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沒有坑是完結的

—— 安文逸的退役生活 (二)

前情提要

※私設很多東西

※人物OOC算我的

※在前期還沒有談戀愛的粉紅色




安文逸並沒有和張新傑、韓文清一起走,本來張新傑要和自己搭同一班,不過那班機客滿了,他只好改搭韓文清那一班,兩班時間其實沒差多少,前後一小時左右而已,安文逸說他可以在機場等他們過來。

「倒也不用,興欣和霸圖住的旅館不同,你在那等也沒用。」張新傑在安文逸上機以前對他說,那敢請你想和我搭同一班機的原因是什麼?早點去廣州吃晚餐嗎?安文逸沒有問出口,但就是吐槽在心裡。

在開始真正認識張新傑之後,安文逸覺得很多對男神的想像都破滅了,雖然也沒到對葉修那樣,一個堂堂鬥神是如此的不修邊幅之類的,張新傑其實會開玩笑,上次叫自己學長就是一次,但其實私下他們在下副本時,他不打字,但和自己說話方式是閒來無事兩句垃圾話,嚇得小安差點空大,畢竟現在沒人知道他是張新傑,他倒是不用指揮作戰,只是偶爾他還是會念,如果那個神槍手早個幾秒開大,他們也不用繼續糾纏著這麼辛苦這類的話。

「晚點見」張新傑在他踏入登機門前說,安文逸點點頭表示了解。

 

說起來,興欣可以算是安文逸的第二個家,不論是因為是草根戰隊或是他和隊友一起住在上林苑四年的關係,所以當他看見一帆和方銳似乎討論著什麼從電梯走出來時,他有點懷念,甚至想要拋棄一點理智和形象上前去擁抱,不過那也只是想想,他快速地完成好入住手續後,拖著行李走到他們面前,最先給予擁抱的還是一帆,接著是方銳。

「看你這模樣,剛下飛機不久吧?」方銳問。

「不然有更好的解釋嗎?」安文逸的回答,如果一般人耳裡可能會覺得是嘲諷,事實上是嘲諷沒錯,不過方銳也不會多說什麼,當了三年隊友,性格也都知道了。

「先去放行李吧,文逸哥,我和副隊在這裡等你,其他人已經先去茶樓了。」喬一帆提醒著。

安文逸點頭,然後往電梯走去。

現在已經身為經紀人的安文逸,在黃少天那天在群組裡丟美食地圖之後,群裡開始揪飯局開始,就把每個人會去哪裡吃飯記錄下來,大概是因為職務的關係,他必須掌握好每個興欣隊員的去向,以免到時候陳果要找人找不到。

既然記錄了興欣的,他不免也順便紀錄了所有人的,然後喻文州說跨年夜那天不能約,藍雨俱樂部表示要請所有選手去吃飯,包含退役的,大家那天就立刻刷屏了謝謝藍雨爸爸或是藍雨這麼大手筆啊這類的,一如往常的群內運作。

不過全明星舉辦這麼多年,大家通常還是私交好的會自己約,第一次碰到所有戰隊都邀請,並且還能和樂融融一起聚餐的,安文逸在前往餐廳時,不禁想著到底會變成什麼情況。

當他們抵達餐廳,現場保全嚴謹,喬一帆秀出工作證之後才放人進去,自從世邀賽二連勝之後,他們這些榮耀選手都受到比之前更完善的保護,陳果在第十二賽季時候還買了幾台保母車,護送他們到蕭山體育館。

一推開餐廳的門,其實看隊服顏色就分得很清楚哪個戰隊在哪桌,他們三個走到屬於興欣的桌旁時,幾個後輩對他們問好,他也回應。

安排位置這件事情也是有學問的,例如興欣不能安排在霸圖旁邊,藍雨不能安排在微草旁邊,煙雨可以安排在興欣旁邊,不過那樣又會引起眾怒,畢竟煙雨的女孩子多,就怕別人覺得好處又是興欣拿去,輪迴不能安排在煙雨旁邊,那裡有個周澤楷,聯盟第一顏值擔當,煙雨的妹子們不給拐走才有鬼。

在開飯以前,喻文州代表藍雨講了幾句客套話:「請大家今天好好享用餐點,如果需要任何東西,像身邊的服務生索取就好,但廣州菜偏油和鹹,也請大家斟酌份量,以免吃壞了肚子,今日是跨年夜,如果大家沒什麼安排的話,飯店頂樓的開放式宴會廳也包下了,吃飽之後可以一起上去看跨年煙火。」說完後,掌聲和歡呼聲響起,藍雨這次的大手筆,也許是因為第十四季的比賽過後,喻文州和黃少天都要退役了,才搞得如此盛大吧。

晚餐時間從七點到十點,本來所有人都規規矩矩地坐在自己戰隊的位置上吃飯,但在一小時過後,大家就四處起身找人了,不論是找同期的聯絡或是私下交情好的,更別說許多人轉會過,回去找個老朋友聊天也是正常的。

安文逸邊吃著燒賣邊看著十期群組的頻道,雖然早說好要吃聚餐,但還沒決定要去吃哪,更何況十期裡面還沒有個藍雨或是廣州本地人,大家只能四處找資料。

如同黃金一代一般,每一期出道的選手都有一個共同群組,如張新傑說的那樣,下了場,就是朋友,每一期的相處模式都是如此。

最後好不容易敲定了地點,安文逸放下筷子,從包裡拿出行事曆在一月二號中午十二點後面加上餐廳名字,下面一行是寫上十期聚餐。

在上面的一月二號早茶聚餐也寫滿了名字,張新傑便是其中之一,其實每一攤聚餐幾乎都有他,他整理完名單以後開始懷疑張新傑的食量到底有多大。

 

九點多,所有人幾乎都開始移動至頂樓,俱樂部說上頭還有點蛋糕甜點並且提供飲品和酒類,如果有需要都可以自行取用。

興欣一群人,包子抓著羅輯走在最前頭,後面跟著的是新隊員,墊後的是喬一帆和安文逸,以及葉修沐橙。

「文逸哥總是很忙呢。」喬一帆感嘆著,這是睽違了四個月的見面,興欣也不是沒去北京和微草、皇風、義斬打過比賽,但每次問著安文逸要不要出來聚餐時,他總是會拒絕。

「我已經退役了,並且你們來北京是來比賽的,與其打亂你們休息的節奏,我不出現比較好。」這話聽起來很不近人情,但事實上安文逸是站在戰隊立場上考量的。

「你連比賽過後的宵夜也約不出來。」喬一帆似乎真的很在意,葉修的手突然搭上他的肩,「別在意了,小喬,小安的情況叫做有了情人不要隊友了。」

然後是喬一帆吃驚的表情:「文逸哥脫單了?」以及安文逸疑惑的表情:「我什麼時候多了女友?」

「我可沒說是女友。」葉修笑得一臉狡猾,喬一帆更不懂了,他甚至用眼神求助了蘇沐橙,但她只是微笑著,沒有想解開疑惑。

「我什麼時候多了個情人?」安文逸還在疑惑,是不是自己和同學在逛街時後被葉修看到之類的,但他系上幾乎都男性居多,就算出去也不會和女孩子單獨出去,更別說葉修家和自己學校根本相差甚遠,怎可能被他看見。

「現在還不是而已。」葉修說,「哥雖然不像王大眼那樣會看面相或是喻文州會預測未來,但沐橙說的感情事,哥可是百分之兩百敢肯定的。」

安文逸皺眉,看像蘇沐橙,但對方依舊保持優雅的微笑,想從她口中得出點什麼根本不可能。

理性的人,普遍情商不高,畢竟他們考慮的事情太多,並不知道失去理智是什麼情況,所以當他思考的越多,他只會更想不明白,有時候,答案就在眼前,蘇沐橙看著走在興欣前端的霸圖。

電梯乘載量有限,更何況他們這次二十支隊伍集結,一個隊伍平均十個人,再加上退役的或是其他工作人員,將近三百人的數量跑不掉,所以三台電梯努力的在運送著這三百人。

安文逸還是在皺眉思考,和他們一起等電梯的張新傑就開口問了:「安文逸,你吃壞肚子了嗎?」聽見張新傑的聲音,他才發現他站在自己側邊而已,他連忙解釋:「我沒事,只是在想事情,多謝前輩關心。」

接著兩人也沒再說話,葉修和蘇沐橙互看了一眼,不動聲色的繼續等著電梯。

 

「聽沐橙說,小安你最近在玩元素法師?」楚雲秀端著柳橙汁坐在安文逸旁邊問著。

安文逸點點頭,然後輕嚐著林敬言推過來的威士忌,這口感,他果然還是喝啤酒就行了。

「你現在才二十四歲,怎麼樣,念完大學之後來煙雨幫我打一年吧?」和蘇沐橙不同,同樣四期的楚雲秀還在繼續努力,但這也是他最後一個賽季了,煙雨這次的比分比以往好,有機會衝入季後賽,但能不能奪冠還是未知。

「多謝楚前輩看得起,但我不認為我有辦法駕馭風城煙雨。」安文逸小心翼翼地拒絕,因為她不知道楚雲秀這話裡面,幾分真幾分假,「而且唸完大學以後我就二十六歲了,我不覺得我有辦法在上職業場。」

「你太謙虛了,你看看葉修,二十八歲時候還不是出來打比賽,還帶你們興欣奪冠,現在呢,都快三十二了,還天天在榮耀裡虐菜。」

「這話我可不能裝作沒聽見啦,我才沒有每天都上榮耀裡虐菜,我那是給小孩子們震撼教育,懂嗎?」葉修坐在安文逸右手邊兩個位置,正叼著棒棒糖,反駁楚雲秀的話。

葉修不愧是最會拉仇恨值的傢伙,本來想挖角安文逸的楚雲秀立刻轉移了注意力,安文逸只是尷尬地把威士忌一口喝完。

「小安,別喝那麼快!」蘇沐橙提醒著。

「能喝的嘛!」楚雲秀的注意力又被吸引回來,「在職業圈中會喝得很少呢。」不過職業圈的本來就很少喝,畢竟喝酒過後,酒精影響有礙操作,所以大多人都是禁酒的,現在退役的倒是喝得很開心,但會喝的還是偏少,畢竟酒量是練起來的,在職業圈打滾多年,沒得訓練。

「不敢當。」他謙虛著,以免等下被灌酒,他可不想醉到不醒人事的度過跨年夜。

「有女朋友了嗎?」楚雲秀問,在寒暄過後,總避不了感情話題,尤其和女性聊天。

「沒有。」安文逸老實回答,一口氣喝下威士忌,喉嚨還有點灼燒感,怎麼這時候一帆沒拿著水出現呢,雖然對不起現任隊長,但他總覺得一帆每次端水給自己時候,時機都剛剛好。

突然的一杯水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他訝異的看了看手的主人,是坐在自己對面的張新傑,對方也沒說什麼,安文逸只是結巴的道了謝,他在喝水的時候,沒注意到蘇沐橙和楚雲秀交換了一個眼神。

「那你有什麼擇偶條件嗎?還是有看上我們煙雨裡頭的誰?我都可以幫你介紹。」楚雲秀說完,換來安文逸思考的模樣,大概十秒之後他開口說:「年紀比我大一點沒關係,我比較喜歡能獨立自主的人,因為我不能接受二十四小時膩在一起,在那種被綁定的情況有時候會成為兩個人感情的問題點,還有重要的一點就是他要能接受我玩榮耀,如果這點他不能接受,我認為也沒有交往的必要,至於剩下的條件,我得真的碰到之後才能處理了。」

所有坐在安文逸旁邊聽見答案的人都安靜了一陣子,這大概是他們第一次聽到如此完整並且有條理的擇偶條件,不像有些人只說要漂亮的,厲害的,會煮飯的,或是性格要好的,完整要求出個性的,安文逸還是第一個。

「你列那麼多條件,就不怕找不到對象?」葉修問著。

「找不到就算了,假設處的好,兩個人是會相處一輩子的,我寧可找個讓自己感覺舒服的對象,也不是隨便湊合。」

「你真是想的周到。」葉修哭笑不得,「就算是羅輯那顆腦袋,肯定也想不出來那麼多條件。」

「他的腦裡裝的是學術類別,和我這可不能比。」安文逸反駁,羅輯在打完第十二賽季之後就沒有繼續了,畢竟他是天才數學家,這世界上還有比打榮耀更重要的事情等著他去做,不過他還是會固定聯繫興欣,甚至在任何假期時候跑去杭州玩,包子甚至拒絕任何人住進他房裡,他總說小弟還會回來,那床位要留給他。

「聽完你那麼完整的分析,我倒想聽聽看張新傑的了。」楚雲秀一說完,所有人把焦點放到張新傑身上,如果要說聯盟裡的理智,張新傑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張新傑很輕鬆的說出了自己的條件,他並沒有像安文逸一樣思考一下子,顯然他早就把找對象這件事情給放進計劃表之內了,「年齡正負三歲內,能接受我的生活作息,獨立自主是必要的,面對他人的談話時會認真回答,不感情用事,能夠理性的看待一切,還有就是,接受我打榮耀。」

聽了這些條件之後,所有人突然看向安文逸,接著又看看張新傑,又看了一下安文逸,我靠,這兩個人找對象的條件怎麼那麼像,要是哪天真的出現一個這種女孩子,這兩人不就大打出手了?

「小安你沒考慮找個和自己個性相反的人互補?」林敬言提出問題,他知道張新傑沒有開化可能性,那不如從安文逸這方面去著手。

「有時候,互補不見得是好事,互補有時候才會變成衝突的問題點,與其選擇兩人個性相反,我更希望選擇相近的。」林敬言嘆了口氣,在他旁邊的方銳倒是大笑起來,只有當過隊友的他知道,安文逸的想法也不是那麼容易被改變的。

接著又問了幾個人的擇偶條件,然後再也沒有聽過像張新傑以及安文逸那樣完整並且詳細的條件了。

 

安文逸又被灌了兩杯酒之後,決定離席,去外頭露台吹吹風,讓自己別在跨年夜之前睡著,張新傑也站起身子,拿著外套跟在安文逸後面走,而他的位置被黃少天占走,立刻又是鬧哄哄的一片。

安文逸才剛推開玻璃門,凌冽的風撲在自己臉上,感覺都快凍傷,雖然這裡是南邊,冬天還是挺冷的,不過外面還是有許多十一賽季才加入的小年輕選手在外頭,畢竟裡面大多是前輩,要是不小心做錯了事情,難免被責罵,不如在外頭自由自在。

他只是站在門口一下子而已,就後悔怎麼沒把羽絨外套一起帶過來,現在只穿著一件長袖和內搭而已,他決定回屋裡去,但他隔著玻璃門看見張新傑手上拿著外套,下意識的把門打開並且讓路,好讓他出去,張新傑多走了兩步站在門邊,把外套遞給了安文逸:「南方也是會冷,小心別感冒了。」

安文逸得說他有點受寵若驚,然後急忙說不需要了,他準備回歸室內,張新傑也沒說什麼,只是把外套收回去,掛在自己手上,「你知道自己酒量到哪嗎?」

「如果再灌一杯我就不行了。」他老實說,他很清楚自己酒量在哪,「多謝前輩關心。」然後他們一起走回室內,他知道張新傑會關心人,不過拿著外套追過來,應該是有事情,所以他主動開口問:「前輩找我有事?」

「想問問你明天下午三點有沒有事情。」安文逸聽到問題之後立刻思考自己的行程表。

「目前沒事情,我中午要和老闆娘去廠商聚會,三點前能結束。」

「明天下午兩點半,在藍雨主場的體育館,我需要你的幫助,你時間允許嗎?」他是知道張新傑會先探路或是適應環境的習慣,但現在他已經不是選手,也不知道去那裡幹嘛,但安文逸還是答應了,畢竟張新傑需要自己的幫忙。

「我能問問是什麼事情嗎?」

「不是太麻煩的事情,但只有你能做到。」這回答倒是讓安文逸第一次摸不著頭緒,以往就算有這種話中話,他也能夠立刻就理解,不過張新傑也不會把太複雜的事情往他身上丟,也許真的只是件小事情而已,安文逸也沒有再過問。

在十二點五十五分時,喻文州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說想觀賞跨年煙火的人可以去露台上等待了,或是在室內和大螢幕一起迎新年,幾個年輕人早就跑出去,在裡面的大多是八期以前的人,接著蘇沐橙拉著葉修要出去,他說:「你們這些小年輕自己去吧。」

「你不去,小心我拿煙火炸你。」

「我去,蘇妹子妳是槍炮師玩太多了嗎?就算他是葉修拿煙火炸人也太危險了吧,我說妳拿個仙女棒戳他就行了吧?」黃少天難得沒有說炸死他之類的話,畢竟這危及到真人的生命安全,不能隨便傷害啊。

「我覺得拿煙火炸人更像是彈藥專家啊。」葉修的語氣像是事不關己,「沐橙,待在室內不好嗎?幹嘛折騰自己呢,外面很冷的,你看小安,臉頰都紅了。」他指了坐在角落的玩著手機的安文逸。

「我那是酒精促成的血液循環,前輩。」安文逸專心打著遊戲,不忘回上一句。

「你們還有三分鐘四十七秒可以走出去佔位子。」張新傑看著手錶提醒著,蘇沐橙突然的跑開,但她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所以他找了包子幫他一起把葉修給拉出去,唐柔、羅輯、莫凡和其他興欣的人跟在後頭,愛湊熱鬧的黃少天聽到張新傑的倒數時,早就跑出去了。

「前輩要去嗎?」安文逸邊收起手機,問著張新傑。

「不了,那是你們那些小年輕的活動。」

「說的自己有多老似的。」安文逸回嘴,但他也沒有起身,反而轉向了直播的大螢幕上,螢幕上的倒數已經剩下三十秒了,會場內還有些聲音,但直到最後十秒時,露台上開始傳出倒數聲,所有人也停下動作看著螢幕。

而在最後一秒時,窗外傳來煙火炸開的聲音,安文逸將視線放回張新傑身上,並且說:「新年快樂,前輩。」

「新年快樂,安文逸學長。」

這是赤裸裸的報復,安文逸想著。 



----

廢言:

其實我最初寫完第一篇時候是沒有想到寫全明星,但覺得要發展下去全明星是必然的

然後我以為我可以寫完全明星三天,我錯了(。

下篇爭取全明星寫完和一個拉近關係的接觸。

其實我還沒想好他們兩個皆大歡喜之後對我來說是什麼情況(。

评论(3)
热度(33)
返回顶部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 | Powered by LOFTER