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可惜,不可惜

※樂樂短髮梗

※我只是那天心血來潮想到的梗,然後花了兩天寫一個流水帳

※私設有,些微OOC

※明確CP雙花



第十一賽季,霸圖拿下第二個冠軍,也是張佳樂的第一個國內冠軍。

他們在賽後記者會上,韓文清與張佳樂宣布退役,下一任的霸圖隊長將由張新傑擔任,副隊長則是宋奇英,記者的矛頭立刻指向了下一任的正副隊長,韓文清往左邊看著張新傑他們,而張佳樂,只是看著他的冠軍戒指,不斷傻笑。

 

夏休期在比賽落幕後正式來到,只是這次有兩個退役人員,大家夏休期也沒趕著立刻回去,而是打算辦一場餞行之後再說。

這事情由霸圖的公關部門處理,所以和選手們並沒有太大關係,他們只要在規定時間內抵達飯店就好了,所以一整個早上,所有人都在做著自己的事情,上街買伴手禮、幫公會搶Boss、整理自己的行李之類的事情。

所以在張佳樂下午回到霸圖俱樂部時,引來了整個俱樂部的驚恐,從門口的守衛小哥、技術部的同事、最先遇見的白言飛、鄭乘風,至後頭走回宿舍碰到的張新傑韓文清,沒有一個人是不訝異的。

「怎麼了?」而張佳樂本人還毫無自覺地問著。

「張佳樂,你的頭髮怎麼了?」張新傑驚恐到忘記要加上敬稱了,「被百花的粉絲攻擊了嗎?」其實他們曾經真的很怕百花的粉絲做出剪掉張佳樂的頭髮這種舉動,而如今霸圖奪冠,粉絲真的這麼做了嗎?

「剪掉了阿。」他回答得雲淡風輕,「不好看嗎?」

「為什麼剪?」韓文清問,「你有什麼困難可以和我們討論,為什麼要剪?」

「做公益和約定,我本來想把剪下來的頭髮給捐出去,但是設計師說不夠長不收。」他看起來很懊惱。

「約定?」張新傑捕捉到另一個詞。

「是啊,我在剛進入賽季沒多久,就和自己約定好,除非拿到冠軍,不然都不能剪頭髮。」但其實中間違約了兩次,張佳樂沒說。

 

張佳樂在認識孫哲平之前,在他十七歲的時候,他還是個短髮少年,就和大街上普遍看的到的高中生沒兩樣。

他留長髮倒也不是因為孫哲平,而是那時候百花初期,許多事情要處理,找到了投資方但有很多事情要他們兩個自己去跑,畢竟那時候的俱樂部,還沒幾個人知道要怎麼運作,時間一久,他也忘記剪頭髮了。

也許人一開始就是知道橡皮筋是怎麼用的,雖然知道,但他那時候不是很熟悉怎麼抓著頭髮同時把橡皮筋套入,接著轉圈再套入,他大概綁醜了一周,才漸漸抓到訣竅。

「你頭髮長長了。」孫哲平是直到有一次他們在吃飯時,看見張佳樂熟練的刁著橡皮筋綁頭髮,才注意到這件事情。

「沒空去剪,每天要處理的事情太多了。」他老實回答,接著往麵裡加了辣油,才吃起來。

「剪個頭髮花不了多久。」孫哲平說著,他說的是事實,但張佳樂正值青春,喜歡花時間打理自己,他才不想隨便去間巷口王師傅理髮店處理。

「我決定了。」張佳樂在把麵條吞下之後說,孫哲平挑眉看著他,筷子上的小菜剛遞到嘴邊,「在拿冠軍以前,我都不剪頭髮了。」

「張佳樂。」

「嗯?」

「你在這裡活了十幾年,你不知道昆明的夏天有多熱嗎?」孫哲平才來兩個月,就正式體會到南方的熱了。

「小爺我能忍,更何況,我相信我明年就可以剪短頭髮了。」否方面來說,這是一種宣示,宣示著明天的冠軍會是他們的。

於是張佳樂的長髮之路就這樣開始了,但他還是會去理髮院,打薄和修分岔,但維持在一定長度,但隔年的夏天,他沒能把頭髮剪短。

直到了孫哲平離開以前都沒能把頭髮剪短。

 

@興欣_方銳:我聽說過失戀要剪短,這賽季霸圖冠軍,怎麼你剪短了?霸圖的你們逼人剪頭髮啊!@霸圖_韓文清 @霸圖_張新傑 @霸圖_宋奇英//@興欣_葉修:樂樂你終於回歸男兒身了啊//@百花_鄒遠:張佳樂前輩!?//@藍雨_黃少天:我去!張佳//@霸圖_張佳樂V:怎麼樣,樂爺我帥不帥//

[圖片]

 

張佳樂看著微博,一臉事不關己,榮耀選手群裡面其實也熱鬧得很,但他現在沒打算上去解釋自己是什麼情況。

手機跳出你有一條特別關注,他點開了。

@義斬_孫哲平:可惜了//@興欣_方銳:我聽說過失戀要剪短,這賽季霸圖冠軍,怎麼你剪短了?霸圖的你們逼人剪頭髮啊!@霸圖_韓文清 @霸圖_張新傑 @霸圖_宋奇英//@興欣_葉修:樂樂你終於回歸男兒身了啊//@百花_鄒遠:張佳樂前輩!?//@霸圖_張佳樂V:怎麼樣,樂爺我帥不帥//

[圖片]


可惜什麼?張佳樂看著這一條訊息倒是有點不理解了,這時候丟棄自己的這傢伙應該要給予祝賀才對,可惜什麼?張佳樂覺得有點生氣,拿著飲料想問張佳樂要不要喝的宋奇英被他的氣場給逼退。

之前張佳樂長髮時候,覺得他人很好親近,剪短髮後成年男子的氣勢都出來了,雖然感覺和以往沒兩樣,但還是覺得有點距離感。

「你在生什麼氣?」主動和他搭話的是韓文清,也許這時候敢靠近的也只有他。

「沒什麼。」張佳樂回答,「今天有酒嗎?」他問。

「紅酒,你酒量行?」

「別小看雲南人,不比你們山東大漢差。」張佳樂說著,「不醉不歸?」他問著韓文清,對方沉思了一下之後回答:「不醉不歸。」

於是所有人看著張佳樂和韓文清,拿著紅酒不斷灌著自己,也許是因為退役了,才沒有那麼多顧慮了。

張新傑也沒有去勸,難得的放縱並沒有不好。

 

張佳樂在打定主意留長之後,就剪過兩次頭髮,一次是孫哲平離開,他把到背部一半的頭髮剪去了一半,只到肩頭,半長不短的時候最難過,尤其是在夏天,但他沒喊過熱。

另一次是他離開百花,和之前一樣,將留了兩年的頭髮剪到了肩頭,剪過頭髮這是,也只有百花的人知道,所以選手群裡面,霸圖的人和當事人張佳樂都不願意出面回覆,只好轉戰百花的鄒遠以及百花出身的唐昊。

兩個人為此開了小窗討論一下該怎麼解釋,最後還是決定,裝死比較快。

而張佳樂在離開霸圖俱樂部前夕,公關部門幫他安排了一場訪談,關於冠軍之路,但大家都明白,他們只是要張佳樂出面解釋為什麼要剪頭髮而已。

訪談在中午前結束,而他晚上六點的飛機飛北京,白言飛等人組織了一次下午茶,帶著一群糙漢到了附近一間咖啡廳吃甜點,韓文清一開始是拒絕的,但吃到了苦甜巧克力蛋糕以後,覺得似乎也不錯。

一群人在咖啡廳度過了下午,拍了幾張記者會外的團員合照放上了微博,韓文清面前放著的巧克力蛋糕也沒少調侃到,但管他的,今天開心就好。

張佳樂是最離開的,他得趕飛機,一群人一起送他到了門口搭上計程車,本地人韓文清開口:「有空就回來走走,請你吃海鮮。」

「別了吧老韓,這兩年我都吃怕了。」張佳樂開著玩笑,「你們幾個好好努力,給霸圖在奪一個冠軍啊!」他對著後輩們說著,雖然沒人哭,但也看出來眼眶在泛淚,離別總是不好受的。

就如同他當年離開百花一樣,抑或者是孫哲平離開他。

 

「真的把頭髮剪了。」來接機的孫哲平看著張佳樂說。

「說到做到。」張佳樂把這四個字講得很清楚,大概只有孫哲平聽得出來裡面有點責備的意思,「你解釋解釋那個可惜了是什麼意思,可惜了冠軍是我?」張佳樂抬起腳準備踹他。

「沒,只是可惜了你的頭髮,恭喜奪冠。」他老實回答著,「讓小的請冠軍張大爺吃飯?」

「這還差不多。」張佳樂把腳放下,拖著行李跟著孫哲平走。

他們已經很久沒這樣走了,一起並肩走著,歲月飛逝,不勝唏噓。

 

張佳樂裸著身子從床上起來時,孫哲平只是看著,陽光透過窗戶打在打在他的背上,一切就像幾年前那般,只差了頭髮。

「可惜了。」孫哲平小聲說著,但卻被張佳樂聽見,一腳踹倒了他的腰上,「你到底在可惜什麼?」

「你的頭髮,真話。」孫哲平起身,「我其實學了一手編髮技術,想說等你退役在給你驚喜,沒想到你剪了。」

「想不到啊大孫。」張佳樂表情還滿訝異的,「所以你比較喜歡我長髮的樣子?」

「你長髮短髮我都喜歡,真的,不過可能偏向長髮多一點,我喜歡看你早上咬著髮圈綁頭髮的樣子。」孫哲平也下了床,「早餐想吃什麼?」張佳樂從短暫的思考中回神,並且吵著說要吃早茶,孫哲平一邊穿著褲子一邊摸起手機找餐廳。

 

張佳樂的採訪被刊登在了新一期的電競周刊,他剪頭髮的原因很簡單,他奪冠了,僅此而已。

而張佳樂再一次留長頭髮的原因,也很簡單,孫哲平喜歡。


评论(3)
热度(26)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