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安文逸的退役生活(三)

※私設很多東西

※人物OOC算我的

※其實我不知道這章在幹嘛(真心)他就是個過度章節

※你知道嗎,我果然還是太天真了,我怎麼可能在一章內解決全明星(。



安文逸,二十四歲,再過兩天就二十五歲了,他第一次知道被賣掉的感覺是什麼,還不是隊友放生牧師的那種賣,而是被自己信任的人推向刀口的感覺。

「稍微閉一下眼睛,幫你上個眼妝。」他眼前的化妝師這麼說著,安文逸認命地閉上眼,刷子輕輕劃過他的眼皮,然後到眼尾,總覺得有點癢,但他忍下來了,等到兩隻眼睛都好,他原本以為可以睜開眼睛了,但下巴突然被捏住往上抬了一些:「還沒好,再等等,眼睛繼續閉上。」他只好又繼續閉眼,這次是一種冰涼的感覺畫著,「別眨眼,千萬別眨眼。」化妝師再三叮嚀。

安文逸又感覺到好幾種刷子在臉上各種地方刷來劃過,最後化妝師說可以睜眼之後,他才睜開眼,在大片鏡子前面,安文逸覺得不認識自己了。

「果然很適合。」他聽見這句話,接著把視線看向張新傑的倒影,「你們霸圖,今年都別想搶到野圖Boss了。」這是安文逸能想到最狠毒的話,因為張新傑是他前輩,他也不可能像黃少天那樣說要砍死他之類的,更何況那也和他的個性有出入,所以只能拱出最大的後盾。

「我相信奇英不會讓我們失望。」張新傑理性的回應。

「呵,你就等著失望吧。」不清不重的一句話,在一旁的化妝師卻覺得氣氛冷到極點。

 

藍雨這次的活動真的很大手筆,除了前一天晚上請所有戰隊吃飯之外,這次還弄個Cosplay大賽,除了針對普通參加者外,他們還邀請了不少的選手直接換上他們角色的衣服,蘇沐橙、黃少天、高英杰、李軒、周澤楷……等人,張新傑也是其中之一,其實這也是他跟著霸圖一起來廣州的交換條件,他當初的猶豫,就是因為這件事情而無法下定決心。

把安文逸推向刀口只是臨時決定的,他本來一開始還是打算親自下海,但心裡多少還是有些牴觸,不論是化妝或是穿著角色服裝出現在別人面前,就算那角色陪伴了自己快十個年頭也不行,所以他把主意動到了和自己差不多身高,但身形顯然比自己單薄些的安文逸身上,才會造成這局面。

用野圖Boss來威脅自己,說後悔嗎,倒也還好,他沒想到『石不轉』的服裝穿在安文逸身上那麼合適,可能比自己還適合。

安文逸到覺得自己蠢,他怎麼沒有意識到張新傑是想找自己來當替身,這個活動當初就是經過他手上的案子之一啊!不過那時候好像在忙期中考,他那時候也只是詢問了蘇沐橙意見以及確認時間之後,就把報價的問題丟給陳果了,完全沒有想到張新傑在這時間點找自己來這裡就是因為這個。

當他們兩個一起出現在其他人面前時,最先認出安文逸的是隊友蘇沐橙以及輪迴隊長周澤楷,其他人則還在想怎麼有兩個張新傑。

「怎麼回事?」蘇沐橙笑著問,張新傑卻有種背脊發涼的感覺,「小安你怎麼穿著石不轉的衣服?我以為原本是張新傑要上台。」

「他把我賣了。」安文逸是個實在人,不怎麼說謊,就連當初打榮耀要退學也沒有說謊,直接攤牌,「他昨天約我來這裡,說有事情要請我幫忙,我不知道是這件事情。」

蘇沐橙沒說什麼,只是面帶著微笑看著張新傑,這時候張新傑才感受到蘇沐橙的強大以及一種護著自家人的氣勢。

「回頭我和一帆說去,今年霸圖的所有副本紀錄以及野圖Boss一個也不能有。」蘇沐橙和安文逸想的果然一樣,「你晚點和我說他小號叫什麼名字,我在興欣發通緝,見一次殺一次。」不過這裡不一樣,是針對私仇了。

「這就不用了,沐姊。」安文逸推辭著最後一個想法,張新傑某方面來說已經是他『秋雨梧桐』的綁定牧師了,隨便殺掉,不太好。

「好看。」身為唯二認出安文逸的周澤楷對他說。

「謝謝,一槍穿雲的服裝也很好看。」

「很嚴肅。」

「我的表情嗎?被人賣了不會太開心是正常的吧?」

其他人看著蘇沐橙,又看了正在講話的兩人,怎麼這次全明星的驚喜是以往的兩倍啊?

「我還以為懂周澤楷在說什麼的只有江波濤。」發出疑問的是黃少天,同時看向一旁穿著魔劍士服裝的江波濤,「怎麼你家牧師也是周語十級?」

「他們平常就有再聯絡,其實周澤楷的話不難懂,多聊就能理解了。」蘇沐橙解釋著。

第十賽季的時候,小手冰涼那一踩,讓安文逸這個小透明和聯盟第一臉周澤楷搭上線,他們交換了彼此的QQ號,偶爾就聊著,蘇沐橙看過他們對話紀錄,安文逸從一開始不懂周澤楷想表達什麼,到了後面可以從一個字理解出他是什麼意思,江波濤用了多久理解周澤楷,沒人知道,安文逸則花了一年去理解。

「一起拍照。」周澤楷說。

「我想等等台上會有合影吧?不急。」

「我們先,然後一起。」他掏出手機,開起了自拍模式,安文逸認命的和他一起拍照,接著蘇沐橙也加入,黃少天也湊熱鬧,高英杰被楚雲秀拉著一起,突然的,自拍鏡頭擠不下那麼多人,安文逸這時候將手機拿走,交給了一直站在一旁的張新傑:「前輩能幫個『小忙』嗎?」

張新傑可沒聽漏小忙兩字咬了重音,他知道自己有錯在先,所以接過手機,幫忙拍照。

 

二十四個職業,二十四個人站在舞台上著實壯觀,主持人抓緊了半小時時間採訪每一位,直到安文逸的時候。

「我不是張新傑,我是安文逸。」安文逸接過高英杰遞過來的麥克風,在主持人開口採訪以前,自己先全盤托出,「前輩他今天身體不太舒服,所以他請我代打上陣。」他當然留了台階給張新傑下,畢竟直接說出來他把我強制推上台,這種話傳出去總不是太好聽。

「那倒也沒關係,畢竟小安你穿著石不轉的衣服也適合。」主持人稱讚著,畢竟台下剛剛呼聲那麼高,在安文逸講出實話以後,瞬間變的寂靜,這通常不是好現象,主持人只好快點找話題接上。

問了幾個和前面一樣的問題之後,他將麥克風交給了蓋才截,主持人還打趣的問了一句:「你應該是真的蓋才捷吧?」惹得安文逸有些尷尬,不過台下又恢復了方才的熱絡,這倒是好事一件。

在訪問完所有人之後,就是全員合照的時候,在主持人說用掌聲歡送他們下台時,安文逸才覺得徹底解脫了,接下來就是普通參加者的Cosplay評比了,但基本上沒什麼人想留在這裡繼續攪和,反而想抓緊時間出去逛個接或是休息一下,畢竟晚上還有全明星賽,只要入選的,就得露面,不過通常整個戰隊都會一起出現,一方面幫新人打氣,一方面看戲。

安文逸是選擇回去旅館休息之後再打算的那類人,他卸了妝換回衣服後,已經過了四點半,也是才剛走出化妝間,張新傑就站在門邊,似乎在等他。

「雲秀他們說要去附近吃晚餐,不回飯店了。」對於他們這些下午和晚上都有活動的人來說,這的確是最實惠的方法,去附近找個地方放鬆,之後繼續努力,「所以派我來問你要不要一起去。」

「我還以為沐姊會阻止你來和我說話。」安文逸用著非常認真的表情看著張新傑,畢竟興欣自家人都很護短。

「她還在卸妝,畢竟在那之前她和雲秀一直在自拍。」才會導致現在所有人都在等她們卸妝。

安文逸接受了這說法,畢竟這是還滿正常的事情,「謝謝好意,但我沒打算去。」

這答案顯然不是張新傑計算的答案,「你還在生氣?」他顯然也有些無奈,「這次是我不對,下次我如果需要你的幫助,我會先把所有計畫都告訴你,你在決定要不要參與。」

「謝謝前輩的看重,我的確還在生氣,但沒那麼嚴重了,我會拒絕只是因為我累了,想回飯店睡一下。」良好的生物鐘讓他早上八點就醒來,接著在餐廳待了兩小時才等到陳果出現,參加完餐會之後,招了計程車往會場去,誰知道路上又碰到車禍,眼看約定時間要到,他只好離開計程車,用跑到和張新傑會面,接著張新傑就給了自己那麼大的驚喜。

張新傑看起來還想說點什麼,不過安文逸的臉色的確有點疲倦,「我會和他們說,你早點回去休息吧。」

「麻煩替我向大家說聲抱歉。」

當安文逸剛走離會場時,口袋的手機震動讓他停下腳步查看訊息。

『你真的累了?還是在氣張新傑?』

『我沒那麼小氣,我是真的累了。』

『好吧,好好休息,晚上記得來碰面,喻文州他們晚上約了大家唱KTV。』

安文逸猶豫了一下,還是回覆了好字,晚上有個約對自己也比較好,以防一覺到隔天。

 

接著安文逸華麗的睡過了頭,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全明星活動都快要結束了那種,他戴上眼鏡和適應了手機光線後,才開始將狀態列上的企鵝圖案一一點開,職業選手群組在八點以前都在刷晚餐的照片,一道道美食印入安文逸的眼中,他頓時有點餓了;接著是興欣的群組,裡面正在討論一些關於戰隊的事情,對於本賽季出道新人來說,向前輩挑戰總是令人興奮又害怕的,雖然被打爆是必然的結果,安文逸沒有參與到全明星挑戰賽,他是個牧師,是要挑戰什麼?

接著是蘇沐橙私聊以及張新傑私聊,他猶豫了一下先點開了蘇沐橙的,雖然口氣看起來像葉修的,問他是否還活著,但也只有那句,之後都是蘇沐橙的關心,要他起床後打個電話照會一下,不然他們唱完KTV自己還沒有回應,保證破門闖入他房間,確認他還有呼吸心跳。

這肯定是方銳和魏琛的主意,安文逸想,最後他點開了張新傑的訊息。

『周日的下午四點至七點,不知道你是否有空?』

『我想請你吃頓飯當作今天的賠罪。』

『如果沒空,這頓飯局直到我們回北京都算數。』

『我很抱歉。』

安文逸盯著這幾段文字,回想起自己的行程表,三點他和陳果正在和廠商碰面,但其實那份合約已經談到了最後,只是雙方出現簽個字而已,應該不會用上太久的時間。

四點的約……安文逸沒把握可以和今天一樣趕上,但他還是答應了,並且主動提起赴約時間改為四點半,沒想到很快地就收到了回覆。

『四點半,沒問題,關於餐廳部分由我選擇,可以嗎?』

『前輩決定就好。』安文逸打下這幾個字,接著把手機丟在床上,走去浴室洗臉,等等在問問是哪間KTV,直接過去會合好了,當他重新拿起手機時,張新傑已經發給他一串地址和餐廳名稱了,這效率也真是快。

『記下了。』他送出之後,點開了蘇沐橙的頁面,問了KTV的位置,接著又一次把手機丟下,換了套外出服,之後拿起手機時,蘇沐橙已經將地址給傳過來。

『我和葉修已經先從會場溜出來了,晚點見。』

 

當他抵達KTV門口時,看見了一整排的計程車隊,以及從上面下來的選手們,嘰嘰喳喳地討論著等下怎麼分配包廂,雖然沒有像昨天一樣將近三百人,但百來人還是有的,安文逸瞬間很想回飯店繼續裝死,但他卻被方銳看見了,並且用拖得拖進建築物裡面。

包廂最大間不過容納五十人,所以他們包了一整層,開了十幾個包廂,通常是用戰隊區分,但只要有一人開始串門子之後,大家就開始亂跑了。

安文逸大概是少數沒有亂跑的那個,但他也不像是個死人一樣坐在那裡,他還是有唱上幾首歌,但更多時候,是坐在那裡聽別人唱歌,其實之前在杭州時候也不是沒去過KTV,所以他知道方銳其實會唱粵語歌曲,但凡是來串門子而且忘記方銳是藍雨訓練營出來的人難免都會嚇一跳。

葉修不唱歌,但蘇沐橙會坐在他身邊,偶爾把麥克風遞到他嘴面前,但他就是死都不開口,蘇沐橙自討沒趣又繼續唱著,接著楚雲秀帶著舒可欣、舒可怡兩姊妹近來,一起大合唱了仨人,喬一帆準備去微草,接著在路上碰到盧瀚文,又一起進了微草包廂。

包子、唐柔倒是都在包廂內,不過來找他們的人不少,這兩人的名氣在新一輩裡面算是很出名,不按牌理出牌以及超級鬥志,他們兩個今天甚至在新秀賽都被點了一次名。

安文逸看著湧入的人越來越多,最後還是離開了包廂,準備出去透透氣,接著就在出門口的時候遇到了蓋才捷和邱非,雖然他們兩個差一賽季,但因為都是年輕人的關係,很容易就混熟了,十期與十一期也常常約著一起吃飯,人多總不嫌鬧事。

「我們正要去找奇英,你一起來嗎?」蓋才捷問。

「我只是出來透透氣。」身後的包廂門還沒關上,看的到裡頭的熱鬧,邱非突然的對了裡頭揮揮手,安文逸想也知道是在和蘇沐橙以及葉修打招呼。

「也難怪你要出來透氣了。」蓋才捷說,目前還沒看見哪個包廂聚集了那麼多人,安文逸把門給關上,和他們一起走著,一路上也碰到不少四處串門子的。

「真不進來?」走到霸圖的包廂前,蓋才捷又一次問,安文逸還是拒絕,但他們在門口說話的同時,門就被打開了,韓文清也有點訝異看著門口的三個人。

「韓前輩。」邱非和蓋才捷禮貌地打著招呼,「奇英在嗎?」

「在裡面。」韓文清側身讓路,讓他們進去,接著又看著安文逸,「你不進去?」

「路上遇到的。」安文逸回答,「只是出來透氣。」

在北京時候接觸過兩三次,自然比其他後輩稍微熟識一點,但他口氣還是帶著尊重,不論職業圈,對方的年紀還是比自己大。

韓文清關上門,音樂聲被隔絕,但還是多少聽得見,卻不會影響談話,「你還在生新傑的氣嗎?」現在是整個職業圈都知道安文逸被張新傑給賣了嗎?他不禁這樣想。

「沒有了,雖然當下真的很生氣,但都過去了,也無事於補。」

「他通常……會親力親為,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這次會請你上台。」韓文清和他搭檔七年,默契是有的,但有些想法是不通的,「也許是他很信任你,才會讓你做這件事情。」

「不勝榮幸。」安文逸簡單回應,「不過這次,前輩怎麼沒上台?」畢竟這次的角色扮演人選,其實是網路投票的結果,所以才會有退役人員也上台的情況,大漠孤煙的人選第一名是韓文清,但最後還是讓宋奇英去了。

「那已經是年輕人的事情了,我不需要插手。」這回答,很韓文清,安文逸想。

他們才剛對彼此詞窮而已,門又被打開了,這次是張新傑,他微皺著眉頭,似乎很難理解為什麼他們兩個人站在門口。

「碰上聊了一下,你準備回去了?」韓文清率先解讀出表情含意,不愧是七年的伙伴,如果讓安文逸來解讀興欣眾人的表情,他可能做不到。

「昨天已經破例過一次了,導致今天精神不太好,需要調整回來。」昨晚是因為難得跨年夜,大家瘋了一次,但這間接導致張新傑的生物鐘有點亂了。

「早點回去休息吧。」然後韓文清突然看向安文逸,「你不會和新傑是一樣的作息吧?」

安文逸突然好奇了自己在職業圈裡面到底有什麼傳聞,但他還是一臉正經的回答:「不,我雖然很敬仰張新傑前輩,但我沒辦法自律,韓前輩想多了。」

張新傑倒也沒說什麼,和他們兩人說了再見之後,自己往電梯方向走去。

「你和新傑私下也認識有陣子了,稱呼卻還是滿疏遠的。」韓文清只是隨口提了一句,「你們都是。」

不論是不會叫小安的張新傑,或是不會直呼對方名諱的安文逸。



-----

作者:

為什麼張新傑不自己上台,其實我覺得他也是想躲的那種吧,躲不過面對,但能躲就躲(?
純粹只是因為,我不想上台?還化妝(大概(幹

我夾帶了一點私貨(。)

全明星24人其實我有把名單列出來,不過有一些考量到年紀幹嘛的,很難說(?

欸對了,我下周不一定更,我還有東西要寫(。

评论(4)
热度(32)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