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安文逸的退役生活 (番外)

前情提要:(一)(二)(三)(四)(五)(六)(七)(完結)

※私設很多東西

※人物OOC算我的

※本篇為段子體,而且是我想到什麼寫什麼,時間線頗亂,但基礎上不影響閱讀順序

※真的是最後一篇了,吧(。

希望不要因為什麼關鍵字被屏蔽(。




1.

「凌晨四點?」葉修和蘇沐橙正在外頭吃早餐,葉修對於安文逸發訊息的時間挺好奇的。

「大概是被折騰到最後的時間吧,然後在睡前發訊息。」蘇沐橙笑著說,葉修一聽也沒半點尷尬,倒是說了句:「真行啊,張新傑。」

「你怎麼知道是張新傑出力?」

「你看小安那樣子,叫他上他偶像敢嗎?」葉修咬了一口三明治,口齒不清的說:「更何況,論心髒,小安比不上。」

「這倒也是。」

 

2.

在確定關係後的五分鐘,他們坐在一起看直播,但彼此伸出一隻手握著。

在確立關係後的十五分鐘,他們因為一個眼神互對,按著氣氛剛好,親吻了彼此,而他們也不是青少年,更理所當然的擦槍走火,手剛摸上安文逸的褲子,摸到了他的西裝褲口袋內似乎有東西,被觸碰的安文逸嚇得推開了他。

「口袋裡是什麼?」張新傑問著,會讓安文逸有這種表現,可能是什麼令人羞恥的東西,安文逸沒回答,而張新傑只是又伸手從外面摸了摸口袋內的形狀,一個方盒,安文逸的臉都紅了起來,張新傑也猜到了七八分,於是自己伸手去拿了出來,是一盒保/險/套。

張新傑意味深長地打量著他,安文逸用手臂遮住自己的眼睛,想假裝自己不存在。

那盒保/險/套的確是他買的,在他下飛機,直接搭計程車過來後,在張新傑家附近的超商裡面,站在那櫃大概三十秒,思考了一下尺寸之後直接拿去結帳,最後才上樓找他。

前面氣氛太好他都忘了有這盒保/險/套的存在,現在的安文逸只想從這裡跳下去,張新傑親吻著手臂沒遮住的唇,然後把手拿開,底下的臉比剛剛更紅了。

「預謀犯案?」張新傑在他耳邊說,安文逸不願意回答。

在確立關係的二十分鐘後,客廳一片寂靜漆黑,現在時間是八點半,距離張新傑睡覺時間還有兩個半小時,雖然如此,但張新傑房間的燈是亮著,門房緊閉,只隱約傳來一些令人害羞的聲音。

 

3.

最先查覺到他們兩個可能有什麼的,是蘇沐橙,那時候他正在北京度長假,假日時候拉著葉修當護花使者陪自己四處走走逛逛,平日則是自己找景點去玩,偶爾離開北京,去附近的城市。

十月,剛入秋之際,安文逸會定時發訊息問候,總之是個不用擔心退役之後就消失無蹤的人,不過那時候他第一次提到了自己的狀況,說他和張新傑在念同一所大學,並且碰面了。

那時候同樣是退休人士的羅輯就回應說世界真小,幾個人在下面打上+1,不過安文逸後來沒再繼續多說什麼。

直到聖誕節前夕,他向葉修發出了邀請,說自己被張新傑邀請去吃飯,問問葉修有沒有想要去聚餐的意思,那時候蘇沐橙正在葉修的辦公室裡面蹭暖氣,順便等下班以後等一起出去吃飯,葉修就問了她:「小安說要和霸圖的去聚餐,你去嗎?」

「有誰啊?」蘇沐橙問著。

「孫哲平、張佳樂、老韓、張新傑,在北京的應該就這群人了。」葉修叼著棒棒糖回答,蘇沐橙立刻就回答了要去。

而那天的聚餐是個求婚宴,蘇沐橙倒是沒想到,接著他們一夥人坐下來吃飯時,他注意到張新傑和安文逸的互動似乎不太陌生,不像是純粹的同校關係而已,多嘴問了兩句,蘇沐橙從安文逸的回答中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餐會結束後,所有人分道揚鑣,韓文清表示自己要在附近買點東西,葉修和蘇沐橙就先走了。

「妳想說什麼?」葉修看著蘇沐橙笑容滿面,一看就像是有事想分享,相處了這麼多年,葉修都能知道蘇沐橙在想什麼。

「小安和張新傑啊,有戲,雖然才剛開始而已。」蘇沐橙說著,「推他們一把?」他詢問著意見。

葉修突然抬頭看了一下黃昏的天空,「妳什麼時候開始當起媒人了?」

「助人為快樂之本嘛!」蘇沐橙笑著,即使已經過了十幾年,但對葉修來說,她依舊是當年那個小女孩。

「也不是不行,但妳說才剛開始有戲而已,別推得太過頭比較好,等等變成反效果。」葉修不愧是戰術大師,立刻就開始分析情況。

「都聽你的主意。」

 

4.

「你們覺得小安的對象是誰啊?」方銳在訓練期間,突然說了一句話,其實別說他了,應該說所有人都很好奇,怎麼安文逸好端端地離開職業圈快一年就脫單了。

「隊長,你和小安感情最好,有聽他提過嗎?」方銳問了坐在身邊的喬一帆,被點名的人有點苦惱,他雖然和安文逸同寢,也許感情是真的不錯,但安文逸已經退役,還有他私人的事情彼此是都不過問的,這到底要怎麼回答。

喬一帆最後說了一句:「方前輩別八卦了,再八卦下去加訓一小時,兩周後到北京比賽,我們應該就可以得知答案了。」平白簡單的敘述著自己的邏輯順便威脅方銳,興欣的良心已經變成徹頭徹尾的興欣的心髒了。

方銳覺得受到了攻擊,於是中午時候跑去找林敬言蹭飯,順便討論這問題。

林敬言一如往常的只是聽他說話和抱怨,不過在提到安文逸的情人時,他腦中早就浮現出一個名字了,雖然他並不和韓文清、葉修生活在北京,但從韓文清和安文逸熟識的程度來看,他們應該有私下碰面過許多次,接著採用刪去法,唯一的答案只有張新傑而已。

但他沒告訴方銳,畢竟給他知道以後大概會是天翻地覆的,他現在不說,也只是再安靜兩個禮拜而已。

「你說小安的女朋友會是哪一型的?」

「你怎麼知道他交的是女朋友了?」

 

5.

韓文清在那天聚餐過後就被葉修和蘇沐橙拉進了按頭小分隊之內。

所以韓文清其實很早就知道張新傑和安文逸可以有點什麼。

「為了你老隊友的幸福,當個助力也沒不好吧?」這是葉修的說詞。

但韓文清其實不知道怎樣才叫做當助力,葉修也沒有告訴他有什麼計畫,所以他都只能自由發揮,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幾句提點,安文逸和張新傑的感情似乎真的有變得更好。

所以說那個按頭小分隊的群根本沒有存在必要性吧?而且好像在打助攻的只有我而已吧?韓文清想著。

 

6.

安文逸順利的畢業了,張新傑則是即將邁入大三的學期,安文逸在大四的時候,把興欣經紀人這職務交給了退役的方銳,而他則是利用空閒的時間開始寫關於霸圖的相關報導。

畢業之後,他直接進了電競之家,成了霸圖的隨隊記者,這發展是有點出乎意料了,畢竟他曾經是興欣的選手,成為霸圖的隨隊記者這點是否公正,也挺難說。

甚至有些霸圖粉來抗議,但安文逸後來發了長微博闡述自己的立場,並且公開反駁那些說他是商業間諜竊取機密的人,順便提出若是再亂說話,不建議對簿公堂這件事情。

而霸圖的官方微博也力挺了安文逸成為他們的隨隊記者這件事情,興欣官方微博也是發了一句:『就算安文逸不洩漏霸圖的戰術給我們,冠軍還是我們興欣的。』

「所以現在再管興欣官博的是誰?」張新傑問了安文逸,「我覺得這口氣挺像葉修的。」

「事實上是沐姊。」安文逸說,「不過我猜她應該是聽葉神的話發的。」

張新傑點點頭,接著繼續幫安文逸整理著家裡,安文逸成為霸圖的隨隊記者之後,搬到了青島,而張新傑則是立刻買下了一棟三房兩廳並且面海的房子,安文逸一開始覺得沒必要,但張新傑則說這是為了未來做打算。

「我畢業以後,如果沒打算考研,我會搬到青島和你一起住。」張新傑說著,他總是有一份計畫書,「而且我想過了,對於『你不能接受二十四小時膩再一起這句話』我們以後兩個人早上都會出去上班,晚上才會在家裡碰面,這樣不算二十四小時都膩在一起吧?」

「的確不算。」安文逸憑良心說。

「第三個房間可以讓你想獨處時住,或是當作客房。」他想事情除了有計畫性之外,還總是快別人好幾步。

 

7.

「已經都快換成不認識的人呢。」安文逸說了那麼一句,榮耀第十七賽季即將開始,每一隊的新一份隊員名單已經出來了,六期以前的人都已經退役的差不多了,而現在的六期也都作為輪替選手在上場。

「抱歉,等很久了嗎?」現任霸圖隊長宋奇英打開會客室的門走進來,「剛剛去訓練營走了一圈。」

「不會。」安文逸回答,「我們可以開始了?」桌上已經放好了錄音筆以及筆記本了。

「當然。」宋奇英邊回答邊拉開椅子在他旁邊坐下。

在採訪結束之後,宋奇英問了安文逸:「張前輩現在還好嗎?」

「不錯?」安文逸不確定的回答著,他其實不知道該用什麼形容詞來形容張新傑的情況,「他現在在家幫霸圖搶野圖Boss。」雖然新賽季開始了,但大學生可還沒開學,張新傑目前還是住在青島,他們共同的家中。

「在西安嗎?」

「沒有,在青島,他晚上應該是空著,要約吃晚餐嗎?」

「不會打擾到你們嗎?」安文逸和張新傑交往的事情,在職業圈早就不是秘密了。

「不打擾的,今晚沒什麼特別計畫,你可以去邀請看看韓前輩或是其他人,這樣你就不會認為自己是電燈泡了吧?」

於是宋奇英就在霸圖群裡面問了,看有沒有人晚上要一起出去吃飯的。

 

8.

魏琛為了蹭一頓全聚德,這次也跟著出征北京,反正公會的事情現在有其他人在打理。

而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到了全聚德,並且入座之後,安文逸身邊坐了個張新傑,看起來也是來蹭飯吃的。

「小安,你不是說要和我們介紹你對象嗎?」魏琛問著,葉修掩著嘴偷笑,蘇沐橙則是微笑,其他人則是用著一種關愛智障的眼神看他。

除了在公會部門的魏琛以外,大概其他人都從方銳的大嘴巴知道了,安文逸的對象就是張新傑,雖然這件事情還是林敬言提示的。

安文逸站起身子,輕咳兩聲,並且說:「我為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男朋友,張新傑。」

眾人看到魏琛吃驚,應該說吃鱉的表情,他還轉頭看向身邊的陳果,似乎想從他們口中得知一句:『這是玩笑話』但直到安文逸坐下,都沒人和他說這句話。

然後張新傑被灌酒了,只因為身為娘家人的魏琛說喝不過小安不當有這女婿,張新傑難得露出困擾的表情像安文逸求助,但安文逸只是用嘴型回答自己看著辦,他檔不住這群瘋子的。

 

9.

『今晚要不要一起出來吃頓飯?』安文逸正在整理採訪內容,QQ突然跳出一句,而發訊人來自宋奇英。

『今天是什麼日子?』安文逸反問,畢竟他和宋奇英的交情在這幾個月雖然有變得比較好,但突然約吃飯這種情況也挺少見。

『我也不知道,韓前輩約的,他也沒告訴我是什麼情況,就發了句今晚聚餐而已。』

安文逸總覺得有什麼陰謀在裡面,但想想韓文清那種直來直往的個性,也許是真的只是想聚餐而已吧,或是他中了彩票之類的。

『地點發我。』接著一串地址就發過來了,他還特地上網查了一下,就是一間挺普通的餐廳,也許自己該放下陰謀論了。

接著到了午休時間,他慣例的和張新傑發訊息,提到了自己晚上要去吃飯,順便問問他對於韓文清這做法有沒有其他看法。

張新傑只是說,韓文清一直都是想到就做的人,也許他真的只是想請吃飯而已。

晚上六點,他準時打卡下班,開車到餐廳時候是六點半,停好車之後,走到門口時剛好和宋奇英以及一對霸圖隊員碰個正著,接著就一起上去,韓文清已經坐在裡面等了,接著就像排練好的一樣,霸圖的人順勢入座,安文逸只能挑最後的位置,坐在韓文清旁邊,雖然他對韓文清這張錢包臉免疫,但總覺得坐在那麼有威嚴的人旁邊,還是有些壓力。

「謝謝韓前輩今晚的邀約。」出社會四捨五入好歹有三年,有些場面話還是要說的。

「不用客氣,在青島待的還習慣嗎?」

「比我想像中的好。」

「那就好。」話一說完,菜也陸續上桌,看來韓文清已經先處理好一切了,畢竟是當地人,當然知道什麼菜比較好吃。

安文逸還是覺得有什麼不太對勁,尤其在看到了霸圖的成員們似乎都在交頭接耳說些什麼,然後他又看了一下韓文清,一如既往,沒什麼不對,安文逸突然在想該不會是準備給隨隊記者什麼驚喜吧,蛋糕砸臉之類的。

但韓文清在這裡,會那麼幼稚嗎?安文逸思考著,他掏出手機發訊息給張新傑,問著她他們是否會做一些『特別的』舉動歡迎隨隊記者,但張新傑沒有第一時間回應,他看了一下時間,可能這時候正在洗澡吧。

突然的包廂的燈暗了下來,只剩下手機螢幕亮著,還沒適應黑暗的眼睛四處張望著,他不慌不急的打開手機的手電筒,往旁邊一照,韓文清已經消失在位置上。

所以新任的隨隊記者果然會被整是吧?安文逸想著。

燈又突然被打開,安文逸閉了一下眼睛,等適應光線以後才睜開,每個人都笑嘻嘻地看著他,而當他轉過頭時,張新傑西裝筆挺地坐在自己身邊,「張新傑?」安文逸甚至不確定的問了一句。

「是我。」張新傑微笑著回答。

「你怎麼在這?」

「來給你驚喜的。」張新傑邊說邊從口袋裡面掏出一個盒子,「以及,我是來求婚的。」

「所以這裡所有人都是你的幫手?」

「嗯,還有葉前輩和蘇沐橙幫忙計畫。」

霸圖的眾人看著他們那麼冷靜的對談著,總覺得哪裡不太對,不是應該要很開心地撲上去並且說我願意嗎?雖然這好像就是他們獨特的戀愛方式。

「文逸,你願意陪我走完這輩子嗎?」張新傑打開了盒子,裡面是一對對戒。

「樂意之至。」安文逸回答,而張新傑則是拿起其中一個戒指,拉起了安文逸的左手,套進了無名指。

安文逸也做了一樣的動作。

包廂內響起掌聲和口哨聲,安文逸和張新傑只是對他們微笑。

 

10.

「我總覺得好像看到了一個偶像劇的完結篇。」蘇沐橙看著韓文清發過來的錄影說著。

「沐姐姐這樣比喻好像也沒不對,但我至少沒看過哪部偶像劇那麼淡定的。」方銳回應著。

「廢物點心你懂啥,那是人家獨特的戀愛姿勢。」葉修回答著,「該發祝福給小安了,以免說我們這些老隊友沒血沒淚比不上霸圖。」

所有人都拿出手機,在興欣群組裡面發了許多喜慶的話語,撇去包子發的早生貴子的話。


----

作者:

我把番外生出來了

不會再有了我想(?

我也不知道會不會再寫張安就是(?

謝謝大家,我們就到此為止啦(欸

之後可能會弄個PDF或是txt彙整上來吧


评论(18)
热度(64)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