抹刀,插入吐司之中,然後拿起來咬。

「我以為這幾年地球人會文明一點。」他邊吃邊說,「你們還用手拿東西吃。」

Barry看了一下手中的三明治,這種東西還拿刀叉吃也太過麻煩,更何況,那個也不是拿來當餐具的,Barry決定安靜吃著早餐。

Hal把土司越吃越少,吐司支撐不住底下的重量從中間劈開,掉到了盤子裡,他看著Hal試圖在一次把他弄起來,卻徒勞無功。

Barry起身去廚房拿了隻叉子給他,順便把抹刀給收起來。

 

Barry在出門前拿了一張紙抄寫電話號碼:「我要去上課,如果你有任何事情,或是傷口疼痛,打給我,用放在客廳的電話,你知道電話是什麼,對嗎?」

Hal收下紙條:「我知道,雖然我在外太空住了很久,但是基本的東西我也還會。」

是喔早上的抹刀怎麼說,他沒把話給說出口,怕傷了這自大狂的心。

「那基本的東西你應該都知道怎麼使用?別亂跑,你有傷在身。」交代完最後一句之後,就關上了門,Hal從窗戶看到他騎著單車離開。

 

4.

Hal在下午時碰見了DarrylFrye,Barry的監護人,他本來慵懶的躺在沙發上,但是一看見他就又立刻坐起身子,也許是在軍團長期的習慣,不論在哪裡,看到長官就是要肅立,而Darryl正好是個警察。

Darryl脫下警帽,坐到另一張沙發上:「為了保護Barry的安全,我需要問你幾個問題,已確定你不是壞人。」

「Yes,Sir!」

「你為什麼從天上掉到地面,是受到什麼攻擊嗎?」

「我們本來是一個小隊在巡邏,卻地球衛星軌道上受到攻擊,我相信我的同伴們已經擊退了他們,這點可以放心,但我不幸受到較為嚴重的傷勢,失去意識,所以才會掉下來。」

Darryl點點頭,「你是人類,但你被外星人收養,你和海濱城那件案子有關係嗎?」

「我是其中一個被拐的兒童。」Hal回答時一點悲傷的語氣也沒有,Darryl開始推測他可能是個逃家的孩子。

「孩子們應該都被安置回家庭或是孤兒院了,你為什麼會被外星人帶走,是被綁架的嗎?」

「一切都是我自願的,我請求Abin Sur帶我離開的。」

「放輕鬆,孩子。」Darryl拿起自己的帽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休養吧。」

 

Barry回來的時候,桌上已經出現了披薩和炸雞,平時除了節日以外,很少會叫這種高熱量沒營養的食物來吃。

Hal單手拿著披薩咬,上頭融化的起司被拉的很長,Darryl則是用手拿著炸雞。

「別把地板用髒了,還有把雞腿留給我。」Barry走上樓,把書包放好後洗手才坐到Hal身邊拿起東西吃,此時Hal已經吃了兩三片披薩了。

Barry雖然是青少年,可是還是很優雅,至少不粗魯的方式吃著,Hal靠在椅背上,一臉滿足:「我從十歲後就沒有吃過披薩了。」

「外星人的伙食如何?」

「看情況,有時候很好有時候很糟,我討厭他們的祭典節日,那食物簡直不是人吃的。」

Barry拿了一根薯條給他,「你之後打算怎麼辦?」

Hal咬著薯條,「我不知道,我的燈戒沒電了,所以無法聯絡上我的同伴,而且我也找不到我的電池。」

「去超商買可以嗎?要幾號的電池?」Barry想著那戒指的形狀,應該是用鈕扣電池就可以了。

「不是那種電池。」Hal坐挺身子,「它是我們專用的能源電池,主要能量來自我們軍團的主星-OA,我們的戒指沒電都是靠那東西充電的。」

聽著真相是某種邪教團體,Barry沒說出口:「那東西長怎樣?你能畫出來嗎?」

Darryl拿了紙和筆來,最後他們發現左手畫圖實在是很難看,線條歪歪斜斜的,整個走樣。

「等你手好一點之後再畫一次,我和Barry會去張貼廣告,看看有沒有人撿到,在此之前,你好好休息以及恢復體力。」

「Thankyou,Sir!」Hal站起身子行軍禮。

 

5.

吃完晚餐後,Barry說他要去超市買明天早餐的材料。

Hal表示自己也想去。

「你就讓他去走走吧,他這幾天在家肯定悶壞了,你可以開車去。」Darryl說著,Hal來他家五天也幾乎沒有踏出去過家門一步,Barry只好帶他去。

用著他那張三個月前才考到的駕照。

Hal開門坐上副駕駛座,Barry站在駕駛座的門旁,深吸一口氣,打開門坐進去,他系上安全帶,發動車子。

這是他考到駕照後第一次上路,雖然超市在一兩公里處而已,但是這一段短短的距離讓他很緊張。

他把排檔打到R檔倒車出去,然後弄到D檔慢慢踩油門前進,也許是晚上,只有回社區的人和他們擦車而過而已,很平安的到達了超市,Barry簡直緊張死了。

 

Hal站在生鮮食品櫃子旁,Barry正在挑菜,他買了很多蔬菜,讓Hal一度以為Barry是吃素的,「你和你爸都吃這麼多蔬菜嗎?」Hal問,Barry將花椰菜放進推車裡。

「Darryl不是我爸。」Barry說,他看著Hal疑惑的樣子,只是說了句:「這有點複雜,晚點再解釋給你聽。」

推著推車往下一個地方走,這次終於到了肉類的櫃子,Hal拿起雞腿肉,放進購物車裡,然後一下子的時間,肉類瞬間比菜還要多了。

「你真的想吃這麼多肉?」

「你就是吃肉吃太少才會這麼瘦。」Hal拉了拉自己的衣服,很緊繃,因為這是Barry的。

「這是健康,常吃肉會出現心血管疾病。」Barry邊反駁邊把一些肉類放回架子上,「Darryl已經四十幾歲了,不好好照顧身體不行。」

Hal聽到是因為考量到另一個人,就瞬間無法辯駁了。

四大袋東西,一袋蔬菜,一袋零食,一袋日用品和一袋肉,Barry把東西放進後座,看著遠處試圖把推車弄成一排的Hal感到好笑,雖然他只有一隻手能弄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他坐上駕駛座發車,等冷氣涼了Hal也回來了。

電台打開時撥放著抒情老歌,他看了一下時間,都已經十點多了,他專注著倒車,直到開在路上,Hal才問起他:「你和Darryl不是父子關係的話,那是什麼關係?」

「他是我的監護人,他是我媽的好朋友,我媽死後,我爸進監獄,是他在照顧我。」Barry很輕鬆地說出這段話,但Hal離開地球在九也知道,提到親人的死亡絕對不會好受。

「我很抱歉,我不該問的。」

「沒關係,我習慣了。」他專心的開車,直到回家路上沒有再開口說話。

 

6.

早上的時候,Hal都是一個人在家,Darryl要上班,Barry的課則是滿堂,聽說他搞雙主修,所以是個大忙人。

Hal十歲以後就沒有上過學,他一開始還不懂雙主修是什麼意思,Barry解釋給他聽以後才了解。

「可是你不覺得這樣很麻煩嗎?」Hal問,他其實也不喜歡上學。

「其實很好玩的。」Barry邊笑邊說,Hal想起了一個名詞:書呆子。

Hal自己一個人在家時,他會做點運動保持精神,不然整天睡覺被知道了肯定會被念,Barry允許他進他房間拿書以及使用電腦,但他從來沒有拿書來看,只有使用電腦。

他不是沒試過看書,可是Barry的書都不是他看得懂的,而且他對於單字的認識只停留在小學,再更高深或是複雜的單字就看不懂了。

但他使用電腦也只會打打小遊戲,因為他能操控滑鼠的手只有左手,非常難使用,所以他通常玩了一小時以後就下樓看電視,等Barry或是Darryl回來。

他躺在沙發上快睡著時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他的電池,他還沒找到自己的電池,他急忙拿著筆和紙開始用左手畫畫。

左手本來就很難操控,但他一直重畫,試圖把電池的樣子給畫出來。

生活太過安逸,害他忘了自己是個宇宙警察。

Barry回來時,看見地上有很多紙張,而且他還認出來那些都是他報告的背面,Hal左手拿著筆不斷在紙上畫圖,Barry還以為他是撞鬼了,他隨手撿起一張來看,歪歪斜斜,但和第一天的圖很像,他能猜到Hal可能是想起來要找電池這件事情了。

他開始撿起地上的紙,畫了好幾張依舊沒什麼進步,線依舊是歪的,但外型大致上能看的出來了,「家裡的紙你可以拿列表機旁的,不用拿到我的報告吧?」Barry將撿來的紙整理好,發現Hal一臉困擾,Barry把他的筆拿過來。

「外型和你畫的差不多吧?」Barry問,Hal點頭,於是他開始在紙上畫出圓弧形,Hal有時候在旁邊說:這裡短一點,那裡長一點,反反覆覆的修改後,Hal才點頭。

Barry看著自己畫出來的成品:「這還真像是掛在馬路上的燈。」他又重新畫了一次在新的白紙上,接著問Hal:「資訊呢?」

「什麼資訊?」

「有外觀總也要有點資訊吧,它是什麼顏色,或是它還有什麼特點。」

「綠色的外觀,有提把,平常不會亮。」Hal現在才發現,要好好觀察一個東西的特性是多麼重要的事情。

「使用過度會變熱嗎?」

「不會。」然後他看著Barry寫上具有恆溫裝置這幾個字。

「大小呢?」

Hal比了長度和高度,「高三十公分,長十八公分,寬十八公分。」Barry在紙上寫下數字,Hal都只是大略比劃一下,Barry居然能輕易斷定出數字。

等到整張圖都畫以後,Barry命令Hal把這裡整理乾淨,他上去用列表機複印。

 

7.

他們拿著一疊失物協尋的單子在路上張貼。

Hal左手拿著,Barry負責張貼,在每一根電線桿,每一面牆,每一個店家,雖然大多數店家會以為這是很奇怪的玩具,但也還是會讓他們貼。

誰都弄丟過一兩個玩具,最心愛的那種。

「你還沒和我說過戒指能幹嘛。」Barry和他坐在餐館裡吃飯的時候,他提到。

「主要是能把東西具現化,然後當通訊器以及定位系統還有很多功能。」Hal邊說邊試著將肉丸用叉子叉起來,Barry幫他用湯匙固定後才讓他順利吃到肉丸。

「聽起來很萬能,但居然要充電。」Barry找到了這一點吐槽,Hal聳聳肩,從小看著充電這件事情,也沒感覺有什麼不對。

晚飯之後,他們打算再四處逛逛,去遠一點的地方張貼海報,雖然學校關了,但外面的公布欄依舊可以使用。

「大學好大啊!」Hal看著校區地圖說著,以前在小學的時候,校區可能只有兩棟樓這麼多的空間而已。

「所以有很多公佈欄可以貼。」Barry從他手上又抽了一張,突然瞄到Hal的口袋有微微綠光。

「是有螢火蟲飛進你褲子裡嗎?」Barry指著他口袋問,Hal伸手進去,拿出來的是他的燈戒,雖然右手斷了可他沒忘記燈戒要隨時放身上,畢竟是宇宙中最危險的武器沒有之一。

Barry記得Hal說過這燈戒完全沒電,如果還有電的話,怎麼可能還耗在地球上,Hal用左手拿著四處轉轉,轉到某一個方位燈戒特別亮。

Hal開始往那方向走,Barry跟在後面,最合理的解釋就是這是個聯繫裝置,靠近就會有反應,所以Hal一直在找的東西在自己學校裡?

Barry邊走邊想,他家離學校至少也有半小時的車程,怎麼東西同時掉下來會掉這麼遠。

但走到了走廊門口才發現門被鎖上了,因為這棟是新大樓,而且是放工科機器的地方,這是Barry很少踏入的區域。

可是門鎖上了,接著他看Hal隨便撿起一塊石頭,作勢要往窗戶砸,「你這是想害我們被抓起來嘛!」Barry及時拉住制止。

「但電池就在裡面啊!」Hal顯然很心急。

Barry想了一下,拉起自己的帽兜,然後拉著他繞了建築物一圈,最後找到一個監視器死角:「至少這裡打破我們不會被拍到。」

兩人站得遠遠的用石頭敲破玻璃,接著小心翼翼地爬進裡面,Barry在幾年後回想起來一定會說自己怎麼會做這種犯罪的事情,尤其監護人還是警察的情況下,裡面也還是有監視器,所以他們更像個小偷一樣偷偷摸摸,跟隨著戒指的光亮度,他們到了一間辦公室外面,他們探頭從窗戶看過去,有一個抽屜裡面微微散發著綠光。

「好極了,我又得打破一扇窗戶了。」Barry轉了轉前後門的鎖,「你那東西就不能遠程呼叫嗎?」至少監視器會拍到是個東西自己動,而不是一個學生蓄意破壞。

Hal好像被這麼提醒以後才想到這辦法,可他不確定這有沒有用,畢竟燈不是帶在身上就是放在家裡,他集中了注意力,他們同時聽見抽屜在動的聲音,可見是鎖住了,沒辦法拿出來,Barry只好確定自己的臉不會露出來以後再去撿一塊石頭往窗戶砸,「Hal Jordan,你欠我欠大了。」他小聲的說。

 

8.

他們挺幸運的,找了第一個抽屜就找到了鑰匙打開被鎖上的抽屜,Barry看到電池實體以後,只是皺了一下眉,然後說:「這麼大的電池看起來真的有點蠢,所以你要把戒指放進去充電嗎?」他以為是座充。

但Hal只是把戒指套在左手上,站了點距離以後將戒指對準電池,然後提醒Barry:「我會建議你把眼睛閉上,等等會很亮。」

Barry先是疑惑了一下,然後乖乖閉上眼,接著他聽見:「In brightest day, in blackest night,no evil shall escape mysight,Let those who worship evil's might,Beware my power... Green Lantern'sLight!」

就算是眼睛閉上也能感受到很強烈的光亮,等光完全消失後,他才睜開眼,一個右手打著石膏,穿著綠色和黑色交錯緊身衣棕髮的人浮在半空中,臉上還有一副面具,但他知道那是Hal,他低頭看著Hal離地的距離。

「怎麼了?」Hal不懂為什麼他要一直看著地上,以為剛剛的光害他還沒有習慣。

「你在飛……」Barry慢慢說出這句話。

「這是基本功能,幫我把燈拿上,我們還先走比較安全。」Barry手上拿著燈,但是才剛爬出去,就又立刻把頭壓得很低。

突然間,他感覺到雙腳離地,他才發現自己的身後有一對綠翅膀,像是投影技術弄出來的,但他正在離地,他順著光線源看去,是Hal對著他笑,然後──他就被抓著一起飛上天空了。

腳沒有地面踩的感覺,很怪,Barry一直不敢往下看,直到Hal停了下來,接著飛到他身邊,一手抓著他的腰,Barry才有點真實感。

「現在相信我了吧?」Hal問。

Barry好不容易看了下下方,這大概是他第一次也會是最後一次這樣看到城市的夜景吧。

「我欠你的,這樣夠還嗎?」Hal笑著。

不知道為什麼,身為綠燈俠的Hal和他在家裡看到的Hal不太一樣,Barry一瞬間認定是錯覺,肯定是制服導致什麼比較可靠的錯覺。

「如果我被抓到我就等著被退學了,你覺得這樣還人情夠嗎?」Barry問他,接著突然大叫了一聲:「那堆傳單上面都有印我家地址,東西不見和窗戶被破壞肯定會查到家裡來。」

更別提學校四處都有監視器拍下一切,這下可給Darryl添大麻煩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倒是有個方法。」Hal和他的身子突然向前傾,慢慢地往學校飛去,他讓Barry坐在一棵樹上,躲避死角,接著許多綠色的手開始撕失物協尋單,以及,碎掉的窗戶慢慢地恢復回去,這戒指還有逆轉時間的魔法嗎?

 

9.

忙了一天回到家以後,Barry看到沙發就想睡,Darryl的車停在外面,可見他已經回家了,但現在不到十二點就去睡了,表示他明天還輪著上早班。

Hal在他家門口換回了原本的衣服,突然說:「我大概明天早上就要走了。」

Barry立刻起身:「怎麼這麼突然?」

「我啟動戒指時已經啟動了定位裝置,我想我的同伴很快就來了,從OA到這裡大概半天的路程,也許更快,畢竟我失蹤了好幾天,他們可能會加快速度來找我。」Hal笑得有點難看,Barry不知道他在外太空的生活是怎樣,但能猜到沒有同年齡的可以一起玩耍,其他人是同伴而不是朋友。

Barry也沒辦法說什麼,只是走到廚房,看了下冰箱的材料:「吃完早餐再走吧?」Hal點點頭,他們就上樓去睡覺了。

隔天早上起床,Hal一下樓就看到Barry在做早餐,Darryl也正在吃,他放下吃到一半的食物,擦了擦嘴:「我聽Barry說了,你回去報到以後也要好好休養,手還沒好呢。」

Hal依舊站直著身體,點了點頭,那頓早餐Darryl吃完後就先去上班,剩下Barry和Hal慢慢吃,「你不打算去看一下你的老家嗎?」Barry開口問。

「他們大概認定我死了吧。」Hal自己嘲諷著,他現在對『老家』的記憶只剩下那場意外以及葬禮了。

「也許他們沒有放棄找你,家人之間不會這麼輕易放棄的。」Barry突然起身,去拿了隻麥克筆出來,接著在Hal的石膏上簽名。

Hal知道這個習俗,小時候班上只要有人打石膏,不免俗在一天內變成花花綠綠的樣子。

「家人不會輕易放棄,因為我沒有放棄。」聽到這句話,Hal本來在看石膏上的簽名,然後看向了他,「我媽的死,大家都以為是我爸殺了他,但我很清楚不是,我拚了命保證絕對不是我爸做的,警察卻不採信,他們認為我是為了幫我爸洗脫罪嫌說的謊話,所以我只好靠我自己的力量,進入警局,再將這案子重新調查一次,不透過別人,透過我自己。」

Barry沒有哭,只是表情很悲傷,「所以我相信你的家人還在找你。」

燈戒在這時亮了,Hal舉起手,是來自他同伴的通話,看起來很像豬和河馬的混體,Barry再次見識到外星人的多變性。

Hal打算在空中和他們會合,這樣才不會害Barry家被找上麻煩,於是在吃完早餐後,他就準備離開。

「雖然我不知道會不會被剝奪綠燈俠資格,但我會想辦法回來的,謝謝你,朋友。」Barry和他互相擁抱,接著Hal穿上了綠燈的衣服,往天空飛去。

 

10.

Barry Allen 二十八歲,中城鑑識官以及警局實驗室人員,但他還有個身分,就是只出現在中城的英雄,閃電俠。

他沒讓任何人知道這秘密,也不打算和任何人說這秘密,因為他知道,身分曝露了,對身邊的人很危險。

當某天晚上他解決掉準備搶銀行的無賴幫時,一道綠光出現在他的面前,「呃,我聽說你是這裡管事的,我想問你你知不知道一個叫做Barry Allen的人,我剛剛去他家沒看見他。」

閃電俠卻突然跑了起來,還順便殘留下一句話:「追上我我就和你說。」

Hal也只好動真格的用最快速度追上去,繞過了無數的大街小巷,所有人都抬頭看了下這道綠光,Hal卻追他追到Barry家,裡面的燈已經亮了起來。

Hal只好再去敲敲門,來應門的,是閃電俠,接著他拉下頭套,好幾年不見的臉出現在自己面前,Hal看起來很驚訝,但還是先給了一個擁抱。

「我當綠燈俠是傳承,你當閃電俠是什麼原因?」

「天意、責任,還有你。」

 

Hal在那天離開Barry家以後,還是偷偷的回去了海濱城看了一下,但不是家,而是墓園,他站在名為Martin Jordan的墓前,沉默了好久才開口:「我回來了,但是很快就要走了。」

「如果你還在的時候我跑去外太空,我相信你一定會用盡心力抓我回來,對吧?」Hal望著墓碑,然後努力扯起微笑,「我很抱歉,爸,但我還沒有打算回家,我還有事情得處理。」

接著他聽見了腳步聲,他轉頭,是兩個棕色頭髮的身影,Hal直覺性地躲到附近,那兩人也是停在同一個墓前。

「媽的狀況好很多了,但Hal依舊沒有下落,我和Jim向你保證,我們一定會找到Hal,直到我死為止。」

「是啊,爸,我們一定會找到Hal!」

 

Hal在Barry的陪同之下來到了海濱城,他這次沒有到墓園去,而是站在一間房子門口,不斷的深呼吸,Barry幫他按了門鈴,很快的有人來應門,但來應門的人卻是一個陌生的女人。

「請問你們找誰?」

「JackJordan或是Jim Jordan都行。」Hal說著,他很緊張,他確定這裡的門牌是Jordan,不是其他人,但他沒有看過這位女性,他向裡面大叫了一聲Jim,和Hal有幾分神似的人立刻從廚房探出頭來,他帶著眼鏡,看起來比Hal年輕,但依舊有那頭棕髮,他慢慢地走了出來,而女性側了下身子,讓他看清楚是誰。

當他看清楚的時候,顧不上這裡是哪,跑了起來,抱住了Hal。

「該死的你回來了,真的是你嗎?Hal。」Jim開始哭了起來,Barry站在一旁笑著,站在門口的女性好像突然知道了什麼。

而Hal只是回抱住Jim,說了句:「I am home.」


评论
热度(44)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