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安文逸的退役生活(完結)

前情提要:(一)(二)(三)(四)(五)(六)(七)

※私設很多東西

※人物OOC算我的

※完結了。

※建議搭配先去看看第四章,有些東西有前後關聯

※大概會有番外或是一些其他補充,我會寫完的






安文逸已經維持一個動作發呆了好一陣子,久到陳果都以為他是因為累了不想動,如果不是這次一間廠商的合約有問題,他也不會叫安文逸回來杭州處理,畢竟合約都是安文逸先看過,確認沒問題之後再丟給她報價的,雖然她自己也會看過一次,但也只是大致略過,所以安文逸才是對合約內容最熟悉的人。

於是和安文逸說過狀況後,他就搭了隔天早班的飛機到杭州與自己討論問題,接著要去找廠商對峙。

「小安,你還好嗎?我知道最近你好像準備要期中考了,把你叫回來真的很對不住──」

「我沒事,老闆娘。」安文逸回答,「期中考我都有好好準備,不需要擔心我的課業,更何況和廠商溝通這事本來就是我在處理,沒什麼道歉的。」他推了一下眼鏡,理所當然地回答著。

「我看今天也差不多了,明天過去廠商那裡一趟,運氣好的話下午就結束了,你回程機票買了嗎?」陳果整理的文件邊問著他。

「還沒。」這雖然有點不符合安文逸凡事都先考慮好的個性,「我打算多待一天,以免一帆又抱怨我只是來處理公事,都不關心他們。」

陳果笑了一下,喬一帆和安文逸以前同間房的,雖然大家都是隊友,但同一間房的總是感情會比較好一點,雖然方銳和莫凡好像不是如此。

「客房已經準備好了,吃飯之前還有時間,你可以回去休息一下,你精神看起來真的不太好。」陳果提醒著。

「我沒事。」安文逸回答,接著把資料整理好地給了陳果,「我去訓練室打聲招呼好了。」畢竟他一下飛機,來到興欣的新大樓,就直接來到會議室開會,估計沒幾個人知道他會回來,這樣的話,可以去給他們一個驚喜。

「訓練室在樓下左手邊,右手邊是青訓營的。」陳果提醒著,畢竟興欣在安文逸離開杭州之後就進行了一次大搬家,搬到了一棟商業大樓內,一下子租下了三層樓,不像之前在網吧那樣,現在每一個地方都有獨立的空間,各自定位下來了,如果之後興欣發展更好的話,可能會租下更多樓層,或是直接把這棟大樓買下也可能,但就目前情況還不需要。

剛剛提到的客房也是,上林苑的一棟房屋已經不夠他們住,乾脆直接買下了距離上林苑小區不遠的一整棟新建的公寓,當作青訓營以及公會以及其他員工的住處,而客房就是多餘的空房間,給一些青訓營的家長來訪時住的,或是退役的朋友。

 

「你看起來很累。」喬一帆端了一杯水給坐在他身邊的安文逸,明明都是隊長了,卻還是習慣做這種事情。

「沒睡好而已。」安文逸回答。

可能和這次的案子有關吧,畢竟安文逸一直都是不太能容許自己犯錯的人,喬一帆想著,所以他沒有多問什麼。

不過如果他多問兩句,安文逸說不準會告訴他,畢竟他們曾經是同寢,又是隊友,年齡又算相近,雖然不知道他有沒有被偶像告白的經驗就是了。

 

是的,他被張新傑告白了,就在他出發前的晚上,也就是昨天,張新傑約了他吃飯,本來他以為這只是普通的一頓飯而已,反正趁著這機會他也打算告訴他這周五自己不會出現的事情。

一開始就如同平常,點完餐之後閒聊著,等著餐點上來,安文逸順便告訴了他自己明天要去一趟杭州的事情。

「應該周五晚上才會回來了。」他這是計算著事情處理進度和會在興欣敘舊多久之後的答案,隔天興欣主場虛空,也不能打擾他們太晚。

「你今天,趕時間嗎?」張新傑問。

「不趕,怎麼了?」

「我有些話想好好的對你說清楚。」張新傑推了一下眼鏡,「非常重要的事情。」他補充了一句,才剛說完,他們的餐點就送上來了。

他們安靜地吃完了各自的餐點,服務生在收拾餐盤之後送上了點心,而在吃完之後,才是進入話題的時刻,安文逸也習慣了這種在餐後進入正題的情況。

「我現在要說的事情,是經過我深思熟慮之後得出的結論。」張新傑在空盤收走後,大概安靜了三十秒才對安文逸開口,安文逸只是聽著,這應該是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張新傑在說話以前特別強調這件事情很重要以及深思熟慮,這表示這件事情真的非常重要。

「我喜歡你。」不過安文逸怎麼樣也沒有想到會是這件事情,聽見這句話之後,本來毫無表情的臉變成了驚嚇,嘴巴還有點微開,可能只差沒有發出引來整間餐廳的叫聲而已。

「這不是個玩笑話,文逸。」張新傑強調著,「在不知不覺中,我們兩個人的生活已經漸漸的相容再一起,而並不討厭這種感覺,我們兩個雖然現階段還只是在朋友間的互相照顧和相處,但我不排除更進一步發展,不,應該說我希望我們能更進一步發展。」張新傑說這段話的時候,在餐桌下的手緊緊握著,雖然保持著正經的表情,但耳根早就紅了。

「我知道這個告白來的很突然,我也不指望你現在能夠給我答案,但我希望你能夠考慮一下。」

安文逸雖然還沒從震驚的情緒中脫離,但稍微冷靜了,他只是說,我知道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他會沒有買回程機票的原因,他暫時還不想回到北京面對這一切。

 

晚上時候,一行人跑到了林敬言開在興欣對面的鴨血店內吃飯,嗯,沒錯,林敬言,在安文逸還在役時,林敬言在南京休息了一年之後,突然的跑到了杭州,買下了在嘉市大樓那塊舊地上蓋的房子,開了一間鴨血店,方銳那時候還說他都不知道老林會做菜。

當然不是林敬言自己做,他就是個老闆,雖然他也的確會做就是了,也許是有了一點共鳴或是基於捧場心態,興欣大部分的餐宴都在這裡,當然不是餐餐鴨血粉絲湯,林敬言會讓大廚做一些其他料理給他們,算是他們有的特別待遇。

他們一行人在最熱鬧的時候來訪,接著熟門熟路的沿壁走上二樓,沒有驚動到其他客人,有句話是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挑在尖峰時刻來,大多都是餓的飢腸轆轆的人,很少會有人有閒情逸致來管下一位客人是誰,而且常來也知道一些視線死角,很容易就躲上樓。

安文逸跟在喬一帆後面走上了樓,接著喬一帆在樓梯口停下了腳步,安文逸從他身後看過去,看見了葉修和蘇沐橙以及魏琛、韓文清以及幾個公會的成員都坐在一張桌上,已經先開始吃了。

安文逸戳了戳喬一帆的背,要他快點繼續走,後面快塞車了,在包子大吼大叫引人注目前快走,喬一帆才走了上去。

「唷!這不是大忙人小安嗎?怎麼有空來?」葉修一看見他,立刻打了聲招呼,蘇沐橙和魏琛對著他揮手,以及韓文清對他點頭當作是打招呼。

「少打趣我了。」安文逸平靜的回答著,就像之前一樣,他並沒有訝異為什麼葉修會在這裡出現,張新傑有和他提過因為葉修的關係,韓文清即將回青島,不過在那之前他會四處去旅行,找找老朋友,杭州是其中一站。

他們一群人入座,也許是吩咐過,在他們坐下後沒多久,許多杭州菜色就送了上來,送菜的速度比不上消滅菜的速度,練習了一整天大家都餓了。

在吃飯到一半時,安文逸才發現林敬言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葉修那一桌,連帶著方銳也跟著坐過去,時間彷彿回到了半年前,什麼也沒改變過。

 

「小安你何時回去呢?」蘇沐橙問著他。

九點半左右,戰隊的成員都回上林苑去休息了,畢竟過兩天就是比賽,保持良好的作息還是得有的,於是留下來的人就併桌了,例如安文逸。

「週日吧。」安文逸說,「很久沒留下來看場比賽。」蘇沐橙聽見這答案之後,反而問:「張新傑是不是欺負你了?」韓文清和安文逸同時用著一種恐慌的眼神看著蘇沐橙。

安文逸趕緊搖頭澄清,「沒有,他沒有欺負我,沐姊你想太多了。」

「不是欺負你,肯定是對你做了什麼,你才不想立刻回北京。」葉修在一旁搭話,就嫌事不夠大。

「並沒有,兩位想多了。」安文逸盡可能保持冷靜的回答,「我和他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葉修和蘇沐橙對看了一眼,兩個人又同時看向韓文清,韓文清則是挑眉,葉修用下巴往安文逸的方向比劃了兩下,韓文清搖搖頭,在一旁的林敬言表示他看不懂這群人在幹嘛。

安文逸則難得的陷入了沉思,所以沒有注意到他們在幹嘛。

「行了,你們有話找地方續攤吧,本店要收了。」林敬言送出逐客令,「是說老韓你何時走啊?」

「不是吧,老林,老韓在你那裡住那麼多天,你一句話都沒問?」葉修聽見這對話之後覺得荒唐,不過韓文清也不像是會忘記報備行程的人,雖然他也有可能是隨意的旅行著。

「可能他說過我也忘了吧。」林敬言自嘲著,「當了老闆之後還有一堆事情要處理,腦容量都快不夠了。」

「我明天下午就走了,剛好來得及週六看霸圖對戰三零一度。」韓文清回答。

「需要我帶你去機場嗎?」林敬言問。

「如果你不麻煩的話。」

「一點也不會,晚點我回去你在和我說時間吧,我先去收拾了。」林敬言說完就往樓下走去,葉修他們也起身,分別拿起自己的東西往下走,店內這時候只剩下一兩組客人了,在走出門口之前和正在結帳的林敬言揮手道別。

蘇沐橙和葉修走在前面,他和韓文清走在後頭,「林前輩家也住上林苑嗎?」

「嗯,他說附近有住熟人,方便有個照應。」韓文清回答,「新傑和我說了,他和你告白的事情。」然後話題一轉轉到這上面。

安文逸覺得臉開始發燙,「我不是他的說客,放心。」韓文清說,「我相信你也知道他的個性,但新杰是個不錯的人,我覺得你們挺適合彼此的。」安文逸聽完韓文清的話之後,臉似乎更紅了。

 

安文逸洗過澡之後躺在床上,身體和生理已經到了極限的累了,但精神暫時還無法放鬆,他在早上都盡量避免一個人,因為只剩下自己時,就會不自覺地想起張新傑的告白內容,現在又加上一個韓文清的助攻,安文逸下床,從行李裡面摸索出充電線後插上,關燈之後躺回床上,卻還使用著手機。

『在不知不覺中,我們兩個人的生活已經漸漸的相容再一起,而並不討厭這種感覺。』

我也不討厭,安文逸想著,事實上,他覺得和張新傑再一起非常放鬆,一開始可能還會有點距離感,但認識越久,就越覺得待在這人身邊很輕鬆。

到底該怎麼去面對這件事情,安文逸還是沒有想法,最後他選擇先睡在說,如果自己在不好好休息,可能還沒想出答案,他就會先猝死了。

 

『小安戰鬥力超強的,對方只要想鑽漏洞,小安立刻就拿出條款堵住對方的嘴。』陳果。

『哈哈哈哈,為對方默哀0.5秒,誰不惹去惹到一個心髒。』魏琛。

『那這樣看來,事情都處理好囉?』蘇沐橙。

『當然,我和小安再回去的路上了,晚上拉上老林一起去吃飯!』陳果。

『好的好的,我立刻就連絡老林!』方銳。

安文逸坐在陳果旁邊,訊息不斷跳出來,突然的螢幕上方顯示出另一個人傳來的訊息提示,他點開來,上面問了一句幾點的班機。

『打算多留一天,看興欣和虛空的比賽。』他回覆著,張新傑只是回覆了一句知道了。

「你看起來還是心事重重。」陳果看著安文逸將手機收進口袋後說著,「我可能幫不上忙,但打算和我說說嗎?」好歹也是在自己戰隊裡面待了四年的人,安文逸是什麼個性他多少知道,戰隊的事情他會樂於討論,但私人的事情,他絕口不提。

安文逸看著她,想了一下找個局外人聊聊說不定也好,然後說了:「我被告白了,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你不喜歡她嗎?」陳果問著,她沒有一開口就是調侃,對安文逸來說已經是很大的安慰了。

「我不知道,我一直以為我們是好朋友,結果他提出了想更進一步交往的想法。」

「至少你不討厭她吧?」陳果看著他露出苦惱的表情,這可真是少見,「如果你覺得你們相處得十分不錯,我認為更進一步發展並沒有不好。」

「你們只是從好朋友變成情人,你們會發現彼此更多的習慣、秘密,你們會學會包容彼此,照顧彼此,這是一個好的發展。」

安文逸看著她,「沒想到老闆娘妳那麼清楚這種事情。」

「我大上你們幾歲,也是談過戀愛的好嘛!」陳果哭笑不得,但見安文逸這反應,多少知道自己幫上忙了,「我覺得可以試試看,你會考慮就表示你重視她,如果兩個人交往之後發現真的不行,把話說開後再分手,也是常見的。」

「謝謝。」安文逸說著,陳果發現他看起來輕鬆了不少。

 

張新傑沒有預料到,會在周六的晚上八點,各場常規賽開始的時間,看到安文逸站在自己家門口,身旁還放著一個行李箱,看起來是一下飛機就趕過來了。

看他這個樣子應該是來給自己一個答案的,這點張新傑也沒有想到,他還以為安文逸會到下周五固定時間才會面對自己,他雖然訝異,但也是側過身子,讓安文逸進門,他也沒多說什麼,只是走了進去,把行李箱放在門口,脫下鞋子換上拖鞋後走進去,張新傑則是走去泡茶。

電視正連接著筆電,撥放著霸圖對抗三零一度的比賽,個人戰第一場才剛開打。

張新傑端著兩個杯子回到客廳,安文逸專心的再看著比賽,張新傑也沒打擾他的思緒,只是把杯子放在他面前的桌上,自己也坐下看著比賽。

直到三場個人賽打完,霸圖以二比一領先,進入了休息和廣告時間,安文逸這時候才開口:「我和你交往後,不能配合你的作息表,這樣也沒關係嗎?」

「我當初的擇偶條件是要能接受,但沒有說一定要配合。」張新傑一直不是會去強迫別人的人,霸圖會有查房的習慣只是單純的管理,他並不會把自己的習慣強加在別人身上,他並不是誰的誰。

安文逸點點頭,端起已經放涼的茶,喝了一口之後看著張新傑,「我們交往吧。」

所以說楚雲秀推薦的電視劇,告白總是轟轟烈烈都是假的,雖然他也不覺得安文逸會對自己大聲地吼說:『我喜歡你!和我交往!』這類的劇情。

「不過我有條件。」

「洗耳恭聽。」

「我不能接受二十四小時膩在一起,所以我不會搬過來和你住。」張新傑聽完之後點頭,表示能理解,他其實目前也沒打算要和安文逸同居,偶爾留下來過夜可以,但長期同居還必須評估過才能實行。

「我們可以討論,但不能干涉彼此的選擇。」

「只要你自己不後悔,我不會說什麼。」

然後安文逸就沒說什麼了,反倒是張新傑笑問:「工資卡需要上交嗎?」

「不,老樣子,AA制。」安文逸回答的乾脆,「如果我們最後發現生活習慣處不來,但我們並不想分開,你要怎麼辦?」

「慢慢改變,調整我們各自的習慣,找出一個中立點。」張新傑認真回答,「沒有什麼是不能改變的。」

『現在擂台賽要開始了,霸圖派出的是神槍手零下九度──』

電視傳來轉播聲,但那已經不是現在最重要的,坐在沙發上坦承感情的兩個人,眼裡早只有彼此了。

 

那天凌晨四點,興欣戰隊的所有人手機都跳出一條訊息,由『秋雨梧桐』發出的。

『你們下次來北京比賽,我請吃全聚德。』

過沒多久,所有人的螢幕又暗了下去。

 

 

 ---

作者:

這其實算我第一篇中長篇完結(以前沒寫過那麼多字

我平常習慣寫短篇,弄到那麼長還是第一次

然後我寫完以後,才發現我根本沒有寫道我最初打算寫的那一句話(到底

之後放在番外了吧

謝謝大家這兩個月的追蹤,雖然不是第一篇全職文但是是我第一篇中長篇(?

好像也沒什麼想說的

總之謝謝大家


评论(16)
热度(40)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