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安文逸的退役生活(七)

前情提要:(一)(二)(三)(四)(五)(六)

※私設很多東西

※人物OOC算我的

※有進展,但還能須努力,距離完結大概近了

※助攻王:張佳樂



『在嗎?』安文逸是在十點的時候收到了來自韓文清的訊息,他一瞬間還以為自己看錯了,但這的確是私聊沒錯。

『前輩有什麼事情嗎?』安文逸打字回覆過去,他知道今天晚上是他的餞別會,但他們都年紀超過三十或是接近三十了,不可能在玩什麼真心話大冒險了,應該不用擔心韓文清會有什麼突然的言語。

『你能來幫我送新傑回去嗎?』

『他喝醉了,張佳樂和孫哲平也是,我只能送一方回去。』

『地址發我,我立刻過去。』安文逸也沒來得及換衣服,只是穿了外套和圍巾後,就拿著鑰匙出門了,他在社區入口攔了輛車,直接往韓文清發過來的地點過去。

當他抵達餐廳門口時,韓文清坐在一旁等候區,旁邊三個人都醉到睡了過去,「不是說幫你餞行嗎?怎麼喝成這樣?」安文逸是真的很疑惑,要是說孫哲平和張佳樂就算了,怎麼連張新傑都喝掛了。

「孫哲平酒量本來就差,然後新傑和張佳樂兩個人不知道為什麼在拚酒,後來就一起醉倒了。」韓文清解釋著,他也很疑惑怎麼自己去趟廁所回來,兩個人就開始一杯一杯的喝了起來,沒有停過,雖然中途不忘敬自己一帆風順,旅途平安,但他們兩個明顯喝過量了,當韓文清正想要阻止時,張新傑已經先倒下了,張佳樂本來笑著,但過沒幾秒也醉倒在桌上。

安文逸也不好再說什麼,他走到櫃檯請人幫忙叫了兩輛車,等車來之後,兩人合力把醉倒的三個人搬上車,「麻煩你把新傑送回家了。」

「不,不麻煩的,請韓前輩路上小心。」然後韓文清坐上了副駕駛座,計程車開走了,安文逸才趕緊上了另一輛車,和司機報了地址,準備送張新傑回家。

 

當安文逸費盡千辛萬苦把張新傑弄回他家,頭一次讚嘆張新傑的睡眠質量那麼好,一路上靠在他肩上都沒醒來,他摸著黑靠著記憶力將張新傑送回房。

雖然很想直接把他丟在床上,不過安文逸還是好人做到底的讓他慢慢躺下,而張新傑依舊沒有醒來,安文逸把燈打開,如果不是看見張新傑的胸口還有起伏,他都要以為張新傑已經酒精中毒死亡了。

他將張新傑的鞋子給脫掉,先放在床邊,接著努力把他塞進被窩裡,好讓他不著涼,接著才把他的鞋子提去門口放好,並且開始煮熱水和找著張新傑家裡的急救箱內有沒有解酒藥。

最後是沒有,所以安文逸只好拿保溫杯裝著熱水,走進房裡,放在右側的床頭櫃上,想了一下,還順便將垃圾桶拿到床邊,以免等等張新傑忍不住吐了,以前在興欣時候沒少看過魏琛喝到吐,清理起來可麻煩了。

他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十一點十五,沒想到弄這些事情時間過那麼快,他打了個哈欠,接著想了一下要不要回家,但他覺得把一個醉漢自己丟在家裡好像不太好,畢竟被嘔吐物噎死這種事情是上過新聞的,最後他還是決定留在張新傑家睡覺,畢竟答應了韓文清送張新傑回家,自然有義務保護他的生命安全。

他確認過空調溫度以及門關是否有關好後,回到主臥,掀開了另一邊的被子,自己躲進被窩中,但他也沒有立刻就睡,打算等到十二點,確認張新傑一整晚都不會鬧騰後再睡,畢竟有些酒醉的人會中途清醒,雖然時間不定,但在他清醒時給予幫助是最好的,畢竟他也看過包子喝醉整個人撞到玻璃,還傻笑不止。

到了十二點,安文逸又一次感嘆張新傑的睡眠質量,接著下了床把燈關掉,又回到被窩中,準備睡覺。

 

『你和安文逸──』

『你們只是朋友?』

『我和你說,張新傑,如果你對人家沒有意思的話,就開始和他保持點距離吧,以防打擾了別人的姻緣,打擾別人談戀愛,會被馬踢的。』

『你啊,大概沒意識到吧──』

夢境倏然的結束,張新傑也睜開了眼睛,對現在沒戴眼鏡的他,看任何東西都是模糊的,但每天早上醒來的場景好歹看了半年,他一下子就認出了來這是他家,看來昨天本來要給韓文清餞別,反倒麻煩了他了。

「醒了?」還在努力思考昨晚到底從哪裡開始斷片時,就聽見了一個聲音詢問他,他下意識地轉過頭去看,勉強能辨認出那是安文逸,他伸手去床頭櫃找眼鏡,好不容易摸到了熟悉的形體,帶上去後,看見安文逸穿著睡衣,手上拿著一個保溫瓶,坐在床的另一邊,雙腳和下半身還在被窩內,「頭會痛嗎?喝點溫水吧?」

張新傑突然在想,現在是西元幾年?這裡是未來嗎?安文逸是他的伴侶嗎?一瞬間腦中充滿了許多不相干以及不可能的事情,但他還是問出口:「現在幾點?」

「早上五點零五。」安文逸打了個哈欠,「昨晚你喝到不醒人事,韓前輩找我把你送回家的。」安文逸簡單又快速地解釋了來龍去脈,「頭會痛嗎?喝點溫水,我去燒水泡茶給你喝。」張新傑撐起上半身,接過了保溫瓶,接著看安文逸邊打哈欠邊走出房間,張新傑覺得自己的腦子還浸泡在酒精內,反應不過來。

 

六點的時候,他們坐在張新傑家附近的一間早餐店內吃早餐,安文逸身上穿的是張新傑的衣服,睡衣留在了張新傑家的床上。

「昨天給你添麻煩了。」張新傑說。

「互相照應而已。」安文逸回答,「韓前輩說你和張佳樂前輩在拚酒,是打了什麼賭嗎?」

張新傑看著他,想了一下,才說:「沒什麼,只是因為孫前輩喝三杯就倒了,張佳樂興致一來就拉著我喝酒,可能是想展現他的酒量有多好吧。」

「不是應該拉著韓前輩才對嗎?」安文逸疑惑的問。

「那時候他剛好去上廁所了,所以只好轉移目標到我身上。」這是合理的解釋,安文逸便不再過問,畢竟張佳樂這人的舉動通常就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全聯盟都知道,所以在答應孫哲平求婚第二天就前往峇厘島度蜜月也是很正常的。

吃過早餐後,血糖上升讓安文逸又想睡了,畢竟他只睡了五個小時,不到他平常的睡眠量,他打了個哈欠,「你晚點還有要去上課嗎?」

「沒有了吧,今天的課本來就是通識而已,還沒到期中考以前都可以偷懶一下。」安文逸回答,翹一兩次課本來就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更何況他還為了興欣在挑戰賽那時直接翹了三分之一的課。

他們一起走回了張新傑家,安文逸走進主臥拿了自己的睡衣,而張新傑站在門口,對他說:「如果你累了可以在這裡睡醒在走。」

「我可以撐到回家不成問題,倒是你今天也多休息點,雖然你目前看起來沒有任何宿醉的症狀。」一點也不像他自己喝醉,隔天早上有頭痛和反胃的情況,張新傑看起來太過正常了,一點也不像是喝醉過。

「多謝提醒。」他微笑著,「我拿個袋子給你裝睡衣。」說完,就打開了衣櫃,裡面有一個部分是收著各種紙袋,他隨手抽了一個出來給安文逸,「到家給我發訊息,目前是交通高峰初期,半小時至四十五分鐘之內會回到你家,如果超過了我會給你打電話,以防你睡過站。」

「好。」安文逸說,他倒也沒有反駁自己可能睡過站這事情,畢竟人一累,什麼都可能發生,「下午我就不過來了。」他順便說。

張新傑點點頭,表示理解了。

待安文逸走後,張新傑開始做起家務事,洗昨天帶有酒氣的衣服,以及將早上沖泡的茶葉給丟進垃圾袋內,弄完後,安文逸也發了訊息過來,表示自己安全到家了,還說了句早安,但那不是早晨的問候,反而是睡前的道別。

等到事情都處理完之後,張新傑坐在沙發上,先是給韓文清發了訊息說昨天給他添麻煩了,以及旅途平安這類的話,韓文清很快就回覆了,還不免提醒他要多休息,畢竟那是韓文清認識張新傑以來,第一次看他喝醉。

一來一往的對話框直到韓文清上飛機才停止,接著張新傑放下手機,現在時間是早上八點整,通常這時候,張新傑在大學迎接他的周五第一堂課,但現在他卻坐在出租屋的沙發上,思考著昨天張佳樂對他講過的話,也就是今天早上夢的內容,那句沒有說完的話。

 

「你啊,大概沒有意識吧,你和安文逸感情太好了。」張佳樂把總結說出口,反倒讓張新傑皺眉,「我不懂你的意思,我和小安感情太好?」身為同樣玩牧師職業、同學校的學生以及朋友這幾層關係,感情太好也不對?

張佳樂看起來再思考怎麼個說詞比較能讓張新傑理解,但最後想了想放棄解釋,當了三年隊友,他也知道張新傑是個怎樣的人,除非提出合理的解釋或是讓他自己想通,不然怎麼暗示他都不怎麼放在心上,就算他知道意思,但他很堅持己見。

於是張佳樂倒了酒給張新傑,「廢話少說了,陪我喝!」口氣也不容許張新傑拒絕。

張新傑本來想拒絕,畢竟這場餞別不是開給自己的,但他還是接下了酒,畢竟等韓文清回來,張佳樂就會轉火對象了,可惜,張新傑這如意算盤打錯了,就算韓文清回來了,張佳樂也還是不斷地邀著張新傑舉杯,一口乾,當他意識到攝取過多酒精時,已經來不及了。

他基本上在醉暈過去那一刻就失去了所有意識,當他醒來時,看見安文逸在自己身邊,詢問著自己是否會頭痛,以及提醒自己喝水,一切那麼的自然,張新傑在那一刻突然明白了張佳樂話中真正想表達的意思。

他和安文逸之間,也許真的已經有點超出朋友之間的相處了,而張新傑不討厭這種發展,至於安文逸有沒有發現這一點,他還不清楚,但至少他對於目前的情況是沒有任何意見的。

一個問題解決了,現在又冒出了另一個問題,張新傑點開了QQ,手指停留在『秋雨梧桐』的名字上,他嘆了一口氣,本來做挺的身子往沙發倒下,手隨意的垂落在沙發外,如果認識張新傑的人這時候看到他這樣子,肯定會認為這是假的張新傑,畢竟他從不在別人面前這麼沒有坐姿,但那也不是現在的重點就是了。

 

 

-----

作者:

爭取,兩章內完結

本次字數依舊少,我第一篇一萬多字,到第六篇為止都有維持五千,結果第六篇開始變三千多(?

本篇有進展啦,但,要怎麼讓這段感情順理成章的發展下去我還得想(。

感謝看到現在的你們

不嫌棄我歹戲拖棚


评论(4)
热度(43)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