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江湖段子事

※其實我本來要寫葉喬你信嗎(。

※不知為何成了段子手,也好啦,我目前沒辦法寫完整篇

※對於武俠和古風看得不多,有任何錯誤都請提出

※劇情不照小說那樣走

※因為是段子所以時間線很跳

※OOC我鍋

※角色死亡注意




 

1.

那人,以一葉之秋的名義打片天下,被稱為鬥神,而後,又將一葉之秋以及鬥神稱號丟下,去地獄走了一遭,只為和閻王求回一人,再後來,他是否有將人帶回來,或是他是否因惹怒了閻王被扣押在了地獄,沒人知道。

 

2.

喬一帆小時候是聽這些故事長大的,家長都愛拿名人的故事說嘴,期望有一天孩子也能像那些名人一樣出色。

但喬一帆的父母只是把那當作是睡前故事,他們不求一帆多出色,只求平安的度過一生。

現實總與理想不同,在十四歲那年,喬一帆進了微草,學習當個藥師,最初,他是想要幫助他人,但後來,他發現自己並沒有這天份,他學習進度落後,和他同期進來的學徒們,早就都拿著更進階的書籍往上讀,或是直接出去實習了。

在他十七歲那年,他離開了微草,回了趟老家告別了父母,說自己想先去周遊列國一番,如果這段期間他沒有找到目標,他會在兩年後回到老家,接過父親的衣缽。

他父母本來擔憂,但想想孩子多出去見識見識也好,便由著他去了。

 

3.

「沐姊。」當喬一帆踏入名為興欣鏢局的地方時,和他遇見的第一個人打了招呼,蘇沐橙手上撐著油紙傘,微笑回應著喬一帆。

「你回來啦。」

「我回來了。」

「小安不是和你一起去的嗎?怎麼沒見到他人?」

「他去霸圖盟送藥材,我們再回來的路上發現一種稀有草藥,對於燒傷十分有效,所以他就送過去了。」喬一帆老實回答著。

「我看是別有用心吧。」不屬於他們之間的聲音突然插入,本來只有蘇沐橙在紙傘之下,現在多了另一個高出他許多的青年,和蘇沐橙有著相似的容貌。

「秋哥。」喬一帆規矩地打了聲招呼,「可能是有幾分他意夾雜在內,但他和張大夫都是醫者,更多還是建立在這之上吧。」

「一帆你就是太青澀了。」蘇沐秋無奈地笑著,「我到現在還不能相信葉修帶出來的人那麼乖巧。」

「一帆的心善是天性,葉修要是能改,那他也算是神仙了。」蘇沐橙回應著他的話,「早點去休息吧,晚點再一起吃飯。」

喬一帆向他們兩位道別了。

 

4.

喬一帆是在出來遊歷的第五個月遇到了葉修,他那時候以為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但在多年之後才知道不是,他們的遇見早在喬一帆還在微草堂時就已經相遇。

葉修那時候只和他說了一句話:「少年,我看你骨骼驚奇,是練陣鬼的奇才,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和哥闖一闖啊?」

一般人聽見這句話,通常都是這人有病的想法,但喬一帆第一次聽見有人誇獎他,不論是假的或是真的,當然,那一小股喜悅立刻就被他冷靜地給推翻了。

「過獎了,但小輩知道自己不是那塊料,先告辭了。」

誰知道葉修撐開了他手上的鐵傘,擋住了他的去路,「我知道這件事情很奇怪,但小兄弟姑且聽我說說如何,若還是不能打動你,我便不再多留。」

也許是孤單的心情作祟,畢竟他自己旅行了好一陣子,喬一帆答應了這陌生人的邀約,就在一旁的樹下,席地而坐,聽他說起為什麼認為自己可以練陣鬼的原因。

葉修沒有一張三寸不爛之舌,他讓喬一帆心甘情願跟他走的原因,只是不斷的肯定他。

「所以,小兄弟,你怎麼想?想試試看嗎?」

然後喬一帆答應了,葉修立刻起身,拍了拍褲子上的土,「那麼我們走吧。」

「走去哪?」喬一帆還坐在地上,看著葉修高大的身影。

「虛空門。」

世上第一陣鬼的所在地,也是人間以及地獄的交界,喬一帆才剛把這段資訊給從腦子裡翻出來,那人對他伸出手,並且說:「我好像還沒自我介紹吧?我叫做葉修,江湖人稱君莫笑。」

 

5.

蘇沐秋以及蘇沐橙是葉家下人的孩子,沐秋與葉家的兩位公子年齡相仿,小時候還沒那麼多規矩的時候,總會玩在一塊,雖然更多是葉修以及蘇沐秋一起欺負葉秋,蘇沐橙總在一旁坐著看他們玩,或是摘著野花編花圈,一人一個。

葉家兄弟在七歲時開始上私塾,蘇沐秋以及蘇沐橙就開始了學習怎麼工作,身分地位開始有了差距,但他們還是會玩在一起,只要不玩過頭,大人們也總睜隻眼閉隻眼。

但是到了十歲,蘇沐秋開始改變對葉家兄弟的態度,不再叫著同一名字,反而開始叫起少爺,沐橙也是,葉修很不喜歡這種改變,但卻又無能為力。

這就是地位差別,葉修那時候想著,要是沒有這差別,他和蘇沐秋就不會如同陌生人了。

 

6.

蘇沐秋在某一天被葉修塞了張紙條,叫他在丑時來自己房裡,這倒是很奇特的現象,畢竟葉修經常不管階級地位,有話直說有事就做,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

蘇沐秋還是在丑時去了他房裡,屋內只有一盞蠟燭在桌上,微微亮著,而葉修並沒有躺在床上睡覺,而是坐在椅子上,那雙眼睛看著剛進門的自己。

「少爺?」

「我要走了。」他簡單地說了這句話,蘇沐秋倒是嚇了一跳,「走?走去哪!」意識到自己聲音有點大,趕緊摀著嘴,壓低聲音,「你要去哪?妓院嗎?」

「不,我準備去報軍,離開京城。」

蘇沐秋震驚了,「你──你明知道老爺最不希望你們走上軍途。」

「那又如何?」葉修反問,「我娘已經在幫我和弟弟物色對象了,在明年成婚,接著接手家業,和弟弟一起繼續在京城做生意,那不是我想要的,我還年輕,我不想繼續待在京城。」葉修說了一串,從椅子上起身,「我今天讓你來,我只想問你,你願不願意和我一起走?」

燭火微光照亮了葉修的臉龐,似乎連著眼神也一起照亮了,蘇沐秋安靜了一下,才開口說:「我要是走了,沐橙呢?」早在幾年前,蘇家兩老都在一次冬夜染上風寒,先後去世,只留下蘇沐秋和蘇沐橙兩兄妹相依為命。

「帶著走吧,如果讓她穿男裝,還能蒙混過去,她能與我們一起行動。」

「你為什麼要去參軍?」這次蘇沐秋的最後一個問題,如果這答案讓他滿意,他會跟著走,帶著沐橙。

葉修向他走來,握住他的手,「我想和你在同一種地位,當我們進了軍營,就沒有少爺和下人之分,我們就只是葉修和蘇沐秋,只僅而已。」

他們在天亮之前離開葉家,那年葉修和蘇沐秋十五歲,蘇沐橙十二歲。

 

7.

嘉世軍、霸圖盟、雷霆山莊、煙雨樓、藍雨閣、虛空門、輪迴教、呼嘯幫、百花谷、三零一會、興欣鏢局。

 

8.

「都出來了,幹嘛用葉秋的名字呢?」蘇沐秋問著葉修,他們在報軍之後,蘇沐秋意外發現他寫的不是自己本名。

「叫葉秋的不少,叫葉修的少,你覺得哪個比較不會被發現?」葉修回答,然後低頭問了牽著的孩子:「會不會累?要不要我和沐秋輪流背你?」

蘇沐橙穿著男裝,和他們混在大批人群之中,她搖搖頭,「不累!」她就算腳很酸了,她也不會發脾氣,就怕葉修和蘇沐秋丟下她離去,但她還是突然被放開了手,接著被蘇沐秋抱起,放到了葉修背上:「累了就說,沒關係,妳陪我們淌這灘混水,辛苦妳了。」蘇沐秋摸了摸她的頭。

 

9.

「哥哥。」蘇沐橙停下了腳步,突然喊了一聲,蘇沐秋也只是應了聲,「你說葉修,還要多久才回來呢?」

「不會太久的。」蘇沐秋回應,「在久也不會比我在奈何橋前等地久。」

「最近想出去走走嗎?」

「去哪呢?突然這興致。」

「回京城給爹娘掃個墓,帶著葉修一起走,再去雷霆山莊討教肖莊主製作武器的事情如何?」蘇沐橙微笑著問他。

「妳跟著我們去過那麼多地方,從不喊苦和累,現在──是妳做主意的時候了,都聽妳的。」蘇沐秋回答,「只要和妳在一起,我哪都去。」

──只要和你們再一起,我哪都去。

 

10.

「這裡就是虛空門?」喬一帆看著在荒郊野嶺的唯一一棟建築物,問著葉修。

「是啊。」葉修回答,聲音聽起來有點感慨,「小兄弟會武功嗎?」

「學、學過一點。」在微草時,除了每日的藥材練習外,他們都會各自在學點功夫,喬一帆那時候學了刺客的技能,但並不是很好,只能用勉強來形容。

「那倒好,保護好自己啊。」喬一帆還沒理解過來什麼意思,葉修就上前敲了門,接著一個鬼陣在他腳下亮起,他趕緊往後跳,兩個戴著鬼面具的人突然出現在鬼陣上,各自拿著刀開始對葉修攻擊。

喬一帆在一旁看傻了眼,但他沒有插手這場爭鬥之中,他不覺得自己去上前能幫上什麼。

「我給你們送了個徒弟來,你們這樣對我?」葉修對那兩人說,但也沒繼續躲,反而站在原地,那把傘又立刻變成了茅,一出手,化解了往他砍來的刀刃。

 

11.

這場勝負沒輸沒贏,倒也不是打不過他們兩個,但葉修的傘變來變去,接著又不斷躲開鬼陣,顯然對方累了,不想在周旋了,所以停了下來。

「你以為誰都可以進我們虛空門──」

「他沒有任何阻礙的就進來了喔。」葉修這話一說完,戴著面具的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接著摘下面具,露出真正的樣貌。

「這不可能。」

「我真的沒有做任何事情,他就這麼走進來了。」

「你,小子,往回走一哩路,再走回來。」其中一個對她說著,喬一帆雖然疑惑但照做了,大概一刻鐘的時間,他安然無事的走回了原處,兩個人皺起來眉頭。

「不過這孩子是我要的,你們的接班人我會另外再找給你。」

「你隨便把人送到別人門派下當徒弟,又想要回去?你是喝孟婆湯了吧?葉秋。」

聽見這句話,喬一帆瞪大了眼看著拿著傘的男人,葉秋──那個一葉之秋,被稱為鬥神的男人。

「沒,我去地府走一趟時我只在奈何橋前晃了一圈,我沒去喝孟婆湯,一句話,收不收?這麼有資質,你們還不收?」

兩人又看了一眼,最後說了一句收。

接著喬一帆就被丟在了虛空門,葉修在走前還對他說:「學成之後到臨安,找人問興欣鏢局,我等著你啊。」

 

12.

「吳大人。」蘇沐秋穿著著戰甲,走到了吳雪峰面前,禮貌性地喚了一聲。

「沐秋?稀客,來、來,坐,要喝點什麼嗎?」吳雪峰看見他,立刻讓他坐在自己對面。

「不需要,沐秋這次來,是有事情想要拜託吳大人。」眼前的人看著禮貌、溫和,但他卻是嘉世軍的副將,勇於在戰場上殺敵、出奇策,吳雪峰第一次見到他和葉秋時,都不知道這兩個孩子會在短短幾年內有那麼大的作為。

「自己人了,客套什麼,有什麼事情,說出口,我能辦得我一定辦。」吳雪峰直接回應。

吳雪峰比他們兩個大上幾歲,但因為祖先是官職的關係,自然也去考了科舉,得了個探花,回老家接任官職。

「你能讓舍妹沐橙住在這裡嗎?」

「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原來是這點小事。」吳雪峰看著他臉色沉重,還以為是什麼難事,不過聽見這句話後,他的表情顯然輕鬆了些,也只是一些。

「沐秋,沐橙在將軍府住的好,你怎麼突然想讓她過來?」

「葉秋去了五羊,我自己也即將前往蘇州,將軍府沒人在,我不放心沐橙一人在那,況且你家妹妹與沐橙年齡相仿,有個同齡玩伴,對她也好一點。」蘇沐秋的表情又更輕鬆了一點,「就不該讓她跟著出來,這年齡的姑娘,不應該是拿著胭脂水粉裝扮自己嗎?她跟著我們舞刀弄劍,成什麼樣。」

「她樂意啊,就別管她了,她開心不是最重要的嗎?」吳雪峰試圖讓蘇木秋想開點,他不是沒看過他們三人的相處,蘇沐橙有那情況,也是那兩個做兄長的人寵出來的。

「你出發那天,就讓她住過來吧,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先謝過吳大人了。」蘇沐秋起身,對他鞠躬,「吾妹沐橙,請大人務必萬分照顧。」

吳雪峰那時候,沒有聽出他話語中的其他意思,單純把他當作一個害怕妹妹受傷的哥哥而已。

 

13.

那年夏至,蘇沐秋在戰場上死亡的消息傳給了在五羊的葉修以及在錢塘縣等待他歸來的蘇沐橙耳中。

隔年夏至,葉秋以及蘇沐橙消失在將軍府,從此失去蹤影。

 

14.

吳雪峰偶爾會特意繞路到將軍府看看,那裡已荒廢,但他還是希望能在裡面找到熟人的身影。

身為朋友,他日夜盼望著他們兄妹倆的消息,直到五年後,他才在臨安縣聽到有一人武功高強,拿著一把能變形的傘,他身邊還跟了一個女俠。

吳雪峰從此不再路過將軍府。

 

15.

「為什麼當初要我走那一哩路呢?」修練一年,終於準備離開虛空門的喬一帆,開口問了送自己到門口的李軒和吳羽策。

「你真不知?」李軒的表情有點訝異,「你沒感覺到門口有咒語嗎?」喬一帆搖頭。

這時候喬一帆才知道,虛空門是連接陰陽兩界的地方,陌生人不得隨意進出,所以放了一個隱藏符咒在方圓一哩之外,正常人路過並不會看見山壁旁還有一棟房,只會沿著山路這樣走過。

「真不該說你是有天賦或是太遲鈍。」李軒說著,「真可惜了你這好苗子,見到葉秋,我是說葉修,叫他記得早點把人帶來。」

喬一帆點頭,接著往前走了幾步,跪下,向教導他的兩位師傅磕頭,然後走出虛空建築物的大門,準備往臨安的方向去。

 

16.

『我要去陰曹地府走一遭,把他帶回來。』蘇沐橙記得,那時候葉修的表情有多堅定,好像他能把死人復生一樣。

蘇沐橙攔不住那樣的他,她就住在吳雪峰家裡,等著他回來接她,那年她剛滿十六。

葉修不是沒有回來,但他每次回來,總是待個幾天就走了,他依舊是臨安的將軍,回來視察、交代個事情,接著又離開。

蘇沐橙曾經私心的想要讓這太平盛世迎接戰火,至少葉修會留在臨安護城,但這終將沒有實現。

直到有一天,他回來了,並且說;「我找到將沐秋帶回來的方法了。」她原本以為葉修瘋了,想念蘇沐秋到瘋狂,但當葉修用了一整個晚上在書房裡解釋著這些日子他去了哪,得到了什麼消息,才覺得也許這值得一試。

『以骨為型,以髮為絲,以牙為飾。』

蘇沐橙與他瘋了一回,他們去挖開了蘇沐秋的棺木,將他的屍骨撿出,如果問蘇沐橙那時候看見蘇沐秋的屍體害怕嗎,她會說:「不怕,不論怎樣,那都是我哥。」

那晚,他們在將東西拿齊之後,只留下一封書信,就在寒夜之中離開了吳府。

 

17.

興欣鏢局已經營業了三十多個年頭,不過換過主,雖然也是自己人,鏢局的老闆娘姓陳,單名果,會上幾套功夫,但並不是太拿的出手,曾經這鏢局差點就要收起,結果來了個葉修和他的千機傘,重新將鏢局生意撐起,還弄得有聲有色。

陳果一開始並不知道他是誰,直到有一日她買東西回來,發現接待的廳堂坐滿了武林高手,她才知道這葉修來頭不小,但那日她什麼也沒參與到,畢竟那廳堂內的氣氛,感覺不是普通人能融入。

而她也知道,整個中原,即將風雲色變。

只是直到那次,她才知道,原來葉修就是那個一葉之秋,手拿却邪殺敵無數,被稱為鬥神的男人──葉秋。

 

18.

興欣鏢局除了有個葉修外,還有兩個女中豪傑:唐柔以及蘇沐橙,兩人的武功也是一等一的,雖說唐柔並不是從小練起,但學習速度快,很快就可以單挑掉整個鎮上最強的傢伙,而蘇沐橙,在她進入鏢局以前,早在江湖上有名號。

當然,這幾人撐不起鏢局生意,他們還有個地痞流氓包榮興,前藍雨閣閣主魏琛,一舉上狀元的羅輯,會醫術的安文逸,善於混入各種門路的莫凡以及正在試圖當個好人的方銳,還有前面提到有前途的喬一帆。

 

19.

安文逸本來是軍人,他並不是一開始就學醫,他是後來太過細心,才被叫去醫護兵那,從不正規的醫術學起。

他後來逃兵,因為他發現自己救不了任何人,他害怕了,所以逃了,而為了躲避追緝,他不惜把自己偽裝成女的,就怕被抓回去處死,每個軍營各有規矩,但他們那裡,逃了和死了沒兩樣。

他在誤打誤撞之下進了霸圖盟,而為了增強醫術,好撫平自己對那些沒被救活的弟兄的愧疚感,他也進了醫舘去學習,學得有聲有色,但也僅此於小傷及風寒。

他還有一特點就是他會處理毒傷,但那也僅此於口服排毒,要是那毒得用內功協助排出,安文逸就會立刻換人處理這傷患,他只是一普通人,並不會運功。

但他有問題也就這點,是一個不起眼的缺點,也是最大的缺點,江湖在走,哪能每次都只是皮外傷而已呢。

 

20.

包榮興不提,他就是一個服了葉修的流氓,葉修總說他有練武的底子,但他太過好動,沒辦法靜下心來學習武功,但葉修也偶爾教教他一些武器的運用和功夫,他也就將就著學。

不過後來許多人慶幸他沒學成,要是學成了這武林高手排行,肯定又要換位。

狀元羅輯是個意外,那時他都要接下宮裡的官職了,卻在路上看見葉修和人切磋的武功給睛豔到,官不做了,直接到外頭來研究武功,他倒也不是想成為武林第一人,他只是想知道天下到底有多大。

所以說,好奇心可以改變一人,這話不假。

莫凡一開始是被派來收集關於這鏢局的情報,但後來被葉修發現,葉修認為他是一個可遇之才,便邀請了他加入興欣,但莫凡一開始是拒絕的,直到後路被葉修斷了之後,才不得以的加入。

論心髒,葉修肯定是江湖第一人。

 

21.

『我去去就回,若我在七日內沒出現,沐橙,回去臨安找吳雪峰吧。』說完,葉修往著那暗無邊際的山洞內走去,沒有回頭。

 


----

FT:

會有下文,有些東西我還想寫

其實我沒有完整設定時代背景,但應該是在秦後明前(超大一個範圍)

城市舊名都是網路查的,實際範圍不知道多大,只是一個代稱。

其實我寫到後面也不知道我在寫什麼(嗯

你知道這些東西都是腦洞出來的,我寫不出腦洞的萬分之一精彩。

關於7那條,希望下次有機會讓其他地方出現(?)雖然其實我還沒設定好就是


雷霆山莊的梗來自這篇肖時欽生日賀文,我超喜歡這篇!


评论
热度(3)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